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10月3日

我們的拯救地球計劃



為咗落實我地呢個Respect Your Universe的大茶飯大計劃,我揾咗臧璐傾計,佢啱晒過境香港,比我捉到。姓臧己經夠騎呢,仲叫阿璐,我成日驚佢行行吓街撞到條路。

臧璐在公益領域的閱歷與他的年齡極不相稱,80後的他已經是一位老江湖,他是首位中國人獲取全球動物保護最高獎項「安德魯獎」。當年好似係查理斯王子頒獎比他。


臧璐服務過的機構可以開列一串水蛇春咁長的名單,他常年受聘於慈善基金會、NGO組織與政府相關部門,為它們提供關於社會公益事業發展的戰略規劃和顧問工作。他打理李連杰壹基金、國際熱帶雨林研究調查委員會、他是國際扶輪社、國際理想協會(中國)、中國公益社區促進會、四川省災後重建志願服務協調辦公室、又有跨國企業上市公司管理經驗,如BMW基金會、ASIA POWER、賓士基金會等。

5.12汶川大地震之後,臧璐深入一線,收集災區需求資訊,後以外聘專家的形式被任命為四川省災後重建志願服務協調辦公室主任。此前他經常出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阿布羅哈村,這個100多人的村子全是麻瘋病康復者及其子女。當時臧璐在香港扶輪社工作,每次去阿布羅哈村,他都與村民同吃住,對於備受歧視的麻瘋病患者來說,這是一種久違的尊重。



大學時,臧璐就開始組織同學去孤兒院、養老院做義工,去海邊拾垃圾,為海南貧鄉村的困學生募集學習用品,而這時候,同年人可能忙於媾女泡吧、或者幽會。臧璐在偶然得知海南霸王嶺有一種叫做黑冠長臂猿的瀕危野生動物後,臧璐註冊成為志願者,在研究員的帶領下,開始觀察黑冠長臂猿的生活習性,他甚至為此成立了熱帶雨林調查委員會(這個組織到現在依然運作良好)。2006年後,臧璐開始國內外慈善機構、NGO組織以及政府部門任專職,路子越走越專業。在政府、基金會、跨國公司工作的經歷讓臧璐對人生、社會有了更深層的認識,培養了他的管理才能、外交風範、職業化理念以及國際化的視野從而賦予他更強烈的社會責任感。

「嗱,我同K博士参考過Esprit始創人Douglas Tompkins的環保計劃後,想咁咁咁咁咁……同埋咁咁咁……
「呵,Easy啦,可以咁咁咁咁咁……同埋咁咁咁……

臧璐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對麻瘋病的援助。他曾經開車繞山路6個多小時,然後背著物資走3個半小時的山路,中間還要過一段索道才能到達四川的一個麻瘋病村。

「除了物質,他們特別需要精神上的一種尊重,需要感覺到平等。」臧璐說。

在海南,他還在村莊推行環保型社區。他深入偏遠村莊給那裡的人們送去肥皂,播放錄影讓村民學會愛護環境。給村民買雞苗、鴨苗,並且聘請技術人員教他們飼養,幫助他們轉變生產方式。這些扶持,是臧璐利用自己在國際公益組織工作的機會,將慈善資金引入中國。他作為一名職業慈善經理人,不斷向社會各界募集資金,不斷邀請社會各界群眾一起參與社會公共服務事業,説明需要幫助的人。

作為一個長期從事公益事業的人,臧璐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在路上,探訪、籌款、活動、會議,他走過中國很多大大小小的城市,還去了非洲、美洲等地。他卻一再強調,做公益不能憑熱情,得專業,包括專業的團隊和理念。做好一個公益專案不僅僅需要時間和金錢,往往還需要牽扯很多心思和情感進去,

「什麼時候開始有一直做公益的想法?」
2004年下半年吧。」
 「很多熱衷公益的年輕人也有類似的經歷,但是很多人都半途而廢了,往大一點說包括一些年輕的NGO組織。」
「這個問題分兩面,不見得就是你說的半途而廢,也可能真就是不願意繼續了。」



NGO組織的問題是一個道理。以汶川大地震為例,震後很多NGO組織第一時間趕到災區,但剛開始大部分NGO組織和志願者是沒有用武之地的,之後的心理輔導、災後重建籌備等才是他們的強項。不過我們看到,地震過去一兩年,大部分NGO組織都撤退了。簡單分析,一是糧草,有的NGO實力有限,支撐不了異地長期活動,結果事情沒做完,後備支援沒了。而是專業度,很多NGO團隊不專業,甚至有的是臨時成立的,他們拿著捐贈人的錢,不能很好地花出去,造成浪費不說,專案無法開展下去。這樣必然造成組織公信力下降,後備支援就會出問題。

說到底還是沒經驗,不夠專業。做公益,就像經營一個公司,要有公平的規則、透明的財務和很強的執行力。作為組織者,需要贏得成員的信任,作為組織,需要贏得捐贈人和受益人的信任。組織公信力建立起來了,才有進一步發展的基礎。


「一路做下來,你的感觸最深的是什麼?」
「上天給了我這樣一個機遇,讓我在年輕的時候去幫助別人,我很滿足。」
「好,那我們一起去拯救地球Save the PlanetRespect our Universe,第一步,我地去買一支殺蟲水,殺蝗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