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9月13日

朱平先生的The Red Room


 實不相瞞,我上月搞老占同學會的概念,是參考過朱平先生的The Red Room,Tommy哥告訴我如何結識朱平先生的小故事,真係比佢笑Q死,一天在機場,兩條麻甩佬四目交投,上下打量,相互走向對方打招呼,咁就搞掂,後來仲上埋.........Tommy個dada電台做節目,如果係女人咪好易搞出事?

朱平先生是台灣人,Aveda當地的負責人,肯夢Aveda成立於1995年7月,代理美國Aveda彩妝、保養、美髮及環保生活用品,提倡「環保生活」、「身心靈平衡美」等概念,產品均來自天然有機植物或其他可更新的資源。

它是一個銷售美容保養產品的公司;也可以是一間連鎖的美髮沙龍。朱平認為做任何事的控制權都在於自己。「你可以決定很多東西,可以決定你的快樂、可以決定你要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因為許多外界因素,因為家人、因為名聲、因為這份薪水等等,勉強做不喜歡的事。同時他也鼓勵每一個人,應該要把自主的權利給找回來,慢慢找回自己的控制點。
改變自己是最容易的一件事。每一個人都可以做改變,可以自己選擇、做決定;唯有當自己開始做決定時,個人才會成長,把潛能發揮出來。Aveda從創立以來的堅持:不採佣金提成制,改採團隊獎金制,將所得盈餘的20%作為員工紅利。帳務強調公開透明,所有支出都詳盡列舉。營造一個開放自主的消費空間,而不是用促銷、名人代言及造勢活動等,煽動消費者購買。同時,內部還經常舉辦電影欣賞、烹飪、瑜珈、攝影等講座,讓員工對生活美學有更多的體認,以改變傳統美容業的生態。

他今年是一位將近 60 歲的人。

他最近一年專心在建立The Red Room實體社群實驗,建立一個有獨特文化凝聚力的聚落(tribe) 。
The Red Room是一個很特殊的聚會及實體社群的實驗。表達的形式是以讀詩、音樂、舞蹈等表演藝術的方式來認識更多愛詩及喜歡表演創作的新朋友,更重要的是全部Nicam,全部講英文,從而認識多元文化的國際觀及生活價值觀。

他說:

1. 讀詩。自己寫的、或唸一段自己喜歡的詩或短文做主題,但絕不是一般嚴肅地以文學價值來推廣詩。詩僅是一個過濾、取捨的工具。讓對詩有共同感情的人,能因此相聚,互相欣賞、互相支持;更鼓勵用音樂、舞蹈、劇場來表達詩的不同形式,因為每個人都是詩人,詩人做詩是需要分享的,而分享詩的過程中,讓生命更有出路、更有喜悅。詩是一個很sticky(黏著力)的媒介。

2.用英文做主要溝通語言。我一直覺得台灣的年輕人,從初中就學英文,但英文聽講能力嚴重不足,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缺乏聽講英文的環境,在我的部落格www.pingchu.com 及The Red Room,我要建立一個英語友善的環境,讓更多人有練習英文的機會,最好練習英文的方式就是多認識外國朋友,當然The Red Room成立的主因就是以詩會友,並以在台灣的國際友人為主要邀請對象,The Red Room一開始就定位是一個多國語言的國際聚會。英文僅是一個最方便的溝通工具。在七次的The Red Room所讀的詩,包括各種語言:雖仍以英文為主,但國語、台語、義大利語、西班牙語、法語、日語的詩都曾讀過。


3. 僅找會愛上我們的人。方法很簡單: 從的生活圈中找出15個最好互相不熟悉的好朋友(外國朋友或不怕英文的朋友),並請他們再各自邀請兩位不認識,但會愛上他們的人。如此個人即可一下子有45個朋友來參加,兩人總共將募集90人來參加;這90個人如果真心喜歡The Red Room,每人可以再推荐兩個朋友參加下一次The Red Room。經過七次成功的循環,The Red Room Movement就會開始了。

目前The Red Room仍是以私人為主、他一直提醒年輕朋友,如果您不滿意目前所看到的主流價值,您為什麼不開始發起一個運動,成立一個社群、聚落。

他因為不滿意目前娛樂、休閒方式,因此創立了一個大家喜愛的娛樂休閒聚會。沒有想到會激起這麼多國際友人的支持,他們都是用行動、參與The Red Room,共同創立The Red Room、創造自己所喜歡、嚮往的新現實。

如果我再搞,一定將賽馬心得加入同學會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