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11月7日

與《信報》陳警長談新舊媒體之死亡交叉二


早於2007年,任職於北京新浪財經的朋友推薦我一個鬼仔,名叫Thomas Crampton,他有一個中文名叫唐克文,曾經是紐約時報及國際先驅論壇報記者,現在是Social@Ogilvy奧美360數字影響力亞太區總監。奧美是Ogilvy & Mather,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場傳播機構之一,由被譽為廣告學之父David Ogilvy創建於1948年。

我從2007年開始閱讀Crampton的文章,到後來在香港聽他在港大交流,他是對我形成現在的新聞觀影響很大的人。以下是他的思想要點總結:

1.      社交媒體對媒體老闆意味著:新聞機構不再有壟斷特權,新聞並不再由機構在特定時刻發出。(潛台詞是:誰都可以做媒體,同年,老占的博客面世)

2.      對傳統新聞機構來說,唐克文更看好Data Visualization(資料視覺化),資訊打包服務,這在社交媒體出現之前是不可能完成的。(問題是:即使是財經媒體,又有幾家是真正會用數,懂打包的?)

3.      社交媒體更像是威脅而不是機會。社交媒體的價值在於找到新資訊,並且用更好地方式呈現出來。

當新的媒體出現時,新聞機構往往行動過於遲緩,而廣告、公關行業卻始終比較迅速反應,與傳統媒體人對比,他們更有危機感。因為,新聞出身的人往往會把Media看小了,而在公關及廣告行業看來Media天生就是和Social的一部分,研究起來駕輕就熟,應用起來得心應手。

結果就是,我從舊世界、新世界兩個世界中都學到了不少東西,而且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如果媒體公司願意放下傳統的條條框框,不去想媒體該怎麼做,而是開始向技術產品派一樣去思考問題,會有很大的機會。換句話說,如果傳統新聞機構願意接納「移動」和「UGC」這些概念,會爆。


在萍果Top 100的免費App應用榜中,沒有一個是傳統媒體公司,就連某些畫公仔的應用程式例如Bitstrips的排名都比紐約時報高。這就表明,問題不是出在介面或者Business Model上,而是更深層次的原因。他們是怎麼想的呢?既然讀者可以在 Twitter或者Facebook上通過朋友關係,獲取新聞網站上的精華內容,幹嘛新聞機構仲搞咁Q多野?

全球知名的吹水顧問諮詢公司McKinsey & Company麥肯錫,今年年中羅列了12項正改變世界的顛覆性科技,移動互聯網是排名第一。

移動互聯網時代,其實也是社交媒體的時代。用戶在閱讀的同時,其實他還有社交分享的需求。反之,用戶在社交時,他還有閱讀資訊的需要。消費者一方面在移動設備上花的時間越來越多,一方面對App的期待也會更高。看看新聞領域裡有哪些應用做的不錯的,你會發現有RedditFlipboard這類App在做,他們一直是遊走在媒體和技術平台的交匯地帶。

雖然媒體和技術公司都在創造新的內容,兩方卻完全不同。媒體同技術平台最大的分岐在於,是拿人工的專業作者、記者在編輯的監管下創造內容,技術平台公司,則是由海量使用者、Blogger無償的生產內容,就是所謂的 UGC。在現實中,其實都是在互聯網上寫字的人。


話雖如此,技術平臺型公司和媒體卻已經開始有融合的跡象了。技術型平台開始推出編輯型產品,比如LinkedInInfluencersFacebookTrending TopicsTwitter @EventParrot。同時,媒體公司也在像越來越多開放自家的 CMS(內容管理系統),讓讀者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上創造內容:比如盧永雄的Bastille巴士的報、BuzzFeed 的社區投稿,Forbes 的投稿人網路,還有華爾街日報的博客。

我認為很長時間香港都只有財經、地產這個領域的報導,缺少對電信、知識型經濟、新財富,New Money媒體領域的分析,在投資領域,提到媒體(Media),九流分析員總把內涵做小了,似乎只有報紙、電台、電視才是媒體,門戶網那歸屬互聯網,廣告、公關、App行業的上市公司也少人分析。對媒體的報導缺乏系統性,甚少刊出行業趨勢報導,這也就是遺憾

一款遊戲App設計出來,每天幾多人下載,收入幾多,公司上市之前基本上一切投行的分析員都冇人知,大家靠估,我看過一款手機遊戲的分析報告,每天的收入是700萬元,我都嚇一跳,如果在上市前買到,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大家看CMGE的股價,4蚊吵上23蚊就知道利害。(據我所知,全球目前只有App Annie可以追縱及提供到全球每一款App的情報)


透過移動、移過App、社交網路和智慧手機的發展,讓每個人都能有機會表達自己的看法,專業作者和業餘寫手的內容可以在同一個品牌下共存。做內容的方式是自己的員工做,還是人家替你做?區別不是很大,把內容做好就基本獲得了一個品牌,怎麼把內容變成使用者?這是最難的一步,你的內容怎麼能吸引使用者?進而讓使用者生產內容,這是關鍵。

接著,就是加上另一個更厲害的玩意,那就是Marketing。行銷會用「人傳人」的方式來誘發需求,讓更多老細主動來關注產品,解決了規模效率的問題。買馬都要講賠率,最理想梗係一賠十以上,做得好與做不好之間,投資報酬率可能是數十、數百,甚至數千倍的差異。

這種種加起來,就是新舊經濟下的「數碼鴻溝」。知識型經濟下的媒體產業,現在只是起步。你可以還用著Nokia手機,但你絕不能避免新媒體,以免被你個仔笑。

香港的報紙、雜誌缺乏變化,不夠吸引,沒有衝擊力。香港現有財經雜誌只重迎合炒家心態、得班財經小丑在吹,婆婆媽媽,相信香港很多人有這樣的需求,但市場上卻沒有太多這樣的選擇。

國提升自身軟實力和爭取國際輿論話語權的需要日益緊迫,伴著越來越多的民間資本介入這個行業,必然有傳媒巨頭脫穎而出。下一個超大型的媒體公司,其核心一定會是一家技術型導向公司,他們會整合電視、數碼廣播、報紙、出版、互聯網,打造立體化的傳媒集團。

以我所知,李家已經在做,係咪呀?警長?(全文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