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8月21日

好險,我趕上了Start Up時代


信報陳景祥老總來電為信網《StartUp Beat》約稿,承蒙賞識,當然卻之不恭,且問警長:您想我寫乜?我都唔係I.T,和科技Start Up似乎沾不上邊? 

陳警長回應Start Up又豈止是科技任何行業都可以跟創業及創意拉上關係。」

七月中旬,一單裁員的消息震撼全球科技界,微軟執行長Satya Nadella納特拉上任半年後馬上手起刀落,裁走18,000人。消息震撼華爾街,微軟股價當日上升百分之三,他上任至今,Microsoft股票累計升了15%。這些蛛絲馬跡,可見於他上任以後所撰寫的公開信,他第一封致員工的公開信,就拋下一句名言:「我們身處的行業,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

我的所謂Start Up,談不上成功,但每一次出手,都引起市場的一些回響,希望日後陸續有機會和各位分享。

剛剛踏進社會工作的時候,我天天買兩份報紙,分別是《東方日報》及《信報》,買 《東方》 是真真正正為了讀新聞,讀倪匡及蔡瀾的文章,買《信報》 是因為「型」,入便噏乜大部分都唔識,唯一有興趣天天讀的文章,一是林山木先生的社論,二是曹仁超的專欄,第三就是副刋,那些未有互聯網的年代,讀書閱報聽商台就是我們家窮人的孩子最低消費的娛樂,原來,不知不覺地是會被洗腦,大作家大編輯寫的文章為何這麼耐看,後來才知道,原來對於一個屋村仔,知識、品味、洞察力、行事為人,是可以培養的。

心想,有一日,如果在報紙上有一個專欄,真係光宗耀祖,及後,黃玉郎的《金融日報》創刋,不久就執笠,原班人馬創辦目前的《經濟日報》,我的伯樂,著名作家岑崑南先生在年青人周報看到我的廣告文章,電我約稿,於是乎,誤打誤撞就開始在《經濟日報》開始我的兼職專欄生涯,而且唔係寫一個專欄,係兩個,勁唔勁?

一人分演兩個筆名,搞到人格分裂咁滯,兩年下來,天天寫,寫到嘔白泡,原來,寫專欄的人是非我族類,那些知名作家都是高人,我自知冇可能成為一名作家,心諗都係專心做生意,於是向崑南請辭,自此封筆多年,光陰似箭,這已是十幾二十年前的往事。

工作生涯,我要過有趣的生活,喜歡變動,冒險,刺激,在創業路上,我喜歡把想像中的可能,變成具體的實踐,所以在工作上不斷嘗試創新,御風疾行。

又到若干年後,又身痕,在雅虎及Blogger開始寫Blog,同時經營一個沒有太多粉絲的粉絲專頁,分享自己做人做事,生意上的經歷,一寫又數年,引起不少回響,讀者竟遍佈全球,多年來,我有幸認識了很多前輩、各行各業年青的朋友,廣濶了我的視野。及後,更有機會躋身進《信報》,成為一名小寫手;信報高手林立,每次交稿時,仍戰戰競競,用足資料搜集,希望立論獨到,主題具創意,生怕老總烹我走。

信報集團的董事局及管理層,更是雲集香港過去四十年傳媒界的精英,在下只是一個Nobody,能夠與一眾Somebody結緣已經是十分榮幸,這對我在說,簡直難以置信。

信報四十年的沉澱,是一股無可置疑的公信力,如何將全球Start Up的新聞、專業、公正、客觀,在網上世界向全球華人推動這股風氣,這一點,將是我們的挑戰,也有頼各位多多指教提點。

各行各業都有江湖,都有莊有閑,我從少就知道自己距離不平凡很遠,如何在平凡中顯得不平凡,這就是我多年致力追求的目標。回望半生人,原來一直在Start Up。因爲我從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

幸好,趕上了這班車
最近,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搞了個裙帶資本主義指數,挑出和政府密切聯繫的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富翁,算他們的財富占GDP的比重。所謂官商勾結,是說他們的生意所在的行業被政府高度管制甚至直接控制,比如房地產,金融,國防,礦產,輸油管道等等。

按這個指數排名,香港是天下第一裙帶,緊隨其後的是俄羅斯、馬來西亞和烏克蘭。在23個國家中,中國只排到了19,還在第17的美國之後。

香港有股侵蝕人才的有毒文化,讓人才難出頭。我們上大學的時代,是香港從「不學無術」到「講求專業」的轉折點,後來的教育,希望大家學有專精。這樣一直鼓吹,大家便迷信專業,每個人都只有一技在身。大家不太想當老板,認為有專業就好了,為什麼要去管人,那麼麻煩,享受生活不是更好?

誰在講這些?就是已經從90%獲利的既得利益者,如政客、名咀、老板、主管、企業家、媒體等。為什麼?因為90%的票最多。為了討好這90%的人,他們就講這群人喜歡聽、卻不見得一定是對的話,所以形成了主流價值。結果大家就不知不覺陷進去了,我只要有錢搵就好了,那我為什麼要踏出去創業呢?

它是一直潛伏在社會裡,它是一個慢性病,不是急症爆發,所以它很難變成一個網路社群會討論的事件。但階級流通的概念,我覺得也要找機會慢慢深入大家的生活裡,這不是一時一刻的。

整個社會結構的分布本來就是10%是老板、主管、企業家、領導者,然後90%是中間與基層、平民老百姓、中產,成功的更少,只有2%。這年頭,社會有種氛圍,一直在安撫90%的人,讓他們甘心安於當基層。一個只講專業、搵錢和享受生活的環境裡,誰願意當領導者?槍打出頭鳥,誰當了,誰就會被罵,很容易被challenge。除非不做事,但不做事,他也不會是真正的領袖。

我之前一直感嘆,好險我趕上了網路時代,因為就我的年紀再多個10歲,我可能就趕不上網路的爆發,但我現在還沒有老到不會用。網路某種程度改變了我們對知識的喜愛,對創業的理解。

做生意的人都知道,競爭對手多了,賺錢就辛苦。所以有些賺大錢的人會尋求政府支持,限制競爭對手,搞壟斷。上述這些政府高度管制的行業,大都是壟斷行業。美國《反壟斷法》的主要理由就是壟斷造成了經濟效率的損失,反壟斷,反的是官商勾結。如何遊說政府,尋求優待,壓制中小企業,遏制競爭。

裙帶資本主義指數很片面。Forbes排行榜上的億萬富翁雖然吸引眼球,但算不上是一國經濟的主體。那些千千萬萬的中小企業,沒有政府背景,怎麼發展?那些千千萬萬的普通人,沒有政府關係,有沒有機會創業?有想法的人有機會創業,個人創業、中小企是市場經濟的核心。創業環境寬鬆,競爭就激烈,市場經濟也就活躍。普通人要想在一代人的時間內脫貧致富,要麼受高等教育成為技術人才,要麼就要自己創業,很難有其它管道。

現在,依靠網絡技術,我認為普通人擁有更多的創業機會,不要讓社會真的成為少數人掌控的機器。

未來我們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呢?我們設想一下,晚上帶著家人去吃飯,拿出手機點擊Openrice 看完餐廳介紹,對比之後,挑一家評價好的、好吃又實惠的餐廳,在手機上領取一張會員卡,定好座位,等時間到了,點擊GPS導航,直接開車去吃飯,不用排隊。

吃飯的時候,iPhone先吃,哪個好吃的就拍個照,放到FB曬一曬,與朋友共享,因為以後朋友來這裡吃飯的時候,憑著你的分享,朋友可以優惠,商家還要給你Jetso,既能吃到好東西,分享又能賺錢,真的很爽。

吃完飯,去樓下商場購物,看到哪個產品喜歡的,拿起來掃一下QR Code,用手機比比價,放入網絡購物車,逛完商場,在手機上點擊送貨時間和送貨地址,直接付款,不用拎東西,也不用排隊,然後去看電影,因為電影票在吃飯的時候已經用手機買好了,這就是我們未來的生活,你覺得能實現嗎?我想很快!

幸好,趕上了這班車,我們的健康產業,各位這半年已經略有知悉,北京的亞健康中心,8月剛剛開了,是全國第八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