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12月5日

強國將面臨大洗牌之四 ---- 要打側翼戰


有幾位大師的作品,一位是MegatrendJohn Naisbitt,我成日提,一位是Jack TroutAl Ries合著的書Positioning《定位》,是市場行銷領域的劃時代的著作。他們後來提出「品牌再定位」的理念,寫了一系列的書,其中有一本叫做Marketing Warfare,有的翻譯為《商戰》

這本書是值得創業者好好讀的,裡面講了很多刀仔鋸大樹、以弱勝強的案例。我從裡面總結出來一個感悟,就是顛覆的力量從來不是來自於主流的、熱門的市場,而是來自於邊緣地帶,來自於側翼。


我年輕時很喜歡讀國共時期及二戰軍事作品,一定程度上,商戰和戰爭有相通之處。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戰,美英盟軍開闢第二戰場,是選擇德國想不到的諾曼第去登陸,而不是在德國軍隊防守最嚴密的地方去強攻。遼沈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一直被視為決定國共兩黨勝負的大決戰。三大戰役中蔣介石均親自出馬,布陣排兵。但歷史終於證明這位統帥並非偉大的戰將,他既不能將將,也不能禦兵。就軍隊實力而言,國民黨的海空軍為中共所無,其陸軍野戰部隊數量為中共的三倍以上,配備亦大大超過中共部隊,其中美械裝備的39個師,其裝備程度更是前所未有。國共兩黨勝負三大戰役,都以蔣介石失敗告終,是為「三大敗戰」。

在商戰上,顛覆的革命從來不是敲鑼打鼓來的。如果報紙、雜誌、電視台連篇累牘地報導,連C9都能說出兩咀,那麼對不起,行業的大佬早已寫了厚厚的分析報告,早就做了戰略部署,重兵把守,就等著你來。這個時候想要顛覆,根本不可能了。


所以,顛覆的力量一定是來自於一些大企業看了不屑一顧的事情,或者是根本看不清、看不懂的事情,甚至是他們嘲笑的事情。平台是大公司玩的事情。顛覆要的是微觀力,而不是平台力。平台是產生不了顛覆力量的,大公司之所以能夠成為平台,是因為它在解決用戶問題的過程中,把規模做大了,自然就變成了一個平台。而對我們這些苦命的孩子,沒有資源,真正的顛覆力來自於在微觀的地方,來自於邊緣,來自於把你的資源聚焦在一點,追求極致。我們經常講,做得簡單也好,做得便宜也好,最重要的是極致。

所以,如果你心裡想著要顛覆巨頭,第一,一定不要大聲說出來,第二,一定要打側翼戰。而微信的產生,將5億用戶,推送到了所有線下商家面前。用戶通過微信查找附近的商家,然後挑選自己喜歡的商品和服務。銀行業還在為傳統金融業的互聯網化而爭論不休的時候,當網上銀行、電話銀行、手機銀行還在為推動用戶轉型而傷腦筋的時候,招商銀行的「微信銀行」上線3個月用戶已經突破100萬。用戶只需發個微信,就能獲得個人帳戶情況、信用卡帳單、各類貴金屬價格、外匯價格等。



招商銀行「微信銀行」的火爆讓一切對手O咀,中信行、工行、平安、廣發行、交行紛紛跟進,各銀行紛紛推出微信銀行,用戶只需關注銀行公眾號,就能辦理部分銀行業務。
將物理網點變成虛擬網點,將人工電話客服變成線上客服,將龐大的IT系統變成簡單易用的公眾號,銀行業的變革已經開始。


以往,傳統銀行的優勢區別是鬥快開點,五大國有銀行,他們通過幾十年的積累,每家的網點數都超過10,000個,所以,在過去這麼多年,他們的存款最多,客戶最多,賺錢最多。在傳統銀行業,要超過工農中建交是一個Mission Impossible,因為要開那麼多的網點,太累了,所以,招商銀行和民生銀行到現在還不到1000個網點。雖然在傳統的銀行業已經發展很快,但還是超越不了那幾個大行,因為每開一個物理網點就需要支付大量的網點費用,以及審批等,所以很難有效 率和速度上的提升。

但互聯網行業不一樣了,再也沒有地域之分,也沒有網點數的概念,只要加幾台Server,理論上用戶是可以無限累積的,餘額寶從0 1,000億據說就是從17Server現在增加到了450台伺服器。這和銀行開網點的成本比起來,簡直是小很多了。而且不需要增加太多的人。這就是互聯網的速度和成本。

始終有一天,銀行業會Retail Bank推上去Merchant BankOh Sorry,我仲係比較Old School,應該叫iBankPrivate Banking

國內管理資產規模最大的基金公司華夏基金已在微信上推出基金交易業務。用戶可通過微信支付實現貨幣基金的存入和快速取現等功能。目前已經有30餘家基金公司開通了微信公眾號,在微信平臺上買賣其他基金公司基金也指日可待。

手機上買基金實現了,手機上買保險,手機上借貸還會遠嗎?衭王釗哥教我:人冇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轉,再加埋現代商戰的理念,要偷偷的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