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2月7日

一本抽水之作 ---- 《和索羅斯一起走過的日子》Part 2



摘自《和索羅斯一起走過的日子》第八章、第九章 

在聽我講國共兩黨的歷史故事時,索羅斯也常常會提出一些問題。比如,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在當時的中國是否有社會基礎?爲什麼國際共運對中共有那麼大的影響,甚至在紅軍反圍剿時,陣地上怎麼擺機槍都要聽朱德代表的指示?索羅斯聽歷史故事時,情緒總是很平靜,唯一有一次,聽到紅軍長征到了遵義後,失去權力的毛澤東重掌領導權時,他從內心流露出很深的感慨,激動地說了一聲:「紅軍得天助,天不讓毛死。」 

深夏的一個夜晚,家裡人都睡了。索羅斯和我坐在別墅花園裡,聽著外面海浪陣陣拍岸,閒聊起中國的歷史人物。 

我先問他:「你比較喜歡中國歷史上哪位皇帝?」 

「周文王是難得的好皇帝,他能夠善用人才來治理天下。我也喜歡唐太宗『以人爲鏡,可以知得失』的胸懷。」我又問:「唐太宗不僅在中國,在世界上也應該算一位偉大的君王吧?」 

「應該是,但他不是哲王。」 

「爲什麼?」 
索羅斯回答:「哲王有外人不知,也不會讓外人發現的內心世界。君王是天下人的王。哲王在自己內心裡既可稱王,也可以什麼都不是。」 

我接著又問:「『哲王』的概念畢竟是源於西方的政治哲學。如果你僅從中國歷史去看,你最喜歡哪位君王?」 


索羅斯說:「我敬重秦始皇,但更喜歡毛澤東。秦始皇是一帝定千年的皇帝,這在人類歷史上也是不多的,」索羅思反過來問我,「你呢?你喜歡毛澤東嗎?」 

我回答:「毛澤東坐穩江山後,他的許多做法讓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吃盡了苦頭,這也包括我的家庭和我自己。但我還是相信,他最初的革命理想的確是想要爲人民的。」 

索羅斯說:「一個政治家做了哪些好事,哪些壞事,歷史學家們也講不清楚。也許有些事,當時是好事,後來就變成了壞事;當時是壞事,後來反成了好事。這才是爲什麼說,歷史自有公斷。」 

我說:「評論像毛澤東這樣的政治家,我們是不可能不看他的成敗得失的。」
 
「那只是一種歷史觀,但不是唯一的,」索羅斯說到這,沉默了很久,又慢慢接著說,「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喜歡毛澤東的人格魅力。政治是化敵爲友,化友爲敵的藝術。毛澤東的人格魅力使他對政治藝術的掌握運用,在歷史上空前絕後。我還喜歡他的另一點是,他的一生完全體現了被打敗但打不死的英雄氣質。他在對抗強權的美國和蘇聯時,所表現出來的膽略和氣度最能說明這點。我更喜歡他的超時感,他能超越自己所處的時代,去思考中國和世界的未來。」 

我說:「他不僅坐而思,而且還起而行,親自發起和領導革命運動去證實自己的思考。」 接著,索羅斯發了一句感歎:「是的,我認爲毛澤東很了不起,也算是一位想一帝定千年的皇帝,只是時日無情啊!」 

「哲王,我猜到你此刻在想什麼。」 

「什麼?」 

「你遺憾今生沒有見過毛澤東。」 

「是有點遺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