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8月18日

我們陰暗的內心面:史丹佛大學監獄實驗

40年前,美國Stanford史丹福大學特別作了一項監獄實驗,18名自願受試者,分別扮演獄卒和囚犯角色,模擬監獄生活,結果發現在情境的制約下,人性黑暗面,完全爆發,囚犯不斷挑戰獄卒權威,獄卒也想盡辦法惡整囚犯,2名學生因為心理受創,中途退出實驗,原本預計兩星期的實驗,因為失控,短短6天,就被迫中斷,這段實驗,最後還被拍成了電影。

Philip Zimbardo是著名心理學家,他曾任教於史丹福大學、耶魯大學、紐約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心理系學生最常用的第一本教科書Psychology and Life,他就是作者之一。他設計了一個實驗,想要研究人在不同的情境下,關在封閉的監獄環境裡,對人性會有什麼樣的扭曲?「行為」和「心理」會有何改變?

他在史丹福大學一幢建築的地下室偽裝成了一座監獄。他在大學的佈告欄登廣告:「研究監獄生活的心理學實驗,急需男大學生志願者,實驗時間一到兩周,每天十五美元。」結果來了七十多位志願者,研究團隊挑了二十四名學生,隨機分成一半演囚犯,一半演獄警。於是,實驗開始了。實驗很簡單:看看被挑選出來的最健康、最正常的學生哥如何應對自己正常身份的徹底改變。試驗中一半作為獄警,另一半作為囚犯。為了使實驗有好的效果,必須真實地模擬現實生活中囚犯和獄警的經歷。

囚犯們被警車逮捕。然後他們被採集指紋、蒙上眼、關進監獄。接著被剝光衣服通櫃、搜身、去蝨子、飛髮、拿到囚服、得到一個號碼,並在一隻腳縛上鏈子。另外的被試變成了身穿警服、手持木棍的獄警。

甚至連首席研究人員Philip Zimbardo自己也承認沉浸在監獄長的角色中。實驗組的其他成員也全神貫注於自己的新角色扮演中。

一開始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到了第二天,囚犯們對於被監禁做出了反抗。獄警們迅速而殘忍地採取了報復。他們把囚犯全身剝光豬,搬走了囚犯的床,把這次反抗的頭目拉去關了禁閉坐水房,並且開始騷擾囚犯。

不久之後囚犯們開始無條件地服從獄警。經過了幾天逼真的角色扮演之後,報告說他們之前的身份似乎已經完全被抹去了。他們成為了自己在監獄中的號碼。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獄警們的身上,他們辱駡並且虐待自己的囚犯。



實驗者也被捲入了自己的實驗,實驗預計要進行14天,不過總共只持續了6日。權力果真使人腐敗,獄卒想出各種花招整治犯人,之前是和平主義者的年輕人,在作為獄警的過程中侮辱並且在身體上攻擊囚犯,甚至很享受這個過程。與此同時,囚犯們很快顯示出典型的情緒崩潰的徵兆。其中五人甚至在實驗提前結束之前就不得不離開「監獄」。


這種人的性格的變化被他稱為「路西法效應」:上帝最寵愛的天使路西法後來墮落成了撒旦。路西法效應,它集中在陰暗的方面,人們可能投向陰暗,但他們本身並非陰暗,這引導出一個心理學定義:惡是行使權力。這才是關鍵:用權力來故意對他人進行心理傷害,對他人進行身體傷害,殘害他人生命或思想,犯下反人道的罪行。

那麼心理學家是如何理解這種人性的轉變呢?權力存在於系統中。系統製造出腐化個體的情境,這個系統,是指法制、政治、經濟和文化背景。該系統是製造者權力之所在。

Zimbardo說有以下七個社會性過程會導致惡的逐漸產生:

無意中邁出第一步。
對他人去人性化。
對自己去個體化。
推卸個人責任。
盲目服從權威。
不加鑒別地依從群體規範。
袖手旁觀,漠不關心,對惡行消極容忍。

我們常常嘲諷某些人是人背叛自己的良心?還是因為權力、利益移動了他們腦中的好靈魂?使他們從善良變邪惡?當前的香港,像不像1971年的史丹佛大學監獄實驗?

“Vile deeds like poison weeds bloom well in prison air, it is only what is good in man, that wastes and withers there.---- Oscar Wilde

「最卑劣的行為就像有毒的雜草一樣繁茂地生長在監獄的空氣裡」@王爾德


                                                

2 則留言:

  1. 唉⋯占Sir, 駛鬼什麼實驗咩!總之一句「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der corrupts absolutely 」

    回覆刪除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