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10月22日

我同華為做生意


近日大小報章日日講華為(Huawei) 講佢點威點大,講任正非,呵呵,早幾年個個禮拜上觀瀾執波,揾占爸飲茶時,次次都需要經過華為,華為是一個品牌,一家企業,也同時是一個城市,當年深圳市為了吸引佢入嚟,闢咗個山,開左條路,開左一個衛星城市比佢。

華為入便有十九幾萬人,令我萌生起同華為做生意的念頭。在入便,不少是高收入的研究生、碩士、博士人,99%是麻甩佬,流動人口經常又有10000人,呢班人專登過來受培訓,培訓完就派駐世界各國鋪電纜,監察全球。201110月,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公開調查報告揭露,華為公司過去三年從北京政府拿到近2.3億美金的資助,為中共提供情報服務。

中情局的資料顯示,華為協助非洲、中亞、南美以及中共建構監聽及定位系統。在阿富汗曾為塔利班政權裝設電話通訊系統,替伊朗政府裝配電信定位技術監控伊朗民眾。


你坐國泰機去第三世界,成日有一二百人土頭土腦,剛剛落完田,洗淨脚上的泥的模樣,呢啲都係華為「工程師」,一去幾年,好利害。在華為,基本上你會被Train成一隻狼,每日淨係獵食,同埋做。屍歪的所謂狼,比起華為的狼,差九皮,華為的狼,可以為鋪一條電纜,在雪地沙漠上住上八天。

我就係想在入面賣男裝底褲比呢班友。

任正非是狼爸,被業界解讀為神秘人物,佢當年去德國考察,一出手就幾百部Benz, Audi,嚇到當時德國總理舒密克要親自接見!任正非不但是一個企業家,也是一個思想家,是一條硬漢。華為之所以成為中國民企的標桿,不僅僅是因為它用了10年時間從起步幾萬元擴張到10000倍的資產,更是因為獨特的華為企業文化而成為全球通信業的領路人。而華為企業文化的形成離不開這樣一個從普通士兵到通訊霸主的軍人總裁任正非。在華為做司機,揸Benz接客,每一個司機每一套開門閂門動作都是一致的,這是軍訓。

在他看來,組織的力量、眾人的力量是力大無窮的,人只有感知自己的渺小,行為才開始偉大。以下為任正非的經典語錄部分整理:

一個人不管如何努力,永遠也趕不上時代的步伐,更何況知識爆炸的時代。只有組織起數十人、數百人、數千人一同奮鬥,你站在這上面,才摸得到時代的腳。 

業界老說我神秘、偉大,其實我知道自己,名實不符。我不是為了抬高自己,而隱起來,而是因害怕而低調的。真正聰明的是十三萬員工,以及客戶的寬容與牽引,我只不過用利益分享的方式,將他們的才智粘合起來。

我知識的底蘊不夠,也並不夠聰明,但我容得了優秀的員工與我一起工作,與他們在一起,我也被熏陶得優秀了。他們出類拔萃,夾著我前進,我又沒有什麼退路,不得不被著,著往前走,不小心就讓他們抬到了峨眉山頂。

我們公司的太平時間太長了,在和平時期升的官太多了,這也許就是我們的災難。Titanic號也是在一片歡呼聲中出的海。而且我相信,這一天一定會到來。面對這樣的未來,我們怎樣來處理,我們是不是思考過。我們好多員工盲目自豪,盲目樂觀,如果想過的人太少,也許就快來臨了。居安思危,不是危言聳聽。


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麼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

這一點,最似Uniqlo柳井正,佢一勝九敗,所以,人地是Worldclass,我是Low Class。到後來,Uniqlo開了華為附近,我才打消了賣男裝底褲比呢班友的念頭,而家想在附近開一間邪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