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5月20日

又係指揮家、又係音樂家、又係CEO


原來,歐洲股神安東尼波頓Anthony Bolton不只會投資,也會作曲,波頓從在劍橋大學念書時就開始練習作曲,這也成為他揸盤之餘的興趣。Bolton去年中出咗隻CD,名為My Beloved,與專輯同名曲就是那首為了女兒兩年前結婚而作的歌曲。他有兩個仔小時候都加入合唱團,他很高興能寫曲子讓兒子唱。

上月太多日本9級大地震與拉登被斃的新聞,以致當年SonyCEO,第三代領導核心大賀典雄走了,也沒引起媒體太多的注意。大賀是80年代的藝術家兼企業家、CD之父。30歲以下的80後,可能不太知道大賀及索尼當年的輝煌了。

日本戰敗投降之後,Sony的始創人,研究火箭的盛田昭夫和工程師井深大開創了這家公司,三代領導人都有著各自的里程碑產品:井深大的晶體管收音機、盛田昭夫的Walkman、大賀典雄的CD
大賀典雄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音樂部,主修男中音。因為對電工也有興趣,學生時代已經自己動手砌擴音機。就讀大學時,寫信向東京通信工業(索它前身)提出有關錄音機改良的建議,獲得盛田昭夫及井深大賞識,出錢供大賀到德國學習聲樂。大賀在德國時,與指揮家Karajan卡拉揚成為好友。

在回國後,盛田昭夫請他加入索尼,負責產品及形象設計的工作。他原本以為可以工作與音樂兩邊兼顧,在Sony工作同時發展他的歌唱家事業,但因為一次在歌劇演出期間於後台熟睡失場,最後不得不在二者選擇其一。1959年大賀典雄選擇了留在Sony1965年任董事,1982年升任社長,並將Sony帶到世界頂峰。

大賀任內創造了Sony的品牌形象,使得Sony成為世界一流品牌,他在索尼時,主導了CD的開發,被稱為CD之父。當年合作的飛利浦堅決要一張CD長度是六十分鐘,大賀卻以「74分鐘一張碟就可以收錄全首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為理由,把CD長度定為今日我們見到的74分鐘。

想當初,1980年代的索尼,風頭之勁一時無兩,相當於今天的蘋果;盛田昭夫和大賀典雄,則是那個年代的Jobs,連歐美鬼佬也為之傾倒。1980年代末,在日經指數3萬多點、美國媒體驚呼日本佔領美國的夢幻時刻,作為《日本可以說不》作者之一、前帝國海軍上尉、創始人盛田昭夫決定,高價收購美國標誌性的Columbia哥倫比亞電影公司,大賀典雄執行這個幾乎毀掉Sony的戰略。千萬不要小看這事,當時被稱為另一次珍珠港事件。

1990年代之後,Sony也隨著日本的太陽逐步下山。Sony和大賀典雄,既是日本的偶像,也是亞洲公司的符號,其成功至今仍是亞洲公司鮮有企及的高度,其失敗隱隱暗示著日本發展的極限。

中國製造號稱橫掃全球,但代工和山寨仍是主流。所謂的中國創造,依然是一個傳說。我們拿什麼和WalkmanCD比?

中國企業為了掩蓋自己的創新無能病,這幾年,聯想收購IBM的個人電腦業務、TCL收購湯姆遜的彩電業務、石油公司和礦產公司在國外找礦、光明老想著收購國外名牌,在未來兩年,人人網收購FB、中糧企圖併購可口可樂或百勝、華誼兄弟想買迪士尼、中國銀行欲吃下高盛、中投想拿下埃克森美孚,很可能不是天方夜譚。在泡沫裡,一切皆有可能,只是醒來之後甘苦自知。然而,一個泡沫與另一個泡沫之間的主要區別,不僅是升得多高,更重要的是,破了之後剩下些什麼。日本泡沫破滅後,留下了人均GDP3萬美元的社會,日本產品仍然Reliable,日本貨仍然「可信」,其他民族,不知是否也能如此幸運。

2 則留言:

  1. 在我心目中,Sony仍是設計,品質的保証,由我第一部walkman,之後自己暑假工儲錢買的hifi,其後的MD,都盛載了不少美好回憶,期望他有東山再起的一天~

    回覆刪除
  2. 80年代除了摸頂買了columbia, 最大失利就係beta vs VHS 之戰, 那一次對sony士氣同金錢打擊好大, 不過CD的發明救了佢一命. 90年代的MD,手機(sony-ericson), memory stick 又係失敗, 不過playstation 的出現又救多佢一次.

    回覆刪除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