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5月21日

探班了,正式上台的日子還會遠嗎?

日前已是《快樂勿語》第三回的記招,大家心情既緊張又興奮,為了令大家瞭解這部香港100%的原創舞台劇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詹爺和貝拉和一班怪同學,特別挑選了劇中三段精采情節為大家即場演繹……眼見現場記者們的笑反應,以及其採訪的內容,老老實實,是令大家有如打了一支強心針的。

不知不覺,原來離第一次舉行記招的日子,已經是三個多月前的事,尤記得那天,我們選了全港最高的室內觀景台「天際100」作為貝拉首次「休息後」的記者招待會,選這個地點時是我提議,但那時的意思,是寓意兩位主角在事業上再創「高」峰!但後來,我更愛詹爺的說法,他跟記者解釋道:「我們選這個地點,是喜歡他夠高,我們覺得香港觀眾應可有更高的要求,所以我們提供更高水準,更高級的製作。」


比起其他搞笑的藝人,個人而言,我是很喜歡詹爺做人的態度,沒有人跟你說過搞笑的藝人除了喜,沒有怒和哀,他們在鏡頭下也是普通人,會有情緒也會有脾氣;以前做電影版記者時,就不知吃過多少藝人的"黑面";跟詹爺工作這段期間,看著他中國湖南/香港兩邊走,又要一人身兼多職,又要做導演,又要做演員,壓力怎會沒有?!但看著他如何「轉化」憤怒、疲憊或不滿成正能量,是真人版啊,絕無retouch,真係學到嘢!試過過程中遇到一些意外發生,大家以為身為老闆的詹爺會即場黑面,殊不知第一個走出來安慰大家的,通常都是他!「唔緊要啦,遲早都會發生!」、「仲好,依家發生左,好過之後發生咪仲衰!」,他就是有這樣的胸襟和情商,把最壞的事情都說成好事。所以我堅信他辦劇團的理念:PIP (PleasureImaginationPlay---快樂.遊戲.想像),不但是其劇團主要的理念,更是他做人的核心價值。

說回那個第一次記招,因為是貝拉久休復出嘛,過百傳媒出席當然少不了。大家都緊張得不得了的時候,詹爺的留言在群組出現,他第一句就說:「今天我好興奮……(下刪一百字)」,聽到他帶笑的聲音,人即時鬆了一半,另一公司阿頭即時食住上道:「今天既然咁高興,詹SIR不如每人派封開工利是啦!」;正在想詹爺會怎回答之際,他繼續笑笑口地道:「好呀,咁直頭派支票喇,你地鍾意寫幾多落去就自己寫(咁好人?!),然之後自己簽埋名(>_<……快樂勿語可以開個戶口,然後開間銀行(出快樂支票)都得OK?掂呀! ~我常說我是幸運的,總是遇到這麼好的客人,開SHOW前不但不問候你,還會出聲笑死你……難得!

可惜,《快樂勿語》今日未能開戶口出快樂支票,但《快樂勿語》今日有開戲可以訂快樂門票,同樣帶來開心同快樂!老友!到時見!^_^

上文借左Mabel Chan陳小寶

下文借左信報

詹瑞文 梁洛施  任何環境都能享受人生選擇


暫別娛樂圈數年的梁洛施(Isabella)最近復出,與老師詹瑞文一起擔演舞台劇《快樂勿語》,故事講述詹Sir飾演的馬田教授如何以樂觀的性格,帶領Isabella飾演的聽障女生莊嵐走出封閉的世界,與外界重新接軌。

在現實中,這種師徒關係也有所對應,Isabella決定復出後,詹Sir也為她提供了不少意見。問到兩人最相似的一點,他們都回答是「熱愛工作」。近年兩人都捲入流言蜚語中,然而兩人表示,彼此最相通的特質在於不論環境如何轉變,仍能「享受自己工作和人生的選擇」。

為了宣傳《快樂勿語》,兩人的訪問幾乎沒有停下來,依然不見疲態,提起排練的趣事時滔滔不絕,流露對戲劇的熱愛,然而當觸及到事業外的經歷,卻是一派風輕雲淡。Isabella雖然只得二十五歲,卻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經歷過許多的她有着同齡女生沒有的成熟和穩重。

Sir笑言:「有時候我也覺得Isabella『很堅』,我也是這樣,覺得人生無論如何轉變,最重要的是清楚自己的選擇,然後一往無前。我常說,如果覺得自己很慘,其實永遠有人比你慘。我覺得Isabella有一個很強的個性,然後發現,這種性格我也有,這是我在她身上能取得的good energy。」這一番話,正為兩人近年捲入的風風雨雨寫下註腳。


而《快樂勿語》的的構思正是由兩人去年12月重遇的相處而引發。在互相發掘彼此的同與不同中,產生戲劇的種種想法。詹Sir解釋:「每一套戲的出現都與演員有關,我覺得Isabella是一個很有自己世界的人。(是怎樣的世界?)神秘的世界,外表看似捉摸不到,但其實她很熱情很有自己的看法。」

Sir是劇場王家衛
Isabella的角色莊嵐為弱聽女孩,不愛表現自己也不愛與人玩、喜愛獨處、脾氣古怪,總以別人聽不懂的外星語及動作與人溝通,而詹Sir飾演的則是喜愛說話、樂觀搞笑、語言治療系的馬田教授,「他是很煩的,和我現實生活很像(笑)」。兩個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在碰撞中形成故事。「其實都是來自直覺。」Isabella反駁詹Sir:「其實我也是說話的,只是和不熟的人比較慢熱。劇中女孩也非完全不說話,只是一開口便是外星話,她的性格孤僻,甚至是暴躁,不喜歡和人溝通和聆聽別人,這是因為在她身上發生了一些事情。其實詹Sir的角色也曾遇上一些不開心的事情,大家因為互相在對方看到自己,因此互相投射,互相了解,然後互相扶持。」

這種兩師徒的關係在現實中也有一定對應,兩人亦師亦友,無所不談,也很尊重和了解對方。詹Sir補充:「而且我們都是有小朋友的,也有很多共同話題。」Isabella重返已離開五年的娛樂圈,興奮中又有點憂慮,閱歷豐富的詹Sir提供了不少意見,更邀請她合演舞台劇,希望能呈現她不同的一面。

Isabella表示,去年10月拍完電影《念念》後,雖然收到一些劇本,但總是覺得不對,直至看到詹Sir傳過來的參考資料後,覺得「不可不接」,這項資料是1986年的電影Children Of A Lesser God,為一名充滿活力的教師和聾啞的清潔女工之間的愛情悲劇,令她深受感動。「但我們不會用這種悲劇方式處理,會用一種輕鬆幽默方法說故事,帶給人歡樂。」

Sir認為,當下香港社會有很多不同的世界混雜,但彼此之間沒有對話,只有謾罵。「這套劇想講的也是溝通的主題,是不同世界之間,人與社會之間可以如何溝通。我在戲中的任務就是幫助不快樂也不說話的莊嵐與世界重新連接。」不開心和不肯說話的狀態,正與當下香港人的感受呼應。Isabella指出:「社會中許多溝通都是暴力的,例如在街上對罵。」詹Sir說:「那種憤怒是很容易看到的。尤其是每個人在社交網絡各有自己平台,不開心的情緒會被放大很多。」他們希望能以輕鬆幽默的表演,把這種憤怒紓解,同時發掘自己也有快樂的能量。就如劇中的莊嵐一樣,詹Sir指:「起初她的角色或許讓人覺得是悲哀的,但隨後也會發現,其實她也可以很好玩。我的角色就是把這種快樂的一面帶出來,讓她和觀眾也可以看見,原來人也可以很快樂的。」

《快樂勿語》本月30日起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上演,演出在即,然而劇本和角色也不斷修改。日常排練由一連串的即興表演和遊戲組成,在導演與演員互動的過程中發展角色,直至其完全成熟才登上舞台,就算開始了演出,仍會繼續排練,調整音樂、動作、情緒等。詹sir戲言,「你當我是劇場的王家衛就可以。」Isabella無奈一笑,指每天的排練時間均很密集,平均八到十四個小時不等:「所以我全部時間都給了他。」

Sir指出,自己如此安排,只因為重視演員的成長。「演員不只是背台詞和表演,我要的是演員發現自己,不然他們就無法發現自己的可能性和才能,賦予角色生命,為劇場賦予意義。演員不只是工具,演戲是認識自己和認識世界的過程。沒有這種思維,演戲只淪為一份工作。」
「我覺得舞台是演員的搖籃,就算做了數十年,每次踏上舞台,我也會學到新的東西,也引發我許多創作靈感。我很想其他演員也能體會到這一點。有時候許多事情都是無法完全言傳的,都透過排練和演出讓他們自己體會。」


Isabella是變壓器
在那麼多排練方法中,Isabella最喜愛即興表演,因為可令她明白自己可以有更多可能性。「例如做即興表演時,我是不怕醜的,你要我醜就醜,如果不敢做就會做不到。」詹Sir也對Isabella的即興棟篤笑印象難忘,她扮演了許多不同角色,用整個身體去做表情,從嬰兒、小魔女、妓女、日本歌舞伎、rapper、黑社會大佬等,原本五分鐘的演出,卻因為太投入而做了半小時,更邀請其他演員與自己jam戲,所有人都笑得人仰馬翻。「很開心很free。舞台劇最重要的是fixed point(製造戲劇效果的停頓位),我也嘗試運用其中。」詹Sir讚許她能把所學的融會貫通,「可能未必能說出來,但實踐上能做到。」

 在人生以外,兩人的演戲哲學上的共通點,就是要「好玩」和「享受」。詹Sir認為:「演戲與自己的生活態度是很相似的。你不能學一種與自己生活沒有聯繫的方法,雖然我也曾學過很多技巧,不同階段也有變化,但始終覺得做戲一定要以好玩行先,如果做的事連我自己也無法激發想像力,更別說帶領觀眾進入想像世界。」Isabella則表示,自己演戲沒有一種固定方法或形式,「我是很go with the flow的。覺得要讓身體很free地自行去演。」她也認同詹Sir的說法,最重要是把演戲當成好玩的事情,做出來的戲才會好看。

《快樂勿語》台前幕後也不乏響亮名字,何國鉦擔任服裝設計,蘇勳擔任舞台設計,黃精甫製作錄像及陳奐仁創作音樂。詹Sir認為觀眾買票入場,除了想看各種戲劇效果,更重要的是為了看演員本身的表演。「最吸引的始終是演員帶給觀眾的想像力。我覺得Isabella也慢慢取得作為演員的信心,她自己也很humble,雖然拿過女主角獎,但排練過程中也沒有距離,因此學東西學得很快,也有自己獨有的新發現,表現得自然和自在。放下了這些榮譽才會發揮光彩。」

未來Isabella會接拍更多電影,「希望三十歲前能發展出獨立女性的形象。」對於事業和家庭的平衡,她認為不難做到。

「如今小朋友也開始長大,要上學,不用二十四小時照顧,我也覺得是時候出來工作,建立自己的事業。我覺得不一定整天留在家就是好母親,quality time比其他都重要,在工作的平衡下,生活才會快樂。如果不快樂,小朋友也能感受到。所以我也要做一個good model給小朋友。」

香港生活節奏急促,與加拿大也有不同,但Isabella表示:「我是一個很容易適應環境的人,在香港會很快,回加拿大又會變慢。」詹Sir立刻戲言:「所以你就是一個變壓器。」兩人相視而笑。

http://www.hkej.com/template/dailynews/jsp/detail.jsp?dnews_id=4016&cat_id=9&title_id=685269

髮型:Louis Tse@P.O.P. Eight
化妝:Annie G. Chan@Annie G. Chan Make-Up CentreRyanChiu@BeautyTech
服裝:Sportmax 場地:Air Spac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