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3月19日

太極修心 閉目收皮

Steve Jobs是個佛教徒,這一點,大概許多人都已經知道。他的一生,佛教禪宗對他的影響,可以用三個詞來概括:直覺、極簡以及素食。

2008年,44歲的馬雲的事業由於阿里巴巴、淘寶等業務的成功,達到的事業的一個高峰,馬雲本人亦逐漸變得家喻戶曉。金錢、榮譽、地位,契弟,伴隨著煩惱、惶惑、接踵而至。這一年,他做了一件事,關閉手機,關掉電腦,冇Wifi、不看書、不說話,他就這樣在山上待了3天,終日裡只能面對牆壁上一幅幅道教修煉題材的圖畫。這種生活,有一個你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閉關。

三天禁語,受益匪淺。他從來沒有做過三天不講話。三天不講話讓他舒服很多。後來最多一次做到了八天不講話。

同時,Jobs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佛教徒,他的Passion及脾氣讓他很難實現真正的涅槃,內在的平靜、內心的平和或者說為人的圓潤這些禪修者的特質。


同時,他開始去圖書館閱讀禪宗的書籍,並與朋友分享。這些書包括鈴木俊隆的《禪者的初心》、Paramhansa Yogananda的《一個瑜伽行者的自傳》、理查·莫里斯比克的《宇宙的意識》以及邱陽創巴的《突破精神唯物主義》。

Jobs對佛教禪宗的信奉,並不是年輕人的一時衝動。禪宗不看重經文,不講究繁文縟節,不提倡繁瑣思辨,講究發自內心的頓悟。這種思維方式正合他的心性,並在他的性格中發芽,我開始意識到,基於直覺的理解和意識,比抽象思維和邏輯分析更為重要。《禪者的初心》說:「做任何事,其實都是在展示我們內心的天性。這是我們存在的惟一目的。因為傾聽內心的聲音。」

大學期間,Jobs總是根據興趣到教室旁聽感興趣的課程,例如英文書法課(Calliraphy)。他後來說:如果我在大學裡沒有旁聽過英文書法課,Mac電腦就不會有那麼多漂亮的、比例勻稱的字體。

馬雲在山上做乜?他喜歡靜坐抄經及打太極。每天,他要把大量的時間用在寫《常清靜經》上:「上士無爭,下士好爭,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探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剛開始時,馬雲寫下的每個字都很大;越到後來,宣紙上呈現的皆是規整的蠅頭小楷。

太極水準如何?李連杰說,以七段為最高水準,馬雲在心靈和意念上為七段,動作為五段。在太極裡,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純陰則陽,至陽則陰,相生相剋,生生不息。就是這樣,在他的時代,馬雲以靈性修煉超越眾人,心靈功夫開創了創新的商業模式,把東方生命智慧和西方企業治理完美結合。

年輕時的Jobs,渴望去印度進行一次精神之旅,尋找自己的精神導師。到達印度之後,發現他要尋訪的大師已經不在人世了。他開始在印度流浪,最初完全不知道往哪裡走,後來他沿著最近的佛教聖地鹿野苑一路北上,直到接近尼泊爾的地方。七個月的印度苦行生活,讓他體會到直覺的強大,印度鄉間人與我們不同,我們運用思維,他們運用直覺。在我看來直覺比思維更加強大,對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響。

到印度尋求導師未果,他卻在自己家附近找到了一個導師 ---- 乙川弘文。

除了教Steve Jobs打坐、冥想,乙川更教會他如何聆聽自己的內心。修行的真正目的是發現你內心的智慧。如果不能發現自己,就無法與任何人交流。


1985年,Jobs在被趕出蘋果的那段低迷期裡,一度不知道對自己的未來該如何決斷。他想去日本永平寺修行,繼續追尋個人生命的真諦,但又不忍放棄創業理想。於是,他向乙川弘文求教。禪師給他講了那則著名的公案:「風吹幡動,一僧曰風動,一僧曰幡動,師曰:非風動,亦非幡動,能者心動爾。」



他想借此告訴Jobs,自己的心向哪一邊,就往哪裡去。生活在僧院與生活在企業,實質上並沒有多少差別。禪是一種自我內心的修行,不是非得跑到日本去才能做到。他的辦公室有2000幾呎,裡面幾乎沒有什麼擺設,只有房中間的一個蒲團,十分引人注目,那是他用來打坐的。

坐禪讓人躲開了塵世喧囂、避開了眾多表面的事務,回歸到問題本質,因此他能夠具有高度發達的智慧。每天坐禪結束時,他都會對著鏡子問:如今天是我活著的最後一天,原來計畫好的該今天完成的事,我還願意做嗎?

他不僅堅持每天禪修,而且在決策前,會叫屬下將相關產品設計一併放到墊子的周圍,然後閉目靜坐,最終決定選擇哪個放棄哪個。他認為,當心定下來的時候,直覺會非常地清晰、敏銳。

打比日我試了一試,閉目禪修,在廁所閉關,放馬經在Cushion(sorry,沒有蒲團,只有3D玉蒲團) ,結果揀了大運財,威爾頓,桃花心,勝飛四隻Win,收成皮。(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