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5月28日

董橋:「父親加女兒等於回憶」


董橋先生的掌上明珠董綺倫小姐Veronica是我碰到最好的客戶之一,我服務了她五年,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何謂身教、家教、知書識禮,後來她嫁得好好,老公是OMDCEO Jackson Kwok,這個小故事N年前在Yahoo Blog已經介紹過。董先生早年曾經寫下這篇名為「父親加女兒等於回憶」的美文,看一千次也不足夠。看看這些,妳和妳的下一代都會更好樣。什麼乜周物周,東地,丟咗佢吧,看看這些,妳和妳的下一代都會更好樣。

Veronica


妳在聖誕卡片上祝我的佳節假期充滿甜美的回憶,我看了高興得說不出話來。

我很喜歡聖誕節;不知道爲什麽。今年妳不在身邊;第一次不在我身邊過聖誕節。我對自己說:「不要緊,這樣她才會長大。這樣她才會長大!」不再讀狄更斯的聖誕故事給妳聽了;不再跟妳站在倫敦家裏南窗前看平安夜的雪景了;不再教妳怎麽生壁爐裏的火了;半夜裏不再偷偷把給妳的禮物放進紅襪子裏了;不再喂妳吃媽媽烤爐裏烤出來的火雞了;再也看不到妳拖著弟弟到聖誕樹下去數一包包的禮物了。妳長大了;弟弟也長大了。妳不在身邊;弟弟還在身邊;再過一兩年,弟弟也該到妳那裏去念書了,到時家裏會更靜。妳們的聖誕節會越來越熱鬧;我們的聖誕節會越來越寂寞。一直到有那麽一天,妳們都帶著妳們各人的孩子們回來過聖誕節,我們的聖誕節才會又熱鬧起來。可是那種熱鬧畢竟是不同了。據說人生就是這樣。我不知道。快樂是人想像出來的:

“Heap on more wood - The wind is chill
But let it whistle as it willWe'll keep our Christmas merry still”

記得Sir Walter Scott的這幾句詩嗎?不但是聖誕節,一年到頭都應該這樣。外頭真冷;我是越來越怕冷了,只好多躲在家裏。可是我還是懷念倫敦的雪。今年下了雪沒有?妳幾次來信都忘了提,只顧告訴我們妳計劃怎麽跟妳的朋友過聖誕。真是!我當然知道我自己是“At Christmas I no more desire a rose”,而妳正是渴望一朵玫瑰的年齡。那天看到妳收到男朋友送妳的玫瑰,妳的臉是那麽亮,妳笑得那麽開心,我心中一驚,好久好久才想起妳小時候在媽媽懷裏的那張臉!我知道妳終於開始要在憂傷中想像快樂的滋味了。我不知道妳心中的愛情是什麽滋味,大概也差不多是那種滋味吧。妳不會告訴我;我也不會問妳。不論是成是敗,每一個人都以爲自己的愛情是最特別的、最動人的;這是好的,也是對的;不然誰會有勇氣跟一個陌生人分享一張床,而且一睡就好多年?

誰都希望自己收到的聖誕禮物比別人多。妳還要過好多好多個聖誕節,還要收到好多好多禮物。妳慢慢等吧!其實,世界上的人天天、時時、刻刻都在等禮物,只是有的人等不到。我只想告訴妳:不要只顧等玫瑰花!天下禮物好多種,妳永遠猜不到妳會收到哪一種。這是人生的樂趣,也是人生的煩惱,誰都避不了。那個可憐的George Grossmith說了一句名言一傳傳到現在:“I am a poor manbut I would gladly give ten shillings to find out who sent me the insulting Christmas card I received this morning” 妳懂嗎?

看到你在談戀愛,我心裏又擔憂又高興。道理是說不通的。我沒有理由擔憂,也沒有理由高興。你是我的女兒,可是我到底不是你。我憑什麽為人家送你的一朵玫瑰花而擔憂。而高興?文學害人不淺;沒有文學渲染,玫瑰花根本不會那麽可愛,也不會那麽可怕。幸好你念的是政治、是歷史,不然我更睡不著了!人活著就離不開政治;人一開始學會穿衣服遮羞之後,戀愛就離不開政治手腕。政治是管理別人的藝術或科學。愛情離得開管理嗎?說一對男女相處得幸福,意思是說這兩個人很懂得互相管理的藝術。至少我是這樣想的。說齷齪大概也有齷齪的時候吧。


我愛你三個字聽聽好聽,想深一層就不那麽簡單了。不是沒你冷水;想通了這一點道理,你會比較容易快樂。我也是不快樂了好久才悟出這個道理的;現在當然無所謂快樂或不快樂了,總之是舒服多了就是。文學教你怎麽說我愛你;政治教你怎麽解釋我愛你;歷史則教你從別人對另一個別人說的我愛你之中學會什麽時候不說我愛你。你放心,甜美的回憶就是這樣累積起來的。

                                                             Dad
的字

後記: 後來在曼谷見到郭生郭太和小郭, 郭太馬上著小郭向Uncle占打招呼, 呢個Uncle就係幫媽媽由零開始, 將間公司搞到大一大, 終於賣左比Credit Suisse……(下刪1000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