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11月25日

咪書報告:司機的知識The Chauffeur Knowledge



1918年,普朗克(Max Planck)榮獲諾貝爾物理獎;此後,他展開了全德國的巡迴演講。不管走到邊度,普朗克所講的總是同一套新的量子力學內容;久而久之,就連他的司機都會背了。有一天,普朗克的司機突發奇想向他提議道:「普朗克教授,您一直都在重覆同一套演說,想必您本人也一定感到很無聊了吧?我想提個建議,不如這樣好了,等我們到了慕尼黑之後,就由我來替您演講;您就戴上司機的帽子,坐在前排,假裝是司機。或許這樣,我們兩個都能從中獲得一點消遣呢!」

普朗克也覺得這個建議聽起來挺有意思,便欣然地接受了。於是,普朗克的司機就假扮成他,在一大群出類拔萃的觀眾面前發表演說。演講進行了一段時間後,台下有位物理學教授竟然冷不防地提出了一個問題。可是,這位假扮成普朗克的司機不僅不慌張,還反過來用帶點輕蔑的口吻說:「我萬萬沒料到,在慕尼黑這麼進步的城市裡,竟然會有人提出這麼簡單的問題。既然如此,這種問題就交給我的司機來回答好了!」 


這個與普朗克有關的笑話,是我從Charlie Munger那裡聽來的,他是位世界頂尖的投資專家,BuffetLifetime Partner,這告訴各位為何你對一切名咀所說的話不要太過認真。

根據芒格的說法,這世上有兩種知識:一種是「真知」,是由那些滿懷求知慾的人投注了許多時間與精力所換來的成果;另一種則稱為「司機的知識」,這裡的「司機」即引自芒格所講的故事裡的司機,指的是那些行為舉止表現得好像他們確實知道、事實上只是虛有其表的人。這些人知道該如何表演。他們可能擁有十分美好的吹水能力,也可能擁有頗具說服力的外表;然而,他們所傳播的知識卻無比空洞,只不過是利用如簧的巧舌,頭頭是道地講些廢話。 

令人無奈的是,要鑑別出司機的知識與真知,往往十分地困難。不過,在名咀這類情況裡,倒是相對容易許多。很簡單,他們就是一群演員,如此而已;而這其實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祕密。耐人尋味的是,這些廢話大師總是受到民眾們高度地尊敬,他們甚至常被重金禮聘去參加一些研討會或演說,胡謅一些他們根本沒有深入研究過的題目。 

相對來說,要從記者們身上區分出真知與司機的知識,這就稍微難了一點。有些記者的確具有相當扎實的知識基礎,尤其是那些經年累月持續在某個特定領域鑽研的資深記者。他們多半偏好較大的篇幅,唯有如此才能夠清楚地闡釋各種相關的情況與例外。 

不過,大部分的記者其實還是屬於司機的知識這一類。他們能夠在很短時間內,針對各式各樣的主題,變出一篇相關的報導。感謝網際網路,這樣的工作因此又變得更為輕鬆。他們的文章多半語帶諷刺,流於片面,篇幅也很短。關於篇幅這一點,或許剛好可以掩飾他們司機的知識的不足! 

一般來說,愈大的企業就會對CEO的表演才華抱持著愈高的期待,這項表演才華則有個「溝通能力」的美名。對於大企業而言,交由一位沉默、固執但苦幹實幹的管家來打理,那是行不通的;至少不能讓這個人坐到最高的位子。因為,很顯然地,股東與財經記者們都相信,長袖善舞的人比較能夠創造出好的業績。可是,實際上當然並非如此。 

芒格的伙伴巴菲特提出了一個很棒的概念,那就是「能力範圍」(Circle of Competence)。所有落在個人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我們都能如專家一般瞭如指掌;相反地,所有落在個人能力範圍之外的事,我們則是一知半解,甚至毫無頭緒。巴菲特的人生座右銘就是:「找出你個人的能力範圍,並且待在裡面。至於這個範圍有多大,其實無關緊要。重要的是,要清楚掌握範圍的界限究竟在哪裡!」芒格沿著這個脈絡闡釋道:「你必須弄清楚你的才能在何處。如果你想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外尋求成功,你的事業會是一團糟!」 

結論:請不要相信司機的知識。請不要將公司發言人、長袖善舞的人、名咀、健談的人、滿口空話的業餘人士、陳腔濫調的傳播者等,誤認為是具有真才實學的人。我們該怎麼明辨呢?事實上:具有真才實學的人明瞭「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當這類人遇上了超出他能力範圍的情況時,他不是保持沉默,就是會老實招認:「我唔識」他在做出這樣的坦白時並不感到羞愧,相反地,甚至還會帶點驕傲。然而,從司機的知識這類人身上,我們只會聽到別的說詞,可是絕對不會聽到「我唔識」這句話。 

所以,我真係唔識跑馬,贏錢皆因好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