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4月18日

為什麼蝗蟲大部份都一臉愁容?

1.沒有信仰
為什麼我們周圍的黑人、墨西哥人靠領救濟,甚至街頭要錢度日卻整天樂樂呵呵?為什麼這麼多強國人有些人事事順意,卻仍然鬱鬱寡歡?說到底是華人的思想意識出了問題。強國人,拋棄了信仰,又沒有建立起新的人生哲學,人生失去了方向,也就失去了駕馭快樂手段,導致很多人在幸福中選擇了不快樂。我們每個人的快樂、煩惱和痛苦都不是因為事情的本身,而是我們看問題的觀念和態度。就像John Milton《失樂園》說的:意識本身可以把地獄造就成天堂,也能把天堂折騰成地獄。沒有信仰就容易把價值觀建立在一些外在事物上,甚至是相互比較上,仰望別人的成功,感覺自己的卑微;仰望別人的幸福,慨歎自己的不幸;比較別人的得志,憤然自己的失意;比較別人的快樂,放大自己的苦痛。

2.愛攀比
強國人的一生似乎都用來攀比。孩子從小就被拿來和「別人家孩子」比較,比較成績、能力、拿的獎狀多還是少,以及考上的是不是名校。等畢業出來工作,又被比較工作夠不夠好、薪水好不好、福利多不多,長期置於父母對自己的要求和比較之下,久而久之,自己也就習慣性地養成攀比的習慣:我比不比別人優秀?她憑什麼比我好?甚至連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停不住用來攀比。


攀比成習慣,自然不快樂。別人有了自己沒有,於是要努力去擁有,擁有了如果能快樂固然好,最怕是擁有了之後發現別人又上了新的層次,從而又增煩惱。更別說有些東西是人窮盡一生都沒辦法擁有的。西方諺語說:一個人幸不幸福、快不快樂,不取決於自己取得了多大的成就,而是來自於鄰居看自己的眼神。當人們追求的不是幸福,而是比別人更幸福時,快樂就要遠離我們了。

3.對美好的事物不感動
強國人沒有創造美的能力,對自然美、藝術美、心靈美、生活美、創造美,常常視而不見,渾然不覺。

如果我們能為了欣賞路邊的美麗花朵而停一下匆忙的腳步,看到小孩純真無邪的笑臉而心生喜悅,那麼,能感受到快樂的時刻將會多很多。但對於大自然創造的美,對於他人創造的美,我們是否去欣賞了呢?

4.不懂得施捨
北宋張商英說樂莫樂於好善,一個懂得付出而不是單單索要的人才會快樂。施捨不是富人的專利。向災區捐贈幾個億是施捨,給陌生人一個微笑也是施捨。
大嘴姚晨擔任聯合國難民署中國區代言人的第三個年頭,過去三年,她先後到過菲律賓、泰國和衣索匹亞的難民營。她說:作為公眾人物,我就像大喇叭。把身處困境中的人的事情告訴別人,讓更多人關注他們。每當我背起背包,到世界各地,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也感到正能量回到了我身上,做上這份工作,有夢想 成真的感覺。

姚明則說:我做公益、做慈善的最終目的是在説明別人的同時淨化自己,使自己昇華,到最後,得到幫助的是我自己,讓我感覺到我對這個社會有用。《索羅斯的救贖》中,他剖白了一個自私的人如何締造了一個無私的基金會。

5.單調與規律
強國人缺少生活的熱情與娛樂,生活通常是按部就班。學生的生活是三點一線,為了小升初、初升高和高考而活,人生單調得似乎只有學習和書本。職場人的生活也是上班、吃飯和睡覺,寶貴的週末時光僅用來休息也不夠,而難得出去郊遊或娛樂。也許到了老年,才有大把的時間可以遊玩,卻是身體不爭氣,經不起四處出遊、大 吃大喝了。為什麼富士康發生咁多跳樓事件?因為人不是灰色的螞蟻,人生過分的單調和規律會使人失去快樂。

6.焦慮無處不在
強國人也無時無刻不出在焦慮之中。焦慮社會不公、焦慮沒錢沒權、焦慮物價依然飆升、焦慮食品不安全、焦慮子女教育、焦慮環境污染,似乎總有焦慮不完的事。但是,只有無憂無慮的人才會快樂。總在憂慮,哪有時間快樂?

7.不敢堅持做自己
Three Idiots裡的拉加,戴了很多戒指,每一個戒指都代表了別人對他的一個期望:媽媽的期望、爸爸的期望、姐姐的期望,強國人也同樣被很多人期望著,從而不能堅持做自己。一個人要成為父母的好兒子、妻子的好丈夫、兒子的好爸爸、朋友的好夥伴、同事的好搭檔,唯獨不能成為想要的自己,自己總和自己打架,這個人就是不協調的,自然也很難真正的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