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6月24日

如何打入Uniqlo的供應鍊?



當我仍是小占時,清水先生和我合租了一個單位,當時大家都剛創業,無乜錢,一住住了兩年,及後,60歲的清水媽也從日本大阪移民過來,清水先生及清水媽一住住了20多年,已經是三粒星香港人,可以攞生果金,她說,香港剪個髮好貴,成1,000元,我話,歐巴桑,我剪個髮才$78蚊。

清水先生的公司是一家日本綜合商社,生意年年過億,目前他的客戶包括有:Gieves & Hawkes, Kent & Curwen, Cerruti 1881, Aquascutum, Givenchy, Yves Saint Laurent, Balenciaga, Mexx, ELLE, Initial, Correges, D’urban, Gay Giano, Daniel Hechter, Samantha Thavasa, Samantha Thavasa Deluxe, Samantha Vega, Donna Karan, Celio, Esprit, Giordano Ladies, G2000, Shanghai Tang, Tommy Hilfiger, Uniqlo.

在日本創業,難難難,我和許多日本朋友交流時,他們都談到日本是一個不寬容失敗的社會。在日本的社會中,一個人假如失敗,他在社會中很難混下去,不僅周圍的朋友看不起他,想找個工作非常困難,討不到老婆,也通不過銀行房貸的信用審核。這樣的社會現實決定了,年輕人在想去創業時必然畏手畏腳。

此外,日本的年輕人不愛出風頭。日本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推行素質教育,走入了一個誤區,扼殺競爭,強調團體。這樣的教育體制導致了日本的年輕人比較從眾,幼稚園、小學的賽跑都是手牽手集體通過終點的。大學4年,甚至都不知道哪個同學的成績好,哪個同學的成績差,因為所有人的成績都是不公開的。這樣的教育體制讓很多人都不願意出風頭。而創業是很需要出風頭的事情。


日本的創業的項目也少很多。强國有許多Copy 2 China的創業專案,即看到什麼東西在美國比較火,很快就有一批創業公司開始抄到國內了,而在日本,人們普遍不屑於這種方式,這讓創業的門檻變得很高。阻礙日本人創業另外一個原因是,三井、伊藤忠、NTT DoCoMo、豐田、SonySharp、富士通這樣的大企業壟斷了日本社會的太多資源。日本的大企業之間往往有著千絲萬縷的財閥關係,許多日本大企業交叉持股,關係深厚,大企業及關聯公司壟斷了包括周邊業務在內的全部業務。

時至今日,整個日本經濟仍然是以先進製造業為核心的,豐田、Sony、松下、富士通、京瓷、新日鐵等製造企業是日本經濟的支柱,製造業在日本經濟中所占的比重要遠遠高於美國。相比之下,金融和互聯網業已經逐步開始成為美國經濟的發動機,製造業所占比重開始日益降低,雖然美國經濟也經歷衰退,但是新興的IT產業開始為美國經濟注入巨大的活力,包括蘋果、Google、微軟、Amazon等企業對美國經濟的貢獻有目共睹。

產業結構上的問題是日本人缺少創業氛圍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因為創業最活躍的領域仍然是在發展迅速的時尚及IT行業。

日本人不愛創業的另一個因素是,日本企業有著根深蒂固的終身雇傭制。終身雇傭制是由被尊為經營之神的松下幸之助提出,他表示Panasonic不會開除任何一名員工,讓員工可以安心工作。松下幸之助的這種經營理念被許多日本公司所接受。一直到戰後的50年代,日本企業開始普遍形成了終身雇傭制的傳統,並為日本經濟的崛起立下了汗馬功勞。

Sony、松下、任天堂、夏普、豐田、本田所處的工業時代,終身雇傭制的確大顯神威。因為這種制度大大減少了員工因頻繁跳槽所導致的社會資源浪費。二戰後,由於日本經濟發展很快,社會普遍出現勞動力不足的現象。當時日本企業為了穩定熟練工人隊伍,防止工人跳槽,普遍實行了年功序列工資制。所謂年功序列工資制,就是根據職工的學歷和工齡長短確定其工資水準的做法,論資排輩,工齡越長,工資也越高,職務晉升的可能性也越大。

在日本,即使是表現不佳的員工通常也不會被開除,相反,他們會被禮貌地排除在核心之外,被調往鄉下的分支機搆或動不動就調動崗位或給份閑差直到退休。


清水先生對此不屑一顧,被派到香港,踎了兩年之後,毅然辭工創業去,從葵涌天台一間劏房開始。(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