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8月23日

最美麗的Body

她的演講影片在TED首頁,被高度推薦置頂了30……

Amy Purdy 19歲因病失去雙腳,左耳失聰,還沒完,她也失去脾臟和腎臟。但憑借頑強的毅力,她重新站了起來,完成不可思議的成就,並連續三次奪得世界滑雪錦標賽冠軍。

以下是她在TED的演講全文:


假如生活是一本書,而你是作者,那麼你會希望自己編寫出怎樣的故事?當年正是這個想法挽救了我的人生。

我在炎熱的拉斯維加斯的沙漠中長大,我所嚮往的生活是自由自在的日子。我做着周遊世的白日夢,想像住在下雪的地方⋯⋯把所有想講的故事一一拍攝。19歲那年的某一天,我真的去了下雪的地方,成為一名按摩治療師。這份工作只需要用到手,旁邊就是按摩桌。那時的我能去任何地方。我感到自由、獨立、安全。生活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

但也在這時,我的生活出現了逆轉。一天我感覺自己得了流感,提早回家,可是不到24小時,我住進了醫院,接著靠呼吸機维持生命,並被告知只有不到2%的存活可能。幾天之后,我陷入了昏迷,醫生診斷我得了腦膜炎。接下來的兩個半月,我失去了脾臟、腎臟,失去了左耳的聽力,兩腿膝蓋以下被截肢。當我的父母用輪椅把我從醫院推出時,我感覺自己像是一個被拼起來的玩具人。

那時我以為最壞的日子至少已經结束了,但是幾周之後,當我第一次看到我的「新腿」,這才意識一切没有結束。我的支撑棒是個笨重的金属塊,它用管子與踝關節和黄色的橡膠脚固定,從脚趾到踝關節上凸出来的橡膠線,看起來像靜脈。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絕對不會是這個。當時我的媽媽在我身旁,我們抱頭痛哭,淚如雨下。


後來,我還是面對了,戴上這粗短的腿站了起來,那可真是太疼了,行動也不順暢。我在想,天哪,我要怎麼靠這些假肢活下去?我想要的充满奇遇的生活呢?此後幾個月,生活都如此,我徹底失去了信念,逃避現實,對假肢置之不理,我在身體和精神上都徹底崩潰了。

但生活總要繼續,為了活下去,我必須和昔日的Amy告别,學着接納新的Amy。我忽然明白,我的身高不必再是固定的5英尺寸(1.68m),相反,我想多高就多高,想多矮就多矮,這完全取决我跟誰約會。而如果我去滑雪,那麼脚再也不會被凍到。最大的好處是,我的脚能做成任意大小,穿進百貨鞋店任何打折靴子。我明白了,這是没腳人的好處!

這時我問自己,生活该怎麼過?假如我的人生是一本書,而我是作者,那麼我希望自己擁有怎樣的故事?我開始做白日夢,我夢到自己和小時候一樣,幻想自己優雅地走來走去,可以自由地幫助身邊的其他人,可以去快樂地滑雪。我不能眼睜睜看自己一點一點消磨時間,我要去感覺,感覺風拂過我的面龐,感覺我的心跳加速。似乎從那時開始,我的人生開始了新的篇章。


四個月後,我回到了滑雪場,事情没有想象中那麼順利,我的膝蓋和踝關節沒辦法彎曲。在上行道上,有一刻我嚇到了所有的滑雪者,我的脚和滑雪板绑在一起飛下了山坡,可我還在山頂上。我當時很震驚,和其他有腳的滑雪者一樣震驚,但是没有灰心。我知道只有找到合適的脚,我才能再來滑雪。這一次我學到,人生的侷限和障碍,只會造成兩種結局:要麼讓我們停滯不前,要麼逼我們迸發出巨大的創造力。

我研究了一年,依然没有弄清楚要用哪種腳,也没找到任何能幫到我的廠商,所以我决定自己做。我和我的假肢製造商一起隨機地裝配零件,我們做了一双能滑雪的脚。你看,生锈的螺栓、橡膠、木頭和亮粉色膠帶,雖然簡陋但我能變換指甲油的顏色!這些假肢是我收到最好的21歲生日禮物。


後來我爸爸给了我一個腎,讓我又可以追夢。我開始滑雪,回去工作,回到學校。在2005年的時候我參與投資了一個專為青年残疾人服務的非盈利組織,讓他們能參與極限運動。後來,我有幸到南非,幫助那兒成千上萬的孩子穿上鞋子使他們也能够走路上學。再後來,去年二月,我赢回兩座世界滑雪錦標赛金牌,這使我成為世界上滑雪排名最高的女殘疾選手。

11年前,我失去了雙腳,我不知道能做什麼。但如果今天你問我,是否願意回頭,讓我的人生再回到原來的按摩師軌道,我的答案是:NO!因為失去我的脚没有讓我失去能力,而是逼我依靠自己的想像力,相信各種可能性,逼迫我相信想像力可以成為依靠,打破任何藩籬。藏匿在我們的意識深處中,我們可以做任何事,成為任何人。所以請永遠相信夢想,直面恐懼。讓我們活出自我,超越極限!

雖然今天的主题是關於創新,我的故事看似離題,但我不得不說,在我的人生,創新是唯一的可能。因為我的經歷讓我了解:那些痛苦與厄運看似生活的終結,但也正是想像力和故事開始的地方。

所以我今天想告訴你們的是,不要把人生中的挑戰和困難當做壞事,相反你應從正面去看待它們,讓它們點亮你的想像力。它會幫助我們超越我、飛躍藩籬,等待人生的阻礙到底能為我們帶來什麼驚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