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9月18日

馬雲背後的神秘隱形人


窮一生,其實做一兩個deal就夠()

華爾街因為阿里巴巴的到來熱鬧非凡。今天淩晨,Baba正式上板,其發行價再次上調至68美元,暗盤87元。按照這個價格計算,本次 IPO 最多可募集 250億美元,成為史上最大 IPO 已經沒有問題。東海岸的華爾街金融精英看著阿里巴巴不斷漲價心情糾結,可是在西海岸的矽谷呢?IT 精英們又是怎麼看待這家互聯網公司?

競爭者?算不上。在矽谷的眼中,現在以及未來可預見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阿里巴巴尚不會對美國科技領域的核心市場構成什麼威脅,矽谷甚至不把它當做一家實體企業來看待。鑒於阿里巴巴近期在美國科技領域內頻繁的投資舉動,Silicon把它看作投資和收購Start Up企業的一個新進玩家。

與騰訊和百度一樣,Baba的利潤和名氣主要來源於中國市場。目前,只有約10% 的利潤是來自海外的,主要依託其全球電子商務服務 AliExpress。在Baba的招股書中,俄羅斯、巴西和美國是 AliExpress 增長最快的地區。而要真正打入美國市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百度、阿里能夠借勢深厚的本土資源優勢和政策優勢而大行其道,而GoogleeBay等美國互聯網巨頭在中國卻水土不服。反過來看,強國巨頭在美國想取得大的市場突破也不會容易。

世界上很少有一個人如此富有卻如此低調。走在大街上不是的熟人的沒有人會認出他來。1999年他的年薪是百萬美元,但他居然主動放棄,到了一個每月只拿五百人民幣的地方。

1999年,馬雲正在為阿里巴巴的發展尋找VC,一個台灣仔代表Investor AB公司與馬雲談投資合作,最終合作沒有談成。在談判的第4天,這個台灣仔突然對馬雲說:那邊我不幹了,我要加入阿里巴巴。1999年他的年薪是百萬美元,但他居然主動放棄,到了一個每月只拿五百塊人民幣的地方。這次 BABA Ipo對這個台灣仔個人來說也很重要;他擁有的股份讓他的身價在帳面上接近20幾億美元,所以,一生人,做一兩個Deal就夠。

JosephTsai蔡崇信當時的收入,用馬雲開玩笑的話說就是可以買下幾十個當時的阿里巴巴。在蔡崇信加入的時候,阿裡巴巴正在準備成立公司,蔡崇信在加入的時候就任CFO,並開始著手註冊公司。他為18個創始人準備了一個完全符合國際慣例的英文合同,上面明確了每個人的股權和義務,合同做的滴水不漏。

蔡崇信的到來,使阿里巴巴開始真正的規範化運作。Baba的最初股權結構是他用手寫出來的一個憑據,蔡崇信在小黑板上給阿里巴巴的同事們解釋股權、期權和財務制度。他搭建了一個公司清晰的利益分配形式。這一點十分重要,因為創業者往往不會分配股權,往往有許多創業公司在這一點上做得不好讓公司全軍覆沒。

在公司的運作中,有幾種人是難以在團隊中培養的,一種是懂資本的人才,其他是財務、法律人才。因為這幾種人才不僅要懂專業,而且需要經驗。

第一,高盛等這樣國際一流的投資機構在1999年投資阿里巴巴,蔡崇信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第二,在與Softbank孫正義的融資過程中,蔡崇信三次說No,得以讓阿里巴巴拿到了一個好的投資價格。

第三,阿里巴巴B2B 2007年在香港上市,以及後來的一系列戰略佈局性質的收購兼併都是他起的直接作用。

因此蔡崇信毫無疑問是阿里巴巴最重要,而又最低調的人之一。他也極少接受媒體訪問的人之一。阿里巴巴始終將蔡崇信隔絕於媒體之外。至今為止,蔡崇信也只接受過少量英文媒體的採訪。原因可能是公司認為擁有海外背景的蔡崇信,會讓西方媒體感覺到更親切。  

如果只能有一個人來代表公司,讓所有媒體的聚光燈都打在他身上,讓他接受所有的讚譽和譭謗,讓他成為公司的象徵物來接受所有針對公司的批評與指責,那麼這個人只能是馬雲。

這是創始人的宿命,也是創始人的責任,哪怕他最重要的合夥人也替代不了這個角色。因為對於公眾輿論而言,公司只能用一個聲音講話,太多的聲音,只會讓這個公司的形象變得模糊。這個也是原罪(Original Sin) 大家睇睇,打世界杯的隊員、隊長、甚至妻都是有大家閨秀金融才俊大亨樣的,非一般平頭裝土豪、農民企業家可比擬的,這叫「賣相」。


在幾乎所有場合,蔡崇信都會安靜地向後退一步,這叫「克制。他和 Jack Ma都知道,他扮演的最重要的角色是什麼。

他接受 New York Times專訪時是這樣說,港交所拒絕阿里巴巴的上市申請是出於一種道德考慮,認為阿里巴巴的結構不夠民主。「沒有比 IPO更商業的東西了。這不是一個真正談論道德的時間或地點。」他說,「我們只是想保留一種結構,能讓我們稱之為合夥人的管理層對董事會具有高度的影響力,這在其他地方並不少見。」的確,這種模式在美國已經成為常態,雖然一些投資者批評特殊股權的做法。蔡崇信說,他擔心香港落在了世界其他地方的後面,也擔心這可能給其未來帶來的影響。

他說,「我認為,就整個香港經濟需要某種調整來說,他們的確需要將重點轉向關注技術、關注新事物。」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佈的《2014年全球競爭力年度報告》,香港位居第四,自2004年以來首次跌出前三。瑞士洛桑管理學院根據相關地區的經濟整體表現、政府效能、商業效率及基建設施,分析了全球60個經濟體系的競爭力,最終根據該地區創造及維持可讓企業進行良性競爭的良好經濟環境能力得出排名。
  

根據報告,香港在商業效率方面由第2位下滑至第3位,政府效率及基建設施都保持著原有的第2及第21位不變。但在政府效率分項中,民生政策及政制框架的排名卻一直在惡化,由18位跌至25位。而在另一項排名 ---- 去年世界經濟論壇(WEF)公佈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香港僅排名第7位。

世界經濟論壇在報告中指出,香港能保持過往的強勁表現,主要歸功於其完善的基礎建設以及發達的金融市場。但如果想要進一步提高其競爭力,必須重視高等教育以及創新能力,香港目前在這兩方面乜都無,所以,我們的重心都放曬去泰國、緬甸、強國、新加Bore及以色列,真係話知你死人罧樓。

Synergy Funds 1126日 Close Deal,有買襯手。昨天更得到惠理基金朋友的問好及 Blessing,多謝 Larry。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