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1月1日

遍地開花的福建幫

吾友潘海洋先生在深圳經營一家零售貨架廠,專門生產貨架、道具、衣架、陳列用品出口內銷,最近幾年受惠於國內品牌內銷,零售連鎖拓展速度驚人,生意做得很火。客戶有英國馬莎(Marks and Spencer) ,日本的LVMH,新加坡的小CK (Charles and Keith)

小潘是福建人,所以很早已打入福建同鄉的體育及男裝品牌供應鍊,如安踏(2020) 、匹克(1968) 、聯泰(330) 、七匹狼等(002029) ,他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在過去八九年間,我們是福建幫最穩定的供應商,其他的不是陣亡,就是倒閉。

香港過去幾十年的經濟發展軌跡,不同年代不同的地域商幫有著不同的貢獻,可以粗略分為三大商幫,第一波首先是四五十年代,因為逃避戰亂而南下的上海幫及遍及蘇浙一帶的寧波幫;第二波當然是潮州幫,幅射潮汕、海陸豐一帶;而第三波輪到福建幫發威,去年的某週刋編寫的五十大上年企業富豪榜,就有福建同鄉的恆安及安踏的老闆進榜。

香港福建幫的勢力在神州內銷市場中遍地開花,細分之下,福建幫之中又以晉江幫最驃悍,晉江是泉州旗下一個地級市,卻孕育出三十多間上市公司,上市地點遍佈香港、紐約、首爾、新加坡,相信很快就有一間晉江企業跑到台灣上市。

翻開這些晉江幫企業的年報,就可以明白,「品牌」「內需」「十二五」「三四線城市」的關鍵詞,這四個詞加起來就是威力驚人,從安踏、特步、七匹狼到恆安,無一不是中國十大,對比上一輩來自其他省市商幫的企業家,他們賺了第一桶金之後,很快便會轉投向更易賺錢的房地產炒賣活動。然而,晉江老闆卻選擇堅守本業,他們不但快速地由外銷加工OEM轉回內銷,自創品牌,賺了錢之後再砸一筆錢促銷,請廣告代言人,在中央台買下廣告時段,又或者全盤進行品牌提升,從設計生產,行銷骨節上再投資,年花營業額10%以上促銷推廣的品牌,比比皆是。

快速開店,搶攻城池,擴大地盤,再回頭提升管理水準,敢如此投錢行銷,心肺功能一定要正常,環顧目前中國企業界,早已上岸的老闆一般是四十後、五十後,晉江老闆大部分是四十歲上下的60後,屬於少壯派,還有二三十年可以打拼。

以晉江幫男裝七匹狼為例,兄弟三人不過四十出頭,上市年資比利郎更早,老大周少雄是董事長,同時又是中國服裝協會副會長,福建省服裝服飾行業協會永久名譽會長。。七匹狼走到現在,在整個供應鏈的方面,跟很多世界一流的製造公司都形成了一種合作夥伴的關係。例如另一個港資福建幫聯泰,聯泰是Polo Ralph Lauren多年來全球最穩定的合作夥伴之一,聯泰幫七匹狼由供應鍊的頭端,布料設計、研發開始直至生產物流合作無間。

此類福建幫現在是在做提升商業的模式,就是整個生活概念生活模式來講的話,是現在流行的趨勢。七匹狼現在應該講已經把這種模式實踐在去年建設了,店鋪已經40多家,今年店鋪的擴大,在這個生活形態的店裡面來講,很多具有世界品質的商品,比如說我們以前大家都知道我們的生產產品是最多,現在有商務系列,還有國際設計師系列。同時還有你剛才提到的年輕的系列,我們叫青春時尚系列。如果你到今年我們的展館,你就能看出來我們現在所展示出來的是我們現在在全國開的店的原版,我們沒有很多的概念表現,實實在在更多的看到就是開設的店的形態和商品。看到是一個全系列商品平臺,有一種風格和多種系列品牌。
但是,李寧最近也不好過,2010年年報顯示,儘管李寧以94.79億港元的營業額領先於安踏的74.08億港元,但在集團盈利方面,安踏15.51億港元遠超李寧的11.08億港元;經營溢利率方面,安踏的23.4%也高於李寧的16.3%;平均存貨周轉天數、平均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和平均應付賬款周轉天數,安踏分別為361936,而李寧則為525271。市值上,安踏約為358億港元,李寧目前約為158億港元,前者已是後者的兩倍多。

過去這十年八年,不同的人看李寧,有著不同的解讀。2008奧運會肯定是李寧的高峰,2009年一度生意超越Adidas,成為中國運動服裝品牌僅次於Nike的大哥。但最近,它卻陷入了被資本市場洗倉股價暴跌、被後起者追趕而疲於應付、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十分極端。

更壞的消息是李寧創下國內體育品牌2011年第二季度訂單最差紀錄,訂單總值按批發出貨計算同比下降約6%,訂單增幅在國內運動品牌上市公司中位居末位,而市場機構也不看好其後兩個季度業績增長的前景。2011年,李寧預計將門店增加到8500家,而安踏計劃達到萬店規模。

十年之前,當李寧已經成為本土聲名遐邇的品牌時,安踏、匹克、特步不過是難登大雅之堂、幾乎不入人法眼的福建草根品牌代表。

小潘告訴筆者,福建幫安踏2020內部傳說有所謂「屠龍計畫」及「屠城計畫」,什麼叫「屠龍計畫」呢,大家都看過金庸嘅倚天屠龍記,要「屠」的「龍」就是李寧,屠龍刀就是錢。

在中國做內銷生意,一定要快、狠、准,舉例來說:X先生在某城市做開李寧的代理,安踏的拓展大員就會找上門,「X先生,你再不要做李寧啦,金融海嘯,做我地安踏吧!你有多少存貨,我地幫你掃曬佢!」

「三百萬夠唔夠?我公司補貼裝修錢你,你換過招牌就得啦!」


天下間有如此著數事?如是者,這一段時間安踏屠了很多龍,開了很多門市(應該說換咗很多間安踏)。及後,據聞安踏又想到更狠的毒招,就是不再玩單點擊破,是玩更大的「屠城計畫」,以點帶面。李寧嘅市級代理,經銷商,下面有幾十間甚至上百間李寧專賣店,「老闆!你不要做李寧了,做我安踏啦,一次過二千萬Cash夠唔夠?買斷你一切倉存貨,你馬上換上我地招牌。」這樣手起刀落,是耶非耶?待查証。筆者在安踏2009年報中,看到安踏在大小城市中一年開了900間店,一天平均開2.5間店。

這些毒招,任何一本MBA的教材都沒有教,與此同時,資本市場似乎對李寧公司的未來業績越來越失去信心。201012月,李寧股價就因機構投資者大幅減倉而暴跌,一日之內跌去23%,市值蒸發近45億港元。201177日及8日,又跌多25%,這是李寧自2004年上市以來在資本市場經歷的最灰暗日子。

早於2007年,筆者己經十分看好安踏的發展,並在博客中發表了「一注獨嬴買定安踏(2020) 的博文,我在番禺一家港資上市服裝廠門口,親眼目睹20架貨櫃車等出貨的奇景,出的通通是安踏的貨,三五天之後,這些貨便暢銷全國,安踏的股價,在三年間亦漲了七成。及後三年的光境,就是大家今天看到的景況,此消彼長,花開花落,李寧一再地追求創新和改變,也付出了不少的代價和努力,卻始終未能達到預想的效果

中國的消費升級遠比想像得要快,更重要的是,這麼多年李寧一直在為他人做嫁衣,幫助國際品牌在二三線城市做消費者教育,而這些消費者一旦擁有更高的消費能力,立刻投入國際品牌的懷抱,這就是目前的李寧在十字路上的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