總瀏覽量

2011年2月6日

黑社會的PR第二篇 ---- 與中東問題專家的對話

我跟Amihai傾傾吓好自然傾到屋企同六四,「點解今年中國年你留喺香港?」
「原本呢,我喺London嘅細細佬小小占,同理佢老婆大猩猩年初二返嚟拜年,但係好死唔死,早兩個禮拜佢屋企比人老爆,臨時取消所有機位,真係大吉利是,報警時個仆街差佬仲話,你地呢單嘢係呢度四年嚟第一單爆竊案,上層好重視,挑!」
「你細佬住係邊?」
「South Kensington」
「嘩!貴竇嚟喎,戴安娜皇妃未死嗰陣都係住嗰度。」
「咁損失幾多?」
「幾隻錶,現金囉」
「不過高盛同瑞銀今年都有幾十個月花紅派,破財擋災囉,一個人冇理由成世都咁好運嘅,風水咁差嘅衰屋,快啲搬啦……」


「我地睇CNN,埃及其係好似你地大陸嘅六四,不過,我地呢便嘅軍人和群眾都是回教徒,這一點和中國六四不一樣。六四軍人是有共產黨的影響,解放軍沒有宗教。群眾和軍人信仰不同。」

「埃及軍人雖然聽命政府,但埃及的軍人都是回教徒,和群眾是一樣的。要守安息日要做禮拜。所以,軍人與群眾有同理心。中國不一樣,中國的軍隊聽命於中共,和人民不是一條心,所以中國的軍人可以殺中國人民!」

「挑,今日Youtube條片夠有埃及人殺埃及人啦!」

佢費事同我理論,馬上轉台。

我仔細反覆去看Wall Street Journal,示威組織者之一是明日黨,獨裁政權的一個老思路就是派出他們的走狗進行打砸搶等破壞活動,然後歸罪於示威民眾及組織。雖然這是小人伎倆,還是不得不防。對於博物館、古跡、銀行、商店乃至民宅和婦女兒童都應該事先制定保護措施。

此外,這次埃及革命中民眾對待員警的態度和對待軍人的態度明顯不同。軍人一進城,民眾就給他們獻花,對他們十分熱情。相應地軍人對待民眾也相當友好。當然軍人的態度最終仍然取決於軍方上層的態度,但是儘量爭取下層軍人的人心對於避免把軍人推向對立面還是十分重要。八九民運過程中北京市民對進城軍人的態度總體來說不錯,但是的確有戲弄士兵的情況存在,例如摘他們的軍帽、摸他們的光頭等。雖然不是普遍情況,但是對於後來某些軍人的獸行未必完全沒有影響。

八九民運的主力是年輕人,埃及革命的主力是80後90後年輕人,下一次中國革命的主力一定也還是年輕人。我們這一代人經歷過以巴戰爭、八九民運,經歷過蘇聯東歐的巨變,又親眼目睹中亞和中東地區一次又一次的民主革命。我們有責任把我們的知識和經驗傳授給我們的孩子們。千萬不要以為現在的孩子們頹廢無知政治冷漠,一旦他們行動起來,一定會讓我們跌破眼鏡的。這也是這一次埃及革命的一個經驗之談。

仲有,最重要,就是「見好就收」

在中國八九民運時,有人提出什麼「見好就收,見壞就上」的所謂民運策略。但這種口號式的文字遊戲,根本沒有操作的任何可能性,不僅在八九民運中沒法實踐,今天在埃及仍完全不可能。如果埃及民眾按照這種所謂策略,在剛有小好(穆巴拉克前幾天已經宣佈九月下臺,不再連任)的時候就“收”,那不失掉了後來的比較大的“好”了嗎?所謂“好、壞”,是個抽象概念,沒有具體的、可以衡量的標準,人的天性和常態也是「見好更上,見壞就走」。

埃及這次不僅沒有「見好就收」,而是一再升級。和中國八九民運不同的是,抗議民眾從一開始直到今天,都堅持這個信念:埃及需要民主改革,首先穆巴拉克應該下臺!他們把這個“好”定得非常清晰、明確。

咁下次見到第三、第四支陽燭出現,仲唔識得沽貨,係咪要打籮柚!你在$29.00沽590,$24.00又可以買番,係咪多幾粒鑽石呢。(未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