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6月8日

為什麼我得的是癌症? ---- This is not Funny

我平時的習慣是晚睡。其實晚睡在我這個年紀不算什麼大事,也不會晚睡晚出癌症。我認識的所有人都晚睡,身體都不錯,但是晚睡的確非常不好。後來我生了癌症,開始自學中醫,看黃帝內經之類。就此引用一段話:

下午57點酉時 腎經當令
晚上79點戌時 心包經當令
晚上911點亥時 三焦經當令
晚上111點子時 膽經當令
淩晨13點丑時 肝經當令
淩晨35點寅時 肺經當令
淩晨57點卯時 大腸經當令

當令是當值的意思。也就是說這些個時間,是這些器官起了主要的作用。從養生的觀點出發,人體不能在這些時候干擾這些器官工作。休息,可以防止身體分配人體的氣血給無用的勞動,那麼所有的氣血就可以集中精力幫助當令肝臟工作了。

長期以往,熬夜,或者晚睡,對身體是很沒有好處的。我的肝有幾個指標在查出癌症的時候偏高,但是我此前沒有任何肝臟問題。我非常奇怪並且急於搞明白為什麼我的肝功能有點小問題,因為肝功能不好不能繼續化療的。不久以後我查到了下面一段話:

「熬夜直接危害肝臟。熬夜時,人體中的血液都供給了腦部,內臟供血就會相應減少,導致肝臟乏氧,長此以往,就會對肝臟造成損害」

23時至次日3時,是肝臟活動能力最強的時段,也是肝臟最佳的排毒時期,如果肝臟功能得不到休息,會引起肝臟血流相對不足,已受損的肝細胞難以修復並加劇惡化。而肝臟是人體最大的代謝器官,肝臟受損足以損害全身。所以,長期熬夜等於慢性自殺的說法並不誇張。因此,醫生建議人們從23時左右開始上床睡覺,次日13時進入深睡眠狀態,好好地養足肝血。

得病之後我安生了,說實話,客觀情況是我基本失去了自理能力,喝水都只能仰著脖子要吸管,更不要說熬夜蹦迪。因此我每天都很早睡覺,然後每天開始吃綠豆水、吃天然維生素B、吃雜糧粥。然後非常神奇的是,別的病友化療會肝功能越來越差,我居然養好了,第二次化療,肝功能完全恢復正常了。

希望此段文字,對需要幫助的人有所貢獻。也真心希望我的朋友們,相信千里之堤毀於蟻穴這句古話。我們是現代人,不可能脫離社會發展的軌跡和現代的生活節奏以及身邊的干擾,那麼,在能控制的時候多控制,在能早睡的時候儘量善待下自己的身體。有些事情,電影也好、BBS也好、K歌也好,想想無非感官享受,過了那一刻,都是浮雲。

第三部分 突擊作業
這一部分,我不知道算作作息習慣還是工作習慣。
說來不知道驕傲還是慚愧,站在脆弱的人生邊緣,回首滾滾烽煙的三十歲前半生,我發覺自己居然花了二十多年讀書,讀書二字,其意深妙。只有本人才知道到底從中所獲多少。

也許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頂著讀書的名頭,大把揮霍自己的青春與生命。因為相當長一段時間我是著名的不折不扣2W女。所謂2w女是指只有在考試前2周才會認真學習的女生:2 weeks。同時,考出的成績也是too weak

各類大考小考,各類從業考試,各類資格考試(除了高考,考研和GT),可能我準備時間都不會長於兩個星期。不要認為我是聰明的孩子,更不要以為我是在炫耀自己的聰明,我只是在真實描述自己一種曾真實存在的人生。我是自控力不強的人,是爭強好勝自控力不強的人,是爭強好勝決不認輸自控力不強的人。即便在開學伊始我就清楚明確地知道自己應該好好讀書,否則可能哪門哪門考試就掛了,但是我仍然不能把自己釘死在書桌前。年輕的日子就是這點好,從來不愁日子過得慢。不知道忙什麼,就好似一下子醒來,發現已經九點了要上班遲到了一樣。每當我想起來好好學習的時候,差不多就離考試也就兩個星期了。我此前經常的口頭禪是:不到dealine是激發不出我的學習熱情的。

然後我開始突擊作業,為的是求一個連聰明人日日努力才能期盼到的好結果好成績。所以每當我埋頭苦學的時候,我會下死本地折騰自己,從來不去考慮身體、健康之類的詞,我只是把自己當牲口一樣,快馬加鞭、馬不停蹄、日夜兼程、廢寢忘食、嘔心瀝血、苦不堪言。最高紀錄一天看21個小時的書,看了兩天半去考試。

這還不算,我會時不時找點事給自己,人家考個期貨資格,我想考,人家考個CFA,我想考,人家考個律考,我想考。想考是好事,但是每次想了以後就忘記了,買了書報了名,除非別人提醒,我會全然忘記自己曾有這個追求的念頭,等到考試還有一兩個星期,我才幡然醒悟,又吝嗇那些報名費考試費書本費,於是只能硬著頭皮去拼命。每次拼命每次脫層皮,光頭每次看我瘦了,就說,哈哈,你又去考了什麼沒用的證書?

我不知道我強記了多少本書,當然開始那些書都比九陰真經要簡單,然而長此以往,級別越讀越高,那些書對我來說就變得像九陰真經一樣難懂。於是我每一輪考試前的兩個星期強記下來,都很傷,傷到必定要埋頭大睡兩三天才能緩過力氣。本科時候考試是體能,然而到後來考試是拼心血拼精力。

得病後光頭和我反思之前的種種錯誤,認為我從來做事不細水長流,而慣常的如男人一樣,大力掄大斧地高強度突擊作業是傷害我身體免疫機能的首犯。他的比喻是:一輛平時就跌跌撞撞一直不保修的破車,一踩油門就徹天徹夜地瘋跑瘋開半個月。一年搞個四五次,就是鋼筋鐵打的汽車,被這麼折騰得開,開個二十幾年也報廢了。

深切提醒像我曾經那樣在dealine之前突擊作業的同志們。

第四部分 環境問題
我是個大而化之的生活粗人,從來沒有抱怨過周邊的環境多麼糟糕,01年去日本北海道附近呆了段時間,是佩服那裡環境不錯,但是卻也真沒有嫌棄上海多糟糕。04年的時候聽到一個日本人抱怨下了飛機覺得喉嚨痛的時候非常嗤之以鼻,心裡暗暗說:我們這裡環境那麼糟糕,你還來幹啥?不如折身原班回去!

我真正體會到空氣污染是07年從挪威回國,在北京下飛機的那一瞬間,突然感覺眼睛很酸,喉嚨發堵,日本仔的話猶然在耳。也許,日本鬼子不是故意羞辱我們日新月異的上海。我們一直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當然不敏感,但是若是跑去一個環境清新的地方住上若干年,便深有體會。同期回國的有若干好友,我們在電話裡七嘴八舌交流我們似乎真的不適應中國國情了:喉嚨幹,空氣嗆、超市吵、街上橫衝直撞到處是車。這不是矯情,這是事實。這也不是牢騷,這是發自內心的感受。


回國半年,我和芳芳阿蒙等無一例外地病倒,不是感冒就是發燒就是有個小手術,光頭嘲笑我們,是挪威那個地兒太乾淨了,像無菌實驗室,一幫中國小耗子關到裡面幾年再放回原有環境,身體裡的免疫系統和抗體都不能抵禦實驗室以外的病菌侵入。是,我不多的回國朋友裡面,除了我,梅森得了胸腺癌,甘霖得了血方面的病。

也許,這只是牢騷。除非國民覺醒,否則我們無力改變這個事實、這個環境、這個國情。
網路上查一下,就會有觸目驚心的資料:現在公佈的資料說癌症總的發病率在 180/10 萬左右 , 也就是每 10 萬人中有 180 個人患癌症。中國癌症發病率最高的城市:上海。據統計,上海癌症發病率1980年比1963年增加了一倍,超過北京、天津的25%,為全國城市第一位。而上海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癌症監測資料顯示,上海市區女性的癌症發病率比20年前上升了近一倍,每100名上海女性中就有一人是癌症患者,也遠高於我國其他城市。

也許我看這段文字和大家不同,因為我更加知道每個代表病人的資料背後,都是一個個即將離開人世的生命和撕心裂肺不再完整的家。

我並不是說,大上海的污染讓我得了癌症,而是自我感覺,這可能是我諸多癌症成因的一個因素:我不該毫無過渡時間地從一個無菌實驗室出來,就玩命地趕論文,在周邊空氣污染、水污染和食品安全危機的大環境裡,免疫力全線下降的時候壓力過大用力過猛,加上長期積累的東西一下子全部爆發了。

然而為時已晚,事隔半年,我查出了乳腺癌。醫生說:腫瘤的腫塊不是容易形成的,癌症的發生需要一個長期的、漸進的過程,要經歷多個階段。從正常細胞到演變成癌細胞,再到形成腫瘤,通常需要10-20年,甚至更長。當危險因素對機體的防禦體系損害嚴重,機體修復能力降低,細胞內基因變異累積至一定程度,癌症才能發生。

生不如死九死一生死裡逃生死死生生之後,我突然覺得,一生輕鬆。不想去控制大局小局,不想去多管閒事淡事,我不再有對手,不再有敵人,我也不再關心誰比誰強,課題也好、任務也罷暫且放著。世間的一切,隔岸看花、風淡雲清。@ 于娟



于娟,女,32歲,祖籍山東濟寧,海歸,博士,復旦大學優秀青年教師,一個兩歲孩子的母親,乳腺癌晚期患者。

200912月被確診患上了乳腺癌,201012日于娟被進一步確診乳腺癌晚期,2011419日淩晨三時許,于娟辭世。

相關文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