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4月2日

我們怎麼在一年內幫客戶借到2億


阿里巴巴又有創舉,用戶出資100元,即可投資影視劇作品,預期年收益7%,並有機會探班、見見大明星,這款產品名為「娛樂寶」,寄居於淘寶的移動平台,乍看以為是網路版集資,眾籌模式,仔細一看卻是一款理財產品。更奇特的是,這款理財產品並不是普通的基金,而是投資型保險,打著投資拍電影的旗號,實際上用戶購買的是人壽的保險產品,創意十足。首批登陸的投資項目分別為電影《小時代 3》、《狼圖騰》首期募集資金大約在7300萬元左右。影視劇項目投資額為100元一份,每個項目每人限購兩份。

我們很快會在香港推出類似的平台,我將佢拆到一蚊一份,即係話你拿$1可以投資拍戲,或者支持詹Sir舞台劇演出,只需一蚊。

我們做這件事情是在2013年五六月份的時候。我們就一直在想怎麼把利用互聯網的力量來做財務管理。後來我們看中了民間借貸市場,這個用戶量會非常非常大,市場需求很大,民間借貸市場的規模超過4萬億。

我們做出的東西就很像信託,只不過我們這個產品比信託的規模小一百倍,信託一借就是兩三個億,我們借的都是五百一千萬美金,門檻也因此降低了不少。
在強國,民間借貸的市場之所以如此巨大,很大程度正是因為融資管道太少,成本太高。普通城市從銀行拿錢成本不低於年花20%。原因是銀行只能按標價7%8%給貸款人貸款。為了搶奪為數不多的貸款機會,借款人會去找中間人,然後甚至可能向銀行工作人員行賄,不從銀行借,你從民間借,從溫抖借,民間都是四五分、五六分一個月。全是大耳窿,北京線下的一般三分一個月很正常。

對於中小企業來說,貸款困難,主要是銀行高度壟斷,貸款根本不缺企業,任何一家銀行門口都擠滿了成千上萬家等待貸款的公司。所以,銀行可以反復挑選最好的幾家企業放貸。銀行最喜歡的是超大型企業,動輒貸款十幾億。因為這錢賺的輕鬆。中小企業很難拿到錢。

另外,中小企業企業去找銀行貸款,銀行不願意服務,它會讓中小企業就去找一家擔保公司,這個擔保公司如果給出擔保函,就給放款。其實,擔保公司在銀行面前也是一個很弱勢的群體,每一個銀行認可的擔保公司都不一樣的,但是總有一個統一的標準,你要有融資性的金融牌照,銀行才認。北京可能有不到一百家有牌照的融資性擔保公司。但是每家銀行可能給十家擔保公司授信,工行可能給那幾家了。因為全依賴於銀行,銀行給我授信我就可以做,它給我一個億授信我做滿了,再想做新的業務也不行了。

所以,無論是尋求貸款的中小企業,還是謀求放貸授信額度的擔保公司都需要一種新的模式來解決自己的問題。

因此,我們的模式就應運而生了。整個業務流程大致分為幾個部分。

第一步,選定一家企業後,引入一家融資性的擔保公司給這家企業提供擔保,並簽署一個多方協議,約定企業支付給的服務費(一般為借款額的1%~3%),同時要求擔保公司繳納相當於一個業績點的保證金(擔保公司一般會從借款中抽取1%~3%的擔保收益,那麼至少要留下1%的利益,作為保證金)。如果企業不能如期償還本息,擔保公司先行賠付。

第二步,把項目掛到一個網站平臺上,學習民生銀行當年的做法。在網站上面羅列代表企業借款的個人的所有詳細資訊(除企業名字,防止網民騷擾企業),證明資料,這個企業的背景,資金用途,還款來源和還款能力。設定借貸規則,如最少參與金額、利息取回方式、支付方式等。

第三步,吸引用戶,並讓使用者免費查閱資訊,轉帳和獲取收益都不需要支付手續費。

第四步,通過資產管理公司每月向放貸人回饋收益。

有了模式,就需要使用者了。這個模式的使用者,分為兩端。一端是企業,一端是放貸人。放貸人最初就是我們幾個合夥人自己的朋友,後來通過口碑傳播用戶也就越聚越多。我們還是看重用戶品質,所以為什麼我現在沒有特別地加大推廣力度。現在更多的精力是放在新產業、新市場的開拓上,要開展多元化的業務,如果純靠中小企業,今年絕對還是滿足不了現在用戶的投資需求,因為用戶投資的市場太大。

而企業用戶的來源,分為兩批。一批是我們的業務團隊從全國各地拉來的企業,一般是創意產業。目前為止,我們沒有一筆壞賬。企業全都按時還款。這都得益於我們的風控體系。

首先,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其次,標準必須比擔保公司更加嚴格。擔保公司推薦過來的項目也只有接近一半的通過率,因為我們的標準會比擔保公司的還要嚴,有些擔保公司給擔保的項目,我們覺得企業風險大,就不接。另外,我們還要看這個尋求借貸的公司所處的行業的風險,比如我們現在像房地產、鋼礦我們都不接,這種高危的我們都不接。

其三,風控更看重實地的表現。我們審核流程跟銀行基本是一樣,只不過我們比銀行更看重實際的情況,銀行最看重什麼呀?財務報表,對於我們來說我們看財務報表,但是我們不把它作為唯一的或者特別重要的依據。我們會更加看重企業的實際情況。

傳統的銀行只認房子,因為房子作為一種抵押物非常好賣。因此,一家有固定資產的企業更容易貸款成功。我們對抵押物的要求比銀行靈活很多,比如我們接的一個典型企業它是做傢俱的,它大量的資金全壓在紅木上,給我們看了一倉庫紅木值上億,全是原材料,但這個東西到銀行裡邊就一分都不認,銀行是懶得去找人去變現,不能做抵押。但是我們因為合作了很多其他的傢俱企業,隨便上下游一問或者商圈一問,這個價值一億的原材料打折五千萬有沒有人接受,肯定好多人搶著接,這個價格太合適了。


原文來自我的拍檔大佬John,在以色列,我們有類似平台,支持高科技入強國,在香港,我們傾向支持創業產業,例如做肥皂。(So Soap Eda:借幾張圖來登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