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6月29日

在港創業20年的日本仔


清水先生說:池田信夫曾經在著名的《失20年》一書中提到,日本經濟長期停滯不前,一個最大原因就是日本沒能及時趕上20世紀80年代的第三次工業革命,日本企業的經營模式和「第2.5次產業」,也就是知識密集型的製造業的需求非常匹配,卻不太適應資訊產業的需求。

時至今日,整個日本經濟仍然是以先進製造業為核心的,豐田、索尼、松下、富士通、夏普、新日鐵等製造企業是日本經濟的支柱,製造業在日本經濟中所占的比重要遠遠高於美國,即使日本首富柳井正的Uniqlo也是制造 + 零售業。相比之下,金融和互聯網業已經逐步開始成為美國經濟的發動機,製造業所占比重開始日益降低,雖然美國經濟也經歷衰退,但是新興的IT產業開始為美國經濟注入巨大的活力,包括蘋果、Google、微軟、亞馬遜等企業對美國經濟的貢獻有目共睹。


產業結構上的問題是日本人缺少創業氛圍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因為創業最活躍的領域仍然是在發展迅速的IT行業。

日本近年來也開始湧現出一批不那麼傳統的互聯網創業者,其中的典型代表是樂天的創始人三木谷浩史和GREE的創始人田中良和。

三木谷浩史的父親是耶魯大學教授,因此他受美國文化影響很深,幾年前他在樂天中強制推行英語辦公,要求所有員工必須在短期內學會流利的英語,否則就要解雇或者降職,這在日本社會中引起了極大震動。而日本著名社交網路公司GREE的創始人田中良和也有著類似的特徵,他在日本的企業家當中顯得特立獨行,因而也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三木谷浩史和田中良和依靠互聯網創業,年紀輕輕就成為了日本富豪榜上排名很靠前的人物,還是對日本年輕人有很大的觸動,在東京的六本木等地,仍然聚集了相當數量的創業者,日本社會近年正在改變。

日本人不願意創業的現狀,也對中國有重要的啟發。中國表面繁榮的創業大潮下面,其實也隱藏著深深的浮躁。在美國,人們創業更多地是為了實現自己人生的夢想,或者純粹是因為興趣。而在中國,整個社會向上爬升的通道有限,一大批Loser出身的人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都拼命地去擠創業獨木橋,導致中國的創業競爭過於激烈,電商賺錢,馬上一批人投身電商,團購賺錢,馬上一批人去做團購,App賺錢,馬上一批人去做App。導致許多行業大家都賺不到錢。



對於一個普通日本人來說,由於有了終身雇傭制的保證和定期加薪,他們將來的收入不斷增加的前提下,可以安排貸款買房、準備孩子的教育費用、生老病死也可以依靠國家的國民健康保險制度和企業的各種福利解決。這些使得日本人處在一個非常安心的社會環境中,他們希望考進一流大學,再進一流企業或者國家機關,從此一生生活無憂,這便是日本人的典型心態。這讓許多大企業的員工不願意辭職出來創業——因為辭職意味著你過去積累的所有資歷都一筆勾銷,一旦失敗後果非常嚴重。

Jobs說,只有瘋子才會創業,創業就是需要冒險,如果你不願意冒險,怎麼會有創造力呢?清水先生冇理咁好氣,在香港創業一次又一次,早幾年仲創辦了間日本人幼稚園,自己當起院長來,佢問我有冇興趣教日本小朋友,好呀,教仔講粗口同埋反國教。

清水的強項是總能把願景變成現實。他腳踏實地,注重每一個細節,執行力首先來源於專注力。我見過的許多創業者失敗是因為主意太多而非太少,他們在多個商業模式和方向中糾纏不清,執行力亦離不開注重細節的能力。策略必須有足以指導行為的細節才有意義;而願景必須有可以執行的具體計畫才能改變現實。創業的創意雖令人興奮,但其實一錢不值,除非被創業者耐心地在細節上實現。Jobs非常在乎蘋果商店門把手的形狀,甚至會過問自己講演中的燈光佈置,他這種注重細節的能力和高瞻遠矚的能力是相輔相成的。那怎樣識別有優秀「創業DNA」的人呢?不要光看他嘴上怎麼說,更重要的是看他怎麼做,關鍵是要看他的業績。


今年,清水又玩多鋪,今次好玩得多,因為是E-tailing電子商務

我會繼續尋找有著優秀「創業基因」的人,因為幫助他們成就偉大的事業是我作為一個投資人的夢想,因為這也是投資自己。(未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