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11月14日

Self Made億萬富豪的故事


由於我是領匯小股東,領匯又是我客仔,所以久唔久都會去領匯D商場巡視下業務,拮下魚蛋咁。去得最多一定是赤柱廣場,最近去到一樓一間板仔店,竟然見到GoPro已經開左零售渠道,正式由Nich Market殺入大眾市場,再隔多幾日,又竟然見到秘書姐姐檯面放左一GoPro Hero 3,利害,這牌子終於殺入平常百姓家了,這間公司我一直等他上市,因為台灣首富郭台銘一早落左注,去年掏出兩億美元,只為買下它8.88%的股份!

去年201210月,Redbull找來奧地利知名高空跳傘好手Felix Baumgartner,搭乘特製的太空艙進入類似外太空環境的平流層,從3.9萬公尺的高空一躍而下,打破1960年由美國空軍上校基廷格創下3.1萬公尺的最高跳傘紀錄。這項活動在YouTube直播期間,超過800萬人同時觀賞,我是其中之一,超越倫敦奧運開幕的紀錄。

光是太空艙配備就九部HD相機、三個數碼攝影機、一個3D數位相機, Baumgartner本人帶著三台GoPro相機,地面上當然也部署更多攝影設備。此外,Red Bull不只是在網站上整合社群分享按鈕,鼓勵觀眾分享,實況轉播之外,也提供傳統媒體可被分享和使用的優質內容,將議題炒熱。


          

我們就看到內容不是片面單向的跳傘,也變成立體化,透過病毒式的方法,跟消費者串接溝通,達到一次創造、多元應用的匯流效應,Red Bull是一間泰國發跡的飲料公司,老早在Yahoo Blog時代已經介紹過,近年他轉型成為媒體公司,做了一個在數碼匯流時代的有趣跨界。

Red Bull創辦人認為對一個品牌產品來說,最危險的莫過於不受關注。因在2007年成立了紅牛媒體公司,從內容及媒介端兩頭切入。紅牛的成功不僅在於媒體的運用,而是徹底體現數碼時代講故事及整合的能力。紅牛持續地贊助包含:跳傘、極限滑板、極限腳踏車、越野機車、賽車跨欄等極限運動員,透過這些運動員的形象,以充滿戲劇化和想像力的內容,來建立其品牌意義。



在內容上,紅牛創辦Red Bulletin雜誌,也投入電視製作,在ESPN頻道開闢電視節目No Limits、和MTV台實境節目製片公司合作,將紅牛的運動員帶進電視實境秀,甚至還拍電影、舉辦大型音樂會、藝術節等活動,定位自己是Content Provider。完成的所有靜態及動態畫面,全部進入資料庫,因為版權清晰,不論免費或付費,都可以提供給世界各地的媒體使用。免費的內容,帶動自家品牌的傳播效應,而收取授權費則是創造出新的收入來源。

紅牛也看到數碼平台的影響力,自己網站之外,紅牛努力透過多種網路平台,比如開發手機遊戲,或是跟YouTube簽定頻道等方式,形成新的媒體網路,來爭取1830歲的男性核心受眾,以及更廣泛的觀眾。這不僅保證消費者的忠誠度,而且也直接把品牌與次文化聯繫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真正的共榮圈。

GoPro的老闆鬼仔Nick多年前是個失意的平面設計師,2002創業失敗後,鬼仔Nick心灰意冷之下,離開加州,當起Backpacker,跑到泰國散心,他想把自己在海浪中穿梭的英姿、拍攝下來給朋友們看,卻發現沒有一台攝影機能夠滿足他的需求。他試著把相機裝上防水外殼,用橡筋綁在頭上與手腕上,結果相機不是被水沖走,就是因為綁不牢而不斷敲到自己個頭。

2003年時,市場上並沒有類似產品,經過深入研究後,他才發現,沒有一台相機可以承受衝浪時的水花與高速衝擊。他只好自己用塑膠板、膠水與電動工具改造一台35毫米菲林相機,做出一個簡單的模型,然後上網找了一家報價最低的溫州強國加工廠,把模型寄過去,同時匯了5000美元,請對方幫忙加工生產。

5000蚊,幸好沒有碰到黑心騙子蝗蟲商人,後來打造了他一個數十億的王國,GoPro營收從201252000萬美元,今年暴增為65000萬美元,市值很快接近30億美元。

2012年十二月,郭台銘入股後,甚至罕見的親自加入GoPro董事會,他表示:當我第一次看到鬼仔NickNick Woodman)的時候,我馬上就意識到眼前這個人是個傑出的企業家,他絕對有能力在這個產業中成功。這筆交易,也讓年僅三十六歲的鬼仔Nick一夕之間躋身Bloomberg全球富豪榜。他持有GoPro 77%,身價至少在24億美元以上,這完全是一個Self Made億萬富豪的故事(未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