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7月27日

全球最神秘的高頻交易巨頭



全球頂級高頻交易公司中,有一家公司低調、神秘、獨特,它就是Jump Trading LLC

過去15年,這家公司的高頻交易員隊伍在持續壯大。去年,Jump成功躋身CM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頂級高頻交易公司之列,年度營收超5億美元。

與一些高頻交易公司創始人出身電腦程式員不同,Jump的兩位創始人Bill DiSommaPaul Gurinas都是CME場內交易員出身。1992年兩人相遇,當時正值金融市場開始向電子化交易趨勢發展,他們預感到電腦將在套利交易中佔據絕對優勢。因此在1999年兩人雙雙辭職創辦了Akamai Trading LLC公司,並在2001年將公司更名為Jump,並沿用至今。


在此期間,CME集團董事會成員William Shepard購買了Jump公司的一些股份。目前,人們無法在CME集團網站上找到William Shepard的任何圖片。CME集團甚至在今年年初的調查檔中都沒有指出他參股的Jump公司。

Jump還是極少數幾家成為CME結算成員的高頻交易公司。這意味著,根據CME的規則,Jump為滿足最低預付金要求而支付的交易費用是最低的。

最大特點——低調
與華爾街張揚奢華的風格不同,牛氣沖天的Jump異常低調。在狹窄的高頻交易圈之外,Jump公司並不廣為人知,直到今年四月被紐約檢方傳訊。

根據今年年初公司官網資訊顯示,儘管公司在紐約、倫敦和新加坡都設有分公司,但總部卻不在華爾街,而是在芝加哥北部城區。但即便這樣的資訊當前都已經從網站上消失了。彭博新聞社文章稱,Jump的總部辦公樓以前是倉庫,其所處區域Cabrini-Green Homes曾是全美最危險的保障性住房,高層已被陸續拆除。

而這些資料之所以被刪除,和紐約監管機構有關。華爾街見聞網站曾在今年4月提及,當時,紐約總檢察官Eric Schneiderman辦公室向Jump等六家高頻交易公司派發傳票。隨後,該公司官網的絕大多數資訊就此蹤影全無。

自從金融作家Michael Lewis在新作《Flash Boys》中指責美國股市是被操縱之後,高頻交易員們試圖避免出現在公眾視野中。

不僅如此,Jump公司施行高度的保密制度。關於公司的一切資訊連已經離職的員工都必須守口如瓶,更不要說公司高管和創始人了。而交易小組之間的交易策略資訊也不共用。

Jump是一家少數人控股的公司,僅使用自有資金開展交易,因此,外界難以知曉它的內部運作或者財務狀況,除了今年官網被刪的資訊透露出該公司有350多名雇員以外,Jump公司的多數情況都籠罩在重重迷霧之中。

Jump公司和高官們也不怎麼回應任何形式的採訪請求,也拒絕回復媒體的電話或者電子郵件。

然而,還是有些漏網之魚的。根據美國證券委員會2010年的資料,人們總算知道,當年Jump公司淨利潤為2.68億美元,營業收入為5.12億美元。而根據另一份SEC資料,該公司甚至在2008年時的利潤都高達3.16億美元。SEC今年的資料顯示,截止今年3月底,Jump公司持有的美股總市值約為2.39億美元。

決勝關鍵——速度
類似對沖基金巨頭文藝復興科技公司,Jump也聘用了大量的科學家、數學家和程式師來設計複雜的電腦演算法系統,使用幾分之一秒的速度標準來交易歐美股票、期貨、外匯及債券。

對於高頻交易公司來說,交易速度幾乎是決勝的唯一關鍵。Jump的交易系統速度接近光速,而與競爭對手之間的激烈競爭僅是為了減少幾毫秒。這就意味著,假若Jump已經簽署了光纖網路租賃協定,但馬上就有一條更快的網路建設完畢,那麼Jump將毫不猶豫租下更快的那條光纖網。該公司一度同時使用四條不同的光纖網路。

為了保證極高的交易速度,華爾街見聞曾提及,Jump甚至斥鉅資購買了退役的軍用信號發射塔,而其他的高頻交易公司通常只是租賃微波塔。與光纖相比,信號塔微波技術可以將傳輸時間縮短一倍,這將幫助公司大幅提升利潤。這座微波信號塔高800英尺,1983年時曾為北約軍隊在巴爾幹傳送過情報。

Jump將投資資金分配給20個小組,這些交易小組都是獨立交易的,並以獨立成本核算的形式單獨運營。每個小組的投資資產也不一樣,有的交易所有金融資產,而有些則只專注於一種資產。

Jump吸引交易員的一點還在於其類似矽谷的辦公氛圍。員工著裝隨意,每週五提供午餐,平日還有娛樂項目和體育賽事。每年夏季還舉辦員工野餐會。還曾在芝加哥藝術學院和Field Museum舉辦過假日派對。

不過,輕鬆的辦公氛圍不能掩飾公司對員工的高要求。曾經歷過Jump面試的人說,Jump有著非常強烈的work-hard and reward-hard的公司文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