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4月21日

我靜下來,公司就會靜下來

            

一、馬雲:我靜下來,公司就會靜下來。

2008年,44歲的馬雲的事業由於阿巴巴、淘寶等業務的成功,達到的事業的一個高峰,馬雲本人亦逐漸變得家喻戶曉。金錢、榮譽、地位,伴隨著煩惱、惶惑、亞健康,接踵而至。這一年,馬雲在同鄉樊馨蔓及其丈夫張紀中的勸說下一起飛抵重慶,隨後驅車直駛位於北碚的縉雲山紹龍觀。在那裡,馬雲認識了生於1969年的道長李一。

樊馨蔓說,馬雲到達縉雲山頂的白雲觀後,嚴格地遵守一切規定:手機關閉,電腦關閉,互聯網關閉;不看書、不說話,哪怕是肢體語言也不可以。他就這樣在山上待了3天,終日裡只能面對牆壁上一幅幅道教修煉題材的圖畫。這種生活,有一個你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閉關。這是帶有宗教屬性的概念,佛、道皆有,要求摒絕一切,幾天的禁語,自己進行長時間的靜坐和入定

馬雲在山上的時候,尤其喜歡靜坐抄經。每天,他要把大量的時間用在謄寫《常清靜經》上:上士無爭,下士好爭……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探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剛開始時,馬雲寫下的每個字都很大;越到後來,黃表紙上呈現的皆是規整的蠅頭小楷。

2008年初夏,馬雲這次去重慶縉雲山禁語、閉關3天,他這一年提前感知經濟冬天。20097月,阿巴巴十周年之前,馬雲又去縉雲山靜思,想想公司今後的方向。有一次,馬雲看《道德經》,突然很興奮:哎呀!這哪是我在讀老子,明明是老子在讀我,而且他讀到了我內心最深處。

雖然李一在兩年後由於稅務和資金問題受到政府查處,而退出了中國道教協會,馬雲卻是為數不多力挺李一道家修為的名人。他說:李一,他是我朋友。我朋友要是殺人放火,只要他對我好,他是我朋友,該國家懲罰他懲罰他,把他抓進去,我會給他送飯。

至今為止我還挺欣賞李一。我欣賞他不是因為他神神叨叨的東西,而是他對道家文化的理解。我見過很多講道家的人,沒有他講老子講得那麼生動有趣。他對我的幫助是,讓我懂得靜下來。他讓我三天禁語。這三天我受益匪淺。我從來沒有做過三天不講話。三天不講話讓我舒服很多。後來我最多一次做到了八天不講話。

馬雲認為,很多人把企業間的競爭理解為你死我活,這不符合太極精神。太極拳並不主動進攻,主張四兩撥千斤,打太極時,人牢牢地紮在地上,不管別人如何,外面如何,你只需專心把自己的事做好就行。

二、馬雲的太極情緣

20091019日,阿裡內網跟馬雲一起打太極的報名帖上寫著,馬總有今天的成就,究其原因有一萬零一種說法,都是表面的,真正原因只有兩個:在西湖邊學了十幾年英語;練了近十年太極……”

細心的人們會發現,近些年馬雲出席各類重要場合時都很少穿西裝,他有不少衣服上都綴著中式傳統的盤扣,也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表演他的太極功夫。譬如在與星爺名為天馬行空的巔峰對話上,周星馳說,上臺之前,馬雲和他聊得最多的事情,除了太極,還是太極。興之所至,馬雲還與星爺現場切磋了一段太極拳。事實上,這已經不是馬雲第一次秀太極。

2009年的巴巴笑傲江湖共贏天下頒獎盛典上,馬雲一襲白色武俠范兒古裝,以金庸名著《笑傲江湖》中大俠風清 揚的造型亮相,在發表致辭後,他即興亮了幾手太極絕活,引來現場陣陣叫好。

2009年,馬雲開始在公司內部推行太極。請陳家溝的老師給員工教習太極。呂竹婷,在內部被稱太極老闆,聊起馬雲在公司推行太極的初衷,指出兩個主要原因,一是可以讓人的心靜下來,二是幫助員工嘗試著理解陰陽與合的思想。落實到企業文化上,曾鳴則說,我們的秘訣是虛事實做,實事虛做:從看起來很的企業文化和制度,落實到很的員工行為與業績;從很的理想激情,轉化成很的市值、利潤。

楊露禪是馬雲頗為推崇的太極宗師,他也在不同的場合分享過楊露禪學藝的故事:太極宗師陳長興同意收楊露禪為徒,第一年學習忘記,忘掉之前學過的一切招式;第二年是體驗生活中一切細節;第三年學習哲學思想,參研太極陰陽之道;第五年才開始正式學武;一直到第七年,楊露蟬歷經磨練,哲學境界也到了一定程度,最終成為打遍京城無敵手的楊無敵。楊露禪學藝顯然給了馬雲極大的心理暗示,在太極的修行過程中,馬雲覺得太極拳帶給自己最大的是哲學思考,陰和陽,物極必反。”“什麼時候該放,什麼時候該化,什麼時候該聚。

馬雲與太極最初的緣分,始於大學時代。在杭州西湖邊,他跟隨一陳姓老太太修習楊氏太極。20多年來,他先後師從過9位師傅。

20094月,馬雲把陳式太極第19代傳人王西安請到他在三亞的度假別墅,學了四天陳式太極,馬雲還趁機與王西安探討了太極理論。當年國慶期間,王西安第三次教馬雲練拳後,馬雲決定拉近自己與太極之間的緣分。馬雲的一個願望是,有朝一日大家評價他,會認為他首先是個太極大師,也曾創辦過企業。

王西安常在海外授課,不能固定教馬雲,馬雲便想請王的長子王占海來給他單獨教拳。王占海1967年生人,從小受父親嚴苛的訓練,拳風淩厲老辣,技擊性強。在坐了多年全國太極推手冠軍寶座後,王占海當了教練,培訓專業選手參加國內外太極競技比賽。2000年王占海,說服父親和弟弟王占軍(蟬聯全國冠軍十多年)在溫縣籌建了陳家溝武術院,訓練出200多個全國太極競技賽冠軍。

一開始,王占海收到馬雲請其單獨授拳的邀請後,王占海沒有答應,理由是他從不給特殊人物搞特殊培訓,要上課,你得來武術院跟大家一起學。

2010年愚人節,馬雲拉著一眾朋友到陳家溝考察。也就是在這一天,馬雲說服了王占海成為他的合夥人。馬雲的一句話戳中了王占海的心事。他對王說:我是個企業家,不是太極高手,但我又是愛好者;你是太極高手,不是企業家,你辦武術院影響的也只是部分人,我們可以聯手成立公司,通過市場運作推動太極文化影響更多人。

陳照丕讓陳式太極在特殊年代艱難傳承下來,王西安讓陳家溝無人不太極,並在國內外產生廣泛的影響力,到了王占海這一代,他想成就更大的夢想——讓太極拳影響數億人。但顯然,僅靠陳家溝的拳師力量是有限的。馬雲成立公司推動太極拳的提議,讓王占海的夢想有了落地的可能,馬雲腦子活,看出他是真想推動太極文化。王占海說。

三、太極禪——馬雲與李連杰的新生意

當初與馬雲一起去陳家溝考察的朋友中就有李連杰。與王占海相比,馬雲忽悠李連杰要容易得多。馬雲提議李連杰與他合作推廣太極拳的時候,李連杰並未表現出矜持與遲疑。

2010年相識,到2011年註冊太極禪國際文化推廣公司,馬雲、李連杰、王占海三個合夥人磨合了差不多兩年時間,互相洗腦,彼此說服,夢想相互重疊。太極禪是什麼?三個合夥人回答驚人的一致:它是一種生活方式。

這些年來,馬雲做了不少看似偏離主線的事情。譬如學辟穀,禁語。熱心環保,加入了大自然保護協會全球董事會。他的密友甚至說,商業不是馬雲的最愛。

20121月,馬雲和李連杰在第八屆我們的生活方式活動上,宣佈太極禪成立,這是馬雲與李連杰新生意,立志推廣太極文化,在馬雲看來,念頭無時不在,修行無處不在,太極禪這樣的一個名字不過是想提醒大家,用什麼方法修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看見念頭,不會莫名的煩惱和沮喪。以為只有唯錢唯權的才能驅趕這些無名之火,孰不知,物欲只會把火燒得更旺。

馬雲說:中國幾千年前就有了太極,它可以平衡時間、速度與生命,但現在太極被看成老年人的運動,這是一種誤解和浪費。從太極中我們可以悟道,獲得心靈和生命的真諦。

馬雲悟了哪些道呢?他在給他和李連杰創辦的太極禪公司打廣告時說:我從道家悟出了領導力,從儒家明白了什麼叫管理,從佛家學到了人怎麼回到平凡。這些思想融會貫通,剛柔相濟,就是太極。

四、靈性領導通過太極修行心靈功夫

馬雲從太極拳裡悟出了儒釋道文化,融入到企業管理。馬雲說:在太極裡,我最欣賞的三個字是定、隨、舍。定即是看清自己和將來的趨勢,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要鎮定面對;隨,只有自己有實力的時候,才能懂得怎麼去跟隨別人;舍能讓人看清自己,只有知道自己要什麼,才能知道要放棄什麼,人們講得最多,但會舍的人並不多。

太極是一種修行。當巨大的壓力來臨時,需要淡泊的心境去面對。馬雲說:在整個社會的浮躁中,我希望人能夠靜下來,慢下來,在慢中體會快的道理。在馬雲心目中,能強身健體,練出的功夫是表面,其最大內涵是養成了一種體悟生命的方式。

據身邊的人講,馬雲在自己的車裡總擱著一本《道德經》和一本《莊子》。除此之外,他也看西方哲學,提醒身邊的人,要繼續往前走,必須學會停下來看自己。所謂修生養性,性命相關,性格和命運是相關的。”2012年,阿巴巴的中心思想被定義為修生養性。

馬雲太極水準如何?李連杰說,以七段為最高水準,馬雲在心靈和意念上為七段,動作為五段。

世上萬事萬物,永在變動之中。太極拳的動作看來似乎緩慢,但永不停頓,沒有一刻窒滯。在太極拳中,速度並不是最重要的事。要旨是永遠保持平衡和穩定。關於太極拳的奧妙,金庸如是解析,練太極拳,練的不是拳腳功夫,而是頭腦中、心靈中的功夫。

馬雲說:我覺得中國真正有理想領導力的是道家文化,儒家思想是我們加強管理最好的東西,佛家思想是讓你學會做人,因為領導力很強、管理能力很強的人身上一定有毒,有毒需要佛家思想的空把它化了。

馬雲認為,太極的陰陽文化無處不在,什麼時候該收,什麼時候該放,也為其管理阿里巴巴提供思路。人的心態影響形態,形態又影響生態,他說。有太極心態可令公司有良好文化管理體系,亦會產生良好生態體系。

馬雲的靈性體現在他的企業文化上。他沒發明互聯網,也不懂技術,卻用大師級的手法把理念、模式和人群融合在一起,使電子商務進入了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他認為他的靈性領導力在中國企業家裡面算是最好的之一,只是人家沒看見,以為我只會說而已。

阿里巴巴集團總參謀長曾鳴說,這兩年其實是整個阿里最難的兩年,但是因為馬雲的直覺和幾次神來之筆,阿里正在逐步實現未來三個階段平臺、金融、資料的電子商務生態圈(Ecosystem)

馬雲這麼理解自己的自由和不自由:太極哲學,自由和束縛是相對的,你一定要有度的把握。我知道我是誰,因為我有兩萬多名員工,我有幾億用戶,我有互聯網的影響力,我他媽的不能瞎講,我的行為是受約束的,但是,我的思想是自由的……因為你有過被綁架的經歷,有嚮往自由的經歷,才會有今天對這些問題的認識,否則你只是哲學探討。

在太極裡,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純陰則陽,至陽則陰,相生相剋,生生不息。就是這樣,在他的時代,馬雲作為企業領導人以靈性修煉超越眾人,心靈功夫開創了創新的商業模式,把東方生命智慧和西方企業治理完美結合。

延讀埋:太極修心 閉目收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