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11月28日

全球公敵福建佬


好高興,收到理工大學唐偉章校長 Dr Timothy Tong的任命書,小弟出年將成為理大傳訊及公共事務委員會顧問團之一,同唐校長、Royce Yuen同埋十二位業界精英共同制訂理大的企業傳訊及social media策略,加埋我,就成Ocean Thirteen

各位都知道,小弟十分低調,對一切公職 Say No,今次接受此Offer完全是因為佩服Royce的魅力,加上十分認同唐校長的 Leadsership同 Charisma,再加上想聽下校長的一手電結他,當年他一上任,便揹起紅色電結他,走上紅館舞台,與古巨基同台演出,咁型的校長,少見,不過理工大學一向被喻為八間院校中最有型的大學,配一個有型的校長,matched

再加上袁公子話齋,咪成日oBlog及報紙鬧啦,行出黎啦!呢度大把 85後 90後比你鬧。



香港理工大學自1937年創立,早己成為世界級應用型大學,支持理大,等同共同制訂各種有利工商界及香港的發展方案,使理大能夠培育最優質的學生,促進香港長遠發展,為未來的社會棟樑提供最佳的學習環境,並且進一步推展專業與持續教育事業,及加強對工商界的服務。如果閣下是傑出校友、怪獸家長、直升機同學、有乜野關於PolyU的公共事務意見反映,隨時PM我。

理工大學出名的學系十分多、會計系、紡織及製衣學系、設計系等;早年經常同在下發生關係一定是紡織學系及設計系,因為這裡出名靚女多,專出靚靚MerchandiserDesigner


每一個紡織及製衣學系的畢業生都知道,全球制衣業的Market Cap是每年4000億美元以上,是大生意,而且每年都在變大。即使你做一條線,都可以做到唐英年太太娘家金泰線廠咁大,好多深耕本業的隱形制衣佬早已躋身One Billion Club富豪俱樂部,是美金,唔係港紙喎。

作為典型傳統行業,紡織及製衣業的市場話事權已由早年的上海幫轉移到廣東幫、再由廣東幫轉移到福建幫手裡、上曬岸的田家、唐家、楊家、陳家、方家等,老早轉玩投資、地產及政治。

強國紡織制衣業近年來受到人民幣升值和人工成本上升等多重衝擊,全球競爭力遭受挑戰。但是勤力的投資者,仍然可以在其中發現了具有核心競爭力的隱形冠軍,它們是國際大品牌背後的主力供應商,掌握產業鏈的核心價值,能夠穿越行業困境,呢D股份我一定收埋嚟食,靜靜雞至公諸同好,Sorry,人性是自私滴今日就有一隻,五蚊買,$14蚊沽清,家陣又到購入時。

成衣產業在UniqloZaraH&M快速崛起後,紡織產業鏈也出現前所未見的巨大變化。強調整合、一體化,從原料、加工到配送,整個供應鏈都出現高效率的整合,讓市場效能極大化,能切入三大Brands的核心供應鏈才能快速崛起,未切入供應鏈的則「被碎片化」,也就是落地、摔破,被顛覆,再也起不了頭,這種情況很清楚,誰是贏家,誰是輸家,強國的申洲、互太、天虹、台灣的儒鴻、香港的聯泰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目前它們的產業地位、持續成長性和高盈利能力尚未被市場充分認知,估值低廉,價值顯現。

強國具備誕生隱形冠軍的土壤,因為在原材料、紗線、面料、成衣等各個子領域的市場份額均為第一(30%以上)。呢班廠佬專注於產業鏈核心環節,並佔據很大市場份額,具備獨特優勢和競爭力,但因處於中上游,而社會知名度較低的公司,分析員唔識睇,報紙冇人寫,咪比我地收埋食囉。

強國紡織業的未來,人工占比高、技術含量低的簡單加工模式將難以為繼;勞動力等成本上升是困擾紡織制衣業的主要問題,義大利紡織業,西班牙Zara做出良好榜樣,不依賴低成本,而是依靠優秀的工藝和設計,完善的基礎設施和產業集群,保持了全產業鏈的競爭優勢。國際大品牌加大了對供應商在穩定性、一站式服務、可持續發展等方面的要求,也推動了高附加值企業的壯大。



強國四十幾歲的創業家,正全力拚鬥,為產業找生路。相較之下,香港第一代創業家年紀已偏大,二、三代的冒險奮進的精神稍有不足,除左打機溝女索K,能夠走出來見人的又有幾人?

福建幫的奮進,霸氣,正好對比很多香港老一代企業正走向退出之路,天虹紡織的洪天祝,1968年出生,今年只有45歲,他是福建晉江人。晉江是中國流行服飾的故鄉,包括七匹狼、利朗、361、中國動向、安踏、特步等重量級的服飾企業都來自這地區。洪天祝從買賣成品布起家,1997年他三十歲那一年創立天虹紡織,在短短十七年之間,天虹紡織已成為全球最大包芯紗供應商。

天虹早於2006年就遠赴越南投資建廠,工資僅約中國一半,避開左人仔升值的地雷,去年天虹業績爆發,全年淨利4.8億元人民幣,今年大步向前,上半年純利達4.4億元人仔,比去年同期成長207.8%,股價也一口氣跑到16.36港元,市值一度超過150億港元,而家買,夠你去過過 Merry Christma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