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2月28日

我信佛,連卡佛



上海第一財經周刊記者靚女S同我講,喂老占,你當年的一篇2007老作,為什麼連卡佛LaneCrawford 每一次在大陸開店都死得那麼難看? 當年比好大震撼,對我啟發蠻大的,我話唔敢當唔敢當,當時博文刊出以後,經濟日報某專欄仲立刻轉載,搞到連卡佛鬼殺咁嘈。

靚女S打蛇隨棍上,其實,我正在策劃一篇關於多品牌店及的專題,想問一問你……我淫笑一聲,腦中馬上出現歪念。心諗,有乜著數先?


要妳請我食佳家小籠包定小楊生煎包先?我話不如妳去問Fashion Trend DigestBedi啦,佢先係時裝碩士、中國服裝專家。

吾等下流中產,由細到大最中意扮上等人,周末去摸下一啲連名都唔識叫的靚衫。當年,首間海外連卡佛新加Bore Opening,我第一時間飛過去取經,一代船王包玉剛入新加坡,當然不是搞百貨公司咁簡單,早於1986年,九龍倉已成立酒店管理部門—馬可勃羅國際酒店集團,接管香港大酒店集團對九龍倉屬下在香港的3家酒店(香港酒店、馬可勃羅酒店、太子酒店)及新加坡馬可勃羅酒店的管理權。1988年,九龍倉向新加坡馬可勃羅酒店提出全面收購,將持股量從42%提高到76.1%1989年,九龍倉透過新加坡馬可勃羅酒店以3.08億新元投得該市烏節路地段,並將其發展為面積47萬方呎的商業大廈連卡佛廣場,該項計劃於1993年完成,總投資約24億港元。連卡佛新加Bore座落於烏節路Tangs對面一個死位,叫得做死位風水自然差,兩年就Certified

後來,連卡佛又想去台北開,地點就是敦化南路南京東路的Asiaworld環亞,後來跟當地的黑幫談不下來,計劃才告吹。

吃完佳家的小籠包,靚女S繼續問:最近看到像10 Corso Como正在進駐上海,連卡佛和Joyce都開始在內地市場擴張,買手店這種業態似乎在內地有一種蓬勃興起的勢頭。我們想做一個選題就是關於這種態勢的。我們知道買手店最開始是基於創始人自己的品味、人脈和興趣建立起來的商店,很多時候都只有一間店或者至多兩家,且相隔不會太遠。但現在他們有擴展到比如內地市場這樣的全球其他市場,目的是什麼,又要怎樣來沿襲品牌以及做好本地化,我現在想看的也是它再度大舉進來內地市場,是否還是會遭遇一些問題,他們打算與十多年前相比做出怎樣的不同的策略,諸如此類的問題。

1.      連卡佛作為香港的百年老店,它在100多年前在香港剛開始立足的時候依靠的是哪些東西?當時它有競爭對手麼?讓香港人形成我信佛,連卡佛,以及作爲中産乃至更高階層,就該去連卡佛購物這樣的認同感,這是怎麼建立起來的呢?在香港,除了連卡佛買手的眼光,還有什麼樣的東西是在吸引消費者的呢?


2.      對於經營像連卡佛、Joyce這樣的買手店來說,成功與否的關鍵因素有哪些?他們需要投入最多時間精力以及資金來做的事情是什麼?在本土市場和本土以外的市場的重點會有什麼不同麼?

3.      新加坡的消費市場比內地要成熟很多,您對連卡佛在新加坡的失利是否有過研究?主要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4.      內地消費者對設計師品牌的不了解,消費市場沒有成熟。那麼,從精品買手店的角度來講,它們在面對這樣的市場的時候有什麼主觀上可以做出調整、適應的嗎?當時市場的不成熟一定會導致它們的失敗麼?

5.      大家普遍把這次連卡佛回到上海的消息當作它要重新殺回內地市場的標誌,但是它仍然選在原來的大上海時代廣場這個位置——您之前評價過這個選址的糟糕,這次您怎麼看呢?


6.      這幾年在內地一直在一點點發展的一些本土買手店,比如棟樑、BNCAlter之類的,他們與連卡佛、Joyce這類商店會產生競爭關係嗎?連卡佛、Joyce在內地市場的競爭對手還會有誰?對於像老佛爺,10 Corso Como這樣的歐洲買手店來說,他們進中國的動力又來源於哪裡?這類買手店有可能賺到錢么?他們的優勢是什麼?會遇到的問題又是什麼?

7.      品牌成熟後收回代理的這個問題有什麼解決方案麼?買手店要維持自己的定位,品牌數量,購物體驗這些的持續性,通常是怎麼在做呢?


30年河東,30年河西,Joyce幾年前也比吳光正買了,以上問題,請留意最新的CBN Weekly第一財經周刊。佳家的小籠包 and小楊生煎包, Yummy Yummy!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