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7月22日

1%的股份都值20億美元

阿里巴巴原定8月首周上市的計畫已推遲至9月美國勞動節(即94日)之後。
原因之一是原來的時間不吉利,因為有人算過卦,這一天不是吉日,諸事不宜。

隨著IPO的臨近,各種針對其業務、2010年支付寶事件、未披露股東、關聯企業等的報導和質疑一再挑動公司和資本市場的神經。推遲IPO的消息一經傳出,各種猜測便紛至踏來。

另一種猜測認為與近期媒體報導有關。阿里巴巴此次確認推遲IPO的消息時間點微妙,正好與阿里巴巴兩次發聲明撞車。718日,阿里以《緘默期的聲音》為題發佈聲明,稱有機構以發佈不利報告為由,要求阿里30萬美元買斷報告。阿裡還指有媒體稱要對其進行負面報導,所謂媒體勒索事件剛過,《紐約時報》一篇報導再次引爆輿論,報導稱阿里巴巴B2B業務私有化過程中引入的投資人有中國政府高官背景,並指涉還有其他官二代持有阿里巴巴股票,比如新天域在2012年入股,並且股值已經上漲了3.73倍。阿里巴巴方面迅速發出回應聲明,反對背景論,並稱對於外界強加給公司的各種背景,我們以前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需要。

五天內兩發聲明,還有投資人士主動電話向美國記者爆料,稱針對阿里股東背景的報導還將持續,推遲上市是為了留足夠時間來公關媒體,希望各種利空消息在IPO前出曬。

日前,New York Times發表題為《阿里巴巴上市背後的紅二代贏家》的報導,阿里巴巴21日發出反駁。以下為紐約時報原文,利害!

這筆交易被宣揚為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私營部門融資。這家電商巨頭通過向頂尖投資機構出售股份籌集了部分交易資金,其中主要包括中國的主權基金,以及三家著名的中國投資公司。然而,阿里巴巴並未詳細說明這些投資公司擁有的深厚的政治背景。它們分別是:博裕資本、中信資本,以及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CDB Capital)

據《紐約時報》分析,這三家企業的高級管理層中,不乏執政的共產黨中最有權勢的成員的子孫。時報審閱的檔還表明,當月還有另一家公司也購買了阿里巴巴的股份:新天域資本。當時的國家總理溫家寶的兒子就是這家私募股權公司的聯合創始人。這些新發現只能證明,在即將成為今年規模最大上市案的阿里巴巴IPO中,現有股東的資訊僅少量得以披露。作為此次IPO的常規流 程,阿里巴巴在備案檔中公佈了約70%的股份的持有者,其中包括雅虎和日本通訊公司軟銀(SoftBank)等大型外企,以及董事會主席馬雲和副主席蔡崇信(Joe Tsai)等高管。

但是,關於其他股東的資訊寥寥無幾。就算這些股東的股份不多,但影響力仍可能很大。這種局面不禁讓人對透明度和運營狀況產生疑問。按計劃,公司將於數月內在美國上市。


當阿里巴巴上市後,這些政治關係深厚的投資者很可能會賺得盆滿缽滿。通過此次IPO,阿里巴巴的估值將超過2000億美元。在這個量上,連1%的股份都將價值20億美元。而且,他們的投資目前已有非常出色的表現,賺了幾倍。

新天域資本通報,到2013年年底,它所持有的股份的價值達到了初始投資成本的3.73倍。這條資訊來自公開披露的檔案,新天域資本在開曼群島註冊的合夥人公司Legacy Capital的財務報告。

按照這一標準,同一時期,博裕資本的子公司對阿里巴巴的4億美元投資獲得了逾10億美元的回報。這公司合夥人是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孫子、哈佛畢業生江志成(Alvin Jiang)
在投資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國企業的高管中,都有2002年以後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中國的最高領導機構任職的20多人的子孫,這說明,政治圈子與金融業最高層之間的聯繫有多麼密切。

例如,New York Times曾於2012年報導,溫家寶的親屬,其中包括他的兒子、新天域資本的聯合創始人溫雲松(Winston Wen) ,共持有價值至少27億美元的資產。這種關係非同小可。它有助於鎖定交易,使企業在競爭激烈的中國商業環境中贏得優勢。

企業與這些太子黨的聯繫也引起了美國執法機構的注意。 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調查部門和駐紐約布魯克林的聯邦檢察機構正在審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子女專案」(Sons and Daughters)是否違反了《反海外腐敗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通過這個項目,摩根大通雇傭了中國高官和企業高管的一些親屬。其他幾家銀行也因為相似的項目在接受調查。


鑒於網路如此錯綜複雜,外界很難看清阿里巴巴完整的所有權結構。阿里巴巴在2012年新增的大部分投資者,包括主權財富基金中信資本和國開金融都屬國有性質,這一點讓集團的所有權結構更加複雜。至於政府所有的國家開發銀行,雙方的關係甚至更為親密。該行向阿里巴巴提供了10億美元的貸款,助其回購雅虎持有的股份。

對阿里巴巴而言,這些關係通向了中南海。20129月的時候,賀錦雷是國開金融的副總裁。其父賀國強彼時是共產黨反腐機構的負責人。因為此事的敏感性,這兩名人士要求不具名。同一時期,國開行的一把手是陳元,其父陳雲曾為負責中國經濟規劃的最高官員。從上世紀30年代到80年代,陳雲長期擔任政治局常委。

2013
年,陳元卸任國開行董事長一職。官方網站上對賀錦雷活動的報導則表明,截至2013年,他依然在國開金融任職。

中信資本是國有企業集團中信旗下的投資機構之一。該集團擁有多家證券經濟公司、銀行、礦山、鋼廠和油田。在2012年中期之前,中信旗下的另一家企業,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一直由劉樂飛領導。同年11月,劉樂飛的父親、宣傳領域的最高官員劉雲山升任政治局常委。今年3月,劉樂飛被任命為中信證券副董事長。中信資本高級董事總經理曾之傑(Jeffrey Zeng)的父親曾培炎擔任過中國經濟規劃領域的最高官員,也是政治局委員。政治局通常有大約25名成員,從中會產生最高領導機構,政治局常務委員會。

73
歲的王軍是前國家副主席王震之子,曾長期擔任中信的董事長。和陳雲一樣,王震也是八大元老之一。這八名中共耆宿引領中國走過了上世紀80年代。在今年之前,王軍還在中信投資的另一家企業,醫藥資料公司中信21世紀(Citic 21CN)任董事局主席。今年1月,馬雲成立的一家投資基金公司攜手阿里巴巴收購了中信21世紀的大部分股份。
   
讀到這,是不是有些像強國《建國大業》?此股IPO,真係借盡孖展都要買。但肯定,SEC及美國傳媒一定搞死你,因為這是千載難逢的Political Issu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