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7月20日

這幾年我一直研究的《金學》


這幾年我一直在研究幾樣學問,第一就是降頭術及五鬼運財法(詳見《倪匡傳奇》一書),希望加强法力及腦細胞活躍程度,吸引宇宙間及來自北韓金正日金正恩的負能量,推翻689,選劉德華當特首;另一門就是《金學》,金學剛剛相反,充滿正能量。


上世紀,金庸小說深受歡迎,不少文字工作者都提筆撰寫感想、書評,於是就有了《金學》一詞。不過金庸本身對這名稱有點抗拒,認為有高攀專研紅樓夢的紅學之嫌。現在大多統稱金庸小說研究。

另一位來自寶島的金先生學問亦博大精深,這幾年深深吸引我拜讀,這位金先生年過60才出版第一本書,名叫《還在學》此書剛到香港誠品,馬上被識貨者掃光。書展應該有吧?原本諗住買10本八本送人,去到又冇。

台灣最具影響力雜誌《商業周刊》,長年銷量No.1創辦人金惟純,1952年出生於台灣高雄。曾任《中國時報》專欄組主任、曾被譽為「媒體才子」,29歲便成為台灣《中國時報》主筆,30歲負笈美國,35歲回台,與同為出身媒體的伙伴何飛鵬創辦《商業周刊》,熬過艱困的七年,在經營雜誌的年歲中,他一度負債高達7200萬,卻仍咬牙苦撐,將雜誌從人人喊執笠的低潮,推上發行量超過15萬份、廣告量高達四億多元的高峰,發展成為台灣最具影響力、發行量第一的雜誌,現在商周集團屬李嘉誠旗下的TOM集團一員,堪稱兩岸三地華人圈傳媒鉅子。

20096月,卸下商周集團CEO一職,現為商周集團榮譽發行人,以及《商業周刊》「創辦人聊天室」專欄作家,那年的金惟純,事業、財富、家庭、社會地位等條件都達到顛峰。

金惟純每兩星期只在《商業周刊》寫一篇,探許他如何學習、識人、用人,以及關於企業接班、世界局勢的觀察,思維兼具理性與感性。之前的二十年,他寫了上百萬字的專欄,評論時局、分析趨勢,只覺得都是過眼雲煙,從沒動過出書的念頭。


彼時,他五十五歲,人生一切都好,事業成功、家庭美滿、日子愜意,還有社會地位,可以對很多事說三道四。一般狀況下,這樣的人生,大概都會緊抓不放,沒什麼需要改變的,應該繼續這麼過下去,能過多久算多久。他開始問自己:這輩子難道「只是這樣」?問到停不下來,問到無以迴避,問到不得不放下經營二十餘年的事業,走向一條既熟悉又陌生的人生探尋之旅。有朋友說他「什麼都有」,他回答說:「你不知道我付出過什麼代價?」

一個在主流社會價值中人人稱羨的對象,一個列屬「成功人士」的媒體領航者、無數後進視其為畢生追隨的努力目標、事業典範的人,此時此刻,卻不曉得自己此生意義是什麼,大半輩子的努力,所為何來。

約莫從那個時候開始,金惟純慢慢將自己諸多念頭想法,轉換方向與角度,也逐漸重新看見另一個其實已然存在許久的自我。這當中所得到的啟發,他逐一記錄專欄裡,而今集結成冊。

他為《還在學》下了個副標題:「成功不是你想的那樣」。問他,怎樣才是真正的成功?「我們都一度以為成功就是比別人厲害。要證明自己、要賺很多錢、要爬到最高的位階。或甚至現在有些人認為只要錢花得比別人多,你也是成功。」金惟純自己曾經就站在這些成功的浪頭上,但他卻不認為自己名符其實。成功最基本的思維就是:你這輩子來這邊幹嘛?唯有了解這件事,你才知道自己做什麼才是成功。


很多人把『學』視為一種動作,或是技藝的精進。但我所謂的『學』不是字面上的『學』,不是用頭腦。用頭腦的『學』已經結束了。」金惟純認為,所謂「活到老學到老」雖然是句不敗的金科玉律,指的卻不見得是鼓勵人們不斷累積新的能力,有時候反而要回到最初,才能看見自己始終錯過的盲點。要學的是:學著回到自己的生命源頭去。當我們回到生命源頭,你就會發現,其實所有的東西都已經具足,只是自己忘記了。我們只是回去找回來而已。

早前,我們為《信報》及誠品香港搞了一個「40歲前必讀的40本書」的推廣,這本《還在學》,坦白說,40歲前不啱睇,到你有點人生積累,讀來才過癮。金惟純認為最理想的做法,是把人生分為上、下兩個半場。上半場只要賺到可以無後顧之憂的錢,就可以隨時把自己買下來、捐出去,不再為錢工作,只做有意義的事。如果你自認是第一流人才,試問,哪有比「把自己捐出去」更大的功德呢? 

世上所有東西,累積過多時,都會讓人越來越大、越重、越硬、越固執,弄到最後,卡在原地,哪也去不了;世間只有慈悲和智慧,是不嫌多的,越多就讓人越小、越輕、越軟、越流動、越有能量,到最後能心想事成,想去哪、就去哪。(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