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10月12日

食開泰國米,轉食緬甸米


2007年緬甸仰光市中心街頭,長井健司(Kenji Nagai)生命中的最後時刻被一幅普立兹獎獲獎照片捕捉到,這一幕成為緬甸軍政府野蠻統治的例證。


長井健司是一名日本戰地記者記者,6年前在緬甸軍警鎮壓抗議者時被射殺。他的死標誌著日緬關係跌至谷底。長井於1997年起,與位於東京的APF通訊社簽約,專為該社前往戰亂地區採訪。曾採訪過以巴衝突、伊拉克戰爭及阿富汗戰爭等。在採訪緬甸反軍政府示威時殉職,原本外界認為是遭流彈打到,但富士電視台取得當時的錄影帶後證實是遭緬甸士兵近距離由背後開槍格殺。

現在,隨著安倍四支箭全面發射,緬甸努力擺脫長期的威權統治,一個完全不同的局面正在浮現。日本藉助大手筆的政府援助和重量級的企業活動,正快速提升其在緬甸的影響力,這讓人回想起20世紀80年代,日本在全球的經濟實力處於巔峰狀態時,到處大舉投資的情景。今年以來,日企投資緬甸的大手筆也頻見,從證券股票、食品、汽車、礦產、航空、通信,到基礎設施建設等,涉獵多個領域。


今年較早時候,緬甸總統吳登盛曾前往東京尋求協助。他正把重建國家的部分關鍵任務外包給日本。除了改造仰光之外,一家日本財團被委以重任,要在仰光市郊建設一座大型工業園和衛星城。日本政府更願意以幾乎免費的方式為這些項目提供貸款,利率為0.01%,還款期50年,頭 10年無需任何償付。對冇水的緬甸而言,如此便宜的貸款無疑很有吸引力,但吳登盛似乎還在指望其他好處,就係幫他打敗昂山素姬,贏得2015年舉行的下屆大選。


許多日本人的緬甸情結,源於1956年市川昆執導的熱門電影《緬甸的豎琴》。片中,第二次世界大戰已進入尾聲,一名音樂學院畢業的日本連長水島,帶著部屬逐漸退入緬甸與泰國交界的所在。二等兵水島撿到一支豎琴,很快地就能上手,每次由水島化粧成緬甸人先行探路,然後彈奏音樂,連隊的人就能從音樂中分辨出前方是否安全。在戰爭結束後,水島穿上佛教僧侶的長袍,獨自留在了緬甸。

日本軍人的符號原本是一把武士刀,如今卻在緬甸變成了一把豎琴,透過琴音告知了水島見道的訊息,也引燃了慈悲的光輝,撫慰了戰死沙場的軍魂。

日本政府其他計劃包括,打造公共交通系統、為仰光提供電力的四個發電廠、建造大橋、在仰光附近的港口增建泊位等。

對一些年紀更大的日本人來說,日本重新參與緬甸事務,也加固了兩國之間源遠流長的關係。昂山將軍在領導人民反對英國統治者之前,就曾在日本受訓。日本人認為,他們是幫助緬甸從英國獲得獨立的褓姆,因為他們曾給予緬甸獨立運動的國父提供幫助。加上,日本在二戰期間曾佔領緬甸。然而,這兩個國家發展出了昔日敵手之間的一種親切感,有點像當今美國和越南之間的關係。

緬甸政府轉向日本的戰略與其說是被日本吸引,不如說是對中國反感。對於緬甸這塊肥豬肉,日本覬覦已久,但由於美國的原因,以前只能眼白白流口水,緬甸有豐富的能源資源,市場規模約6000萬人,在地緣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與投資排前三位的中國、泰國、韓國相比,日本只居第13位,日本對緬甸的投資只有強國1/60


和強國蝗蟲不同,日本人給人的印象是毫無威脅性,他們成功地同緬甸領導人建立了互信。強國和日本在緬甸有著不同的利益。日本熱衷於利用緬甸廉價的勞動力,延伸其橫跨泰國和印度支那的巨大工廠網絡。中國則把更多重點放在掠奪緬甸的自然資源上,例如天然氣、寶石、翡翠玉石、木材、橡膠以及水電大壩提供的電力,在緬甸國內引發了反華情緒,包括當地人最近舉行抗議,反對在中部開發銅礦,以及去年緬甸擱置密松水電站項目。日本這種軟性攻擊更能贏得緬甸從政府到民間的人心。

美國希望重返亞洲,塑造對亞太的新關係,與强國爭奪在地區的影響力,在這場爭鬥中,對於奧巴馬的第二個任期來說,緬甸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因為,對於奧巴馬遏制中國的主要外交工程來說,緬甸是個重要工具。這場所謂的大國博弈比外界想像的要複雜得多,這是一個交雜著歷史、大國爭鬥的複雜狀態。10份,李克強拉隊去泰國,反圍堵緬甸的主要投資者,又拿起了胡蘿蔔,開放蝗蟲免簽証赴泰,泰國、緬甸已成為美中和日本這三個經濟巨擘的一個戰略競技場。


美國New York Times甚至斷言,「緬甸爭奪戰中國已落敗」、「中國人自己輸掉了這場遊戲」。半路殺出的日本,對中國在緬甸甚至整個東南亞的利益造成巨大威脅。所以,食開泰國米,轉食緬甸米,炒開港股,轉買日股,睇怕都冇點衰,這是國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