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2月23日

沒有旁觀者的中國@信報




221日起,小弟將會在《信報》多開一個專欄同各位見面,按老總陳景祥先生及編輯Louisa小姐的意見,內容是關於科技資訊業的,另兩篇是我一直在信報月刊寫開的主題,與中國國情、內需營銷、相關的。內容並不會與個人博客及信報月刋重覆,報紙版及網上版都有刊載,各位指教指教。


蛇年第一次在《信報》和大家見面,首先要多謝老總陳景祥先生及編輯Louisa小姐,蛇是我的本命年,上一個蛇年至今,中國及亞洲的市場一直是我的工作舞台,這十多年來,筆者在目睹了很多企業,人與事的掙扎和崛起。我一直比較幸運,有機會與兩岸三地及亞洲的精英一起創造歷史。與五湖四海來自全球的朋友互動,讓我更深刻體會企業經營和職場的規律,令我反思過去工作的一切。

國內的市場早己跟國際接軌,近年,我們更為無數大中小企、甚至中國政府策劃海外宣傳,市場推廣,我發現,全球的品牌、市政府都是在踢世界盃,不是本土賽。這裡是錢鍾書筆下的《圍城》,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全都參予這場遊戲的,都像全書的主角──方鴻漸,他的經歷也就是一個一個的「圍城」、一個一個的矛盾。他的「圍城」並不只是婚姻,是學業、是愛情、是家庭,也是事業,展露出中國人要走出去,外國人走進來的急切心情。

在中國市場做大很容易,因為市場本身就大,難的地方是做久。一些沒有賣點、沒有特色、沒有品牌故事的選手很快就會出局,而市場機會是無限大。發展中國市場,最重要的不是戰略和戰術,而是哲學問題。每間企業的長期戰略基本上都差不多,大家都知道一線城市成本高,避開一級戰區,轉戰二線城市,大家都知道毛澤東《農村包圍城市》理論。但是,先要釐清的是你有多少能力?多少子彈?什麼不該做什麼?不想做什麼?而這些都是挑戰人性的哲學問題。

在遠處看別人做,總是容易。但親歷其境,才會發現其中的奧妙是無窮的。過去的中國經驗,我是在旁觀者和當事人之間的徘徊,身分曖昧不清,我有旁觀者的資格,又有參予這個遊戲和制度的話語權。但是,也不能長期作一個單純的旁觀者,因為我已經成為這生態系統的一份子,因此必須抽離、拋棄,觀察自己的生活,來形成對當今中國的認識。

我早開始了幾步,這僅僅是一個GPS方向指示圖,歡迎一起來!有些是自家的故事,有些是別人的故事,希望讀者能夠在裡面體會到一些新思路,從遠至近、從淺至深、從外到裡,了解中國市場的奧妙。


http://www.hkej.com/template/dailynews/jsp/detail.jsp?dnews_id=3637&cat_id=9&title_id=5791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