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1月5日

如何食呢口軟飯?



2014年第一個求見的傳媒大佬,是信報月刊老總鄧傳鏘先生,Vincent兄接手信月兩三個月,銷量節節上升,新年新景象,又搞App又搞新媒體,總之動作多多,Vincent兄告訴小弟,信報英文版的大佬們剛剛揀了我的一篇拙作「尋找方向的媒體和媒體人」,認為寫得好,譯成英文再刊多次,文章再次貼堂,咁我D稿費係咪可以收多次?

佢問我點解咁Q多野寫?喂,大佬,我用了廿九幾年的時間食軟飯,建立起一個優質的軟飯平臺,擁有一定的飯鎹資源,這些優質油鹽醬醋是多少行業精英及專家浪費了多少錢,才積累起來的,是寶貴的財富。

「軟飯」即「軟實力」,剛剛來港的Joseph Nye為「軟實力(Soft Power)」概念的提出者,為國際關係理論奠定重要的觀念,Joseph Nye生於1937年,1964年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後留校任教。曾出任卡特政府助理國務卿、克林頓政府國家情報委員會主席和助理國防部長。後來重回哈佛,曾任甘迺迪政府學院院長,現為該院教授。 他在1990年出版的《註定領導世界:美國權力性質的變遷》一書及同年在《Foreign Policy》雜誌上發表的題為《Soft Power》一文中,最早明確提出並闡述了軟實力概念。「軟實力」隨即成為冷戰後使用頻率極高的一個專有名詞。在2004年出版的新著《軟實力:世界政治中的成功之道》一書中,他又對「軟實力」概念進行了補充。


Soft Power國際關係中,一個國家所具有的除經濟、軍事以外的第三方面的實力,主要是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民意等方面的影響力,20多年來,由國家延伸到企業,再順延到個人的層面。

過去所有失敗的專案、淘汰的產品,其實唔積累下來就是浪費,當我貼身服待這些成功人士,打造成功品牌的時候,我常常會注意到讓他們取得成功的共同特質。最後,我總結出這些人的共同點,變成檔案,這不但沒有浪費,這些失敗積累起來的成功,我發覺,若果不固步自封,敢於打破自己既得的罎罎罐罐,敢於去擁抱新事物,納入新知識、新感受、新資源和新力量。這就是成功人士和其他公司創新不一樣的地方。

堅守一個習慣,就等於向世界關上了一扇門。開放自己的軟實力,接納新事物,就是融入新世界。食軟飯,就是對外部世界保持好奇,樂於交流、分享、連接,力求去理解、接納對自己來說是新鮮的事物,海納百川

要襟撈,撈得掂,跟讀經濟學、政治學同樣的道理,首先要做的是:正三觀!所謂的做行業研究,不管是我們所研究的,還是我們所想知道的,就是以下幾點:

1.這個行業是怎麼賺錢的。
2.
這個行業現在能不能賺錢。
3.
這個行業以後能不能賺錢。能賺多久錢,需要多久賺錢。
4.
這個行業賺一筆錢需要多久,周轉長嗎。
5.
這個行業嗎賺錢容易嗎?風險大嗎,是不是掙了錢把人都整進去了?靠周轉?資金?大量?大體量?高負債?還是高科技?Low Tech
6.
行業亂不亂?是監管嚴重,灰色監管,還是江湖凶險呢?是站著賺,躺著賺,還是彎著賺呢。

由於總策略的需要,我無法做到少而精,少而精請你找富士康,我走的就是大而全的路線。所以對於無論還是策略,首先要求不是對行業的瞭解,而是對於商業的敏感度。所謂的商業敏感就是在聽和研究的過程中,第一時間聞出來這個行業的命脈在哪裡,說白了就是能不能賺錢,以及賺大錢的點在哪裡?

我去年成日在Facebook提那隻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手遊CMGE,各位跟我地落注,冇兩倍都有70-80%啦。如果各位挖深D,食埋82第一視頻這一浸啦。11月,第一視頻旗下CMGE以每股 14.5美元以私人配售方式,向社保基金等機構出售公司1,640萬美元 ADS

所以,對於我們食軟飯行業來說 ---- 創意、營銷、廣告、品牌、趨勢、生活、網絡、投資、理財,我們鬥贏人的其實是對商業以及商業模式的理解。非技術,偏商業。

我們做行業研究並不在於要學會多少專業名詞,就是要知道這個行業怎麼賺錢能不能賺錢的,如何幫老細賺錢,下面按照順序來(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