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1月27日

有人叫我賣麵包之二 ---- 中國No.1麵包鋪

 Christine麵包鋪要上市,攞埋咁多錢做乜呢?呵,原來要搞High Tech,咁一個小小的麵包如何就和「高科技」沾上關係呢?這就是台灣佬羅田安對Christine克莉絲汀未來所描繪的美好藍圖。佢要研發對人體健康的、和美麗有關聯的食品產業,由傳統的糕點行業轉型生物科技產業。

這種技術目前在歐美以及日本等食品工業發展比較成熟的市場上已經存在,比如氨基酸產品在日本是專門針對小朋友,這對兒童未來的成長發育健康以及腦部的發育有很強的補充作用,然而中國對這方面還沒有什麼太多的概念,食死人、食大個頭就會有。

吃出健康、吃出平安,吃出快樂,似乎也遙不可及。Christine相信自己能改變消費者的觀念,就像當初讓上海人慢慢接觸並習慣於西式早餐一樣。對克莉絲汀而言,2012年是非常關鍵的一年,這不僅關乎克莉絲汀能否成功上市,也是以生物科技為概念的健康食品在中國大陸「試水」的關鍵一役。在食品工藝中融入更多的科技創新元素能否為市場接受,尚不得而知。不但是口味上,對人體的健康,對長壽,美麗,包括減肥都會有突破。產品的轉型和變革將會給全中國食品行業帶來技術引爆,包括觀念的引爆,因為吃麵包吃蛋糕可以吃出健康,顛覆了以前一些傳統的觀念,也會喚起一些行業,研究單位、學術單位,乃至政府來關注健康食品這樣一種「對人類有幫助,對社會有效益」的產品。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克莉絲汀是由羅田安於1992年與國有企業上海冠生園食品有限公司和上海糖煙酒公司合資成立的食品連鎖企業。羅田安在克莉絲汀成立之初就是公司最大股東,但當時他的身份僅限於投資人,而非管理者,而且克莉絲汀只不過是他在大陸眾多投資中最小的一筆。然而正是這筆最小的投資,為後來羅田安的再度創業,達到個人事業的第二個高峰埋下了伏筆,延續了希望。

事實的情況是在1999年羅田安接手克莉絲汀的時候,克莉絲汀在全上海只有17家店鋪,年營業收入不足2,000萬元,嚴重虧損,瀕臨倒閉。7年的經營慘淡,不禁讓人覺得心寒,更讓人唯恐避之而不及,兩個國營企業股東吵著要退出,相對於「現在很多企業又回來找克莉絲汀合作」真是頗具諷刺意義和喜劇色彩。

羅田安隨後從國有股東那裏買下所有股份,並進行了持續的增資。他將自己的家也從台灣搬到了上海,事業的重心全部轉移到這個自己投資最小的項目上。而當時羅田安一踏進克莉絲汀生產車間,便被扣押了。工人們一度以為這個台灣老闆是準備過來清算歇業的。直到羅田安一再表明會繼續經營下去,並親自換上工作服沖到廁所開始打掃衛生,他們才放心。


羅田安在接手克莉絲汀之後,頭疼於如何才能讓消費者更認同克莉絲汀的品牌,在上海,如果您光顧克莉絲汀餅屋,就會發現十之八九的店鋪會開在路口的拐角處,這樣做的好處是無論從哪個方向,只要你來到路口就可以看到那具有標誌性意義酒紅色調的克莉絲汀店面,相比一般只在兩個方向可見的普通店鋪而言,羅田安的資本利用效率又上升了一倍。

圍繞著軌道交通做廣告,來延展自己的品牌,恐怕是克莉絲汀最成功的策略之一。以台北、日本的經驗來看,大都市未來的商業發展一定是圍繞軌道線進行的。上海近2000萬人口,軌道交通的重要性在未來是無可替代的。羅田安在上海地鐵網路還未成型的時候,就敏銳的觀察到了這樣一個空間,現在的事實也證明瞭當時判斷的正確。前不久,上海軌道交通規劃圖剛剛發佈,至2011年,軌道交通將從目前的82公里增加到共11條線路、500公里以上。日均客流量也將從目前的130萬人次增加到600萬人次、這樣,克莉絲汀駛上「軌道」,輕鬆、安全、便捷的把自己「送到」這個城市的每個角落。克莉絲汀餅屋遍佈地鐵站點,認知度也隨著軌道交通的發展不停的延伸,看來克莉絲汀2010年達到門店1500家、銷售額16億元的計畫並不遙遠。

克莉絲汀合理PE約20倍,以2011年稅後賺人民幣1.3億估算,市值約26億。香港籌資規模一般約市值四分之一,據此估算籌資規模約人民幣6.5億,克莉絲汀在大陸全採直營店、無加盟店,品質有保障,860餘家門市將全部包裝上市,且將全數以「新股」型態籌資。克莉絲汀目前有860多家直營店,市占率逾四成、上海同行第一;過去12年,除了2009、2010年因為轉型而獲利欠佳,其餘年年營收與獲利均成長,還經常拿「繳稅第一名」的獎牌。 2012年6月前,老板要把直營店開到1,100家,換算後平均每個月要開近20家店,估計需要資金人民幣3億元。 這些店都開在長三角地區,又以南京、常州、揚州、無錫、蘇州等地為多。

如果此股要上,絕對抽得過,我地會sell吓佢有冇興趣賣埋薏米麵包?哈哈。吃出健康、吃出平安,吃出快樂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