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9月22日

香港,你為何失去了企業家精神?


上周,香樹輝在他的萍果專欄提到東盟,我睇到特別有共鳴,原文節錄如下:「九月十五日香港泰國商會召開周年大會,由主席陳智思主持。有兩位專程由曼谷飛過來參加嘅VIP,其一係泰國最大企業集團「卜蜂」嘅執行董事,其二係泰國商業部嘅貿易專員。

中國與東盟簽訂自由貿易協議後,香港主動要求與東盟簽訂同樣嘅Free Trade AgreementFTA),林鄭月娥與曾俊華曾因此由陳智思陪同訪問泰國,林鄭又去過大馬,尋求支持,但聽講進展緩慢,東盟成員國並不十分着緊,唱晒慢板,聽講者所言,最快要到2016年先至有眉目。

香港素來係自由貿易港,何解與東盟簽FTA,人地唔係太歡迎呢?原因好簡單,就係全世界都可以來香港開公司,做任何生意,運貨來港,毋須關稅,但香港貨去東盟,香港服務業去東盟,處處有關卡,有關稅,換句話說,香港早已門常開,要求一個門常關嘅經濟體系開門,自不然係你緊張啫,人地懶懶閒啦。

有出席人士提出即使香港與東盟簽訂FTA,有何得益?卜蜂嘅執行董事答得妙:香港人似乎對東盟文化冇乜興趣,除去旅行飲食玩樂之外,香港人、香港學生甚少研究東南亞各國語言文化,香港中學不知有無東盟學生,大學只收極少數東盟學生,香港大學生又似乎不願意到東盟留學或者做交換生,簽了協議之後,倘若無人入局,主動與東盟國家交往,也是徒然。

陳智思感嘆云,有公司想到柬埔寨金邊開分公司,但香港僱員對外派金邊全無興趣,最後嗰間公司要到曼谷搵泰國人去金邊。香港的確如此,做生意,只北望大陸,東看美國、日本,西看歐洲,對鄰近嘅東南亞地區,真係冇乜人恨去,或者做研究,過去如是,現在也是如此,幾短視㗎!」@左丁山(即香樹輝)

20122013年間,經由我地入緬甸的投資有三千幾萬美元(折合近三億港元) ,包括成衣、手袋和手錶業的市場領導者,其中有兩家年營業額10億美元的成衣製造及貿易集團和一家年營業額超過12億美元的金融管理機構,今年應該Double。我亦在過去一年內在博客中發表過幾篇關於緬甸的博文(詳見後)。及後,肥佬黎的緬甸投資逐漸曝光,我文章中都提及過,成日在Strand Hotel見到佢。這裡才是全球Smart Money的天堂。



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佈的《2014年全球競爭力年度報告》,香港位居第四,自2004年以來首次跌出前三。瑞士洛桑管理學院根據相關地區的經濟整體表現、政府效能、商業效率及基建設施,分析了全球60個經濟體系的競爭力,最終根據該地區創造及維持可讓企業進行良性競爭的良好經濟環境能力得出排名。

根據報告,香港在商業效率方面由第2位下滑至第3位,政府效率及基建設施都保持著原有的第2及第21位不變。但在政府效率分項中,民生政策及政制框架的排名卻一直在惡化,由18位跌至25位。而在另一項排名,去年世界經濟論壇(WEF)公佈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香港僅排名第7位。

這年頭,到底還有沒有人願意當創業者?企業家?李嘉誠的知己周凱旋已經告訴大家,答案是否定的:這年頭沒有人願意當英雄,更沒有人願意當超人。

過去幾十年來,李嘉誠被稱為超人,是包括香港在內的華人社會的企業家精神領袖。然而近年來,他所代表的企業家精神已經在香港受到挑戰。實際上,香港的創業精神十五年前便走上了下坡路,香港的創業水準出人意外地低。一項始於2002年、涵蓋全球54個國家的「全球創業觀察」國際研究顯示,香港的創業活動普及率僅為成年人口的3.4%,是全球創業活動率最低的地區和國家之一。

即便香港隨後迎來了自由行帶來的零售業繁榮時代,過去十年創業活躍度並未出現明顯好轉。2009年的研究結果稱,香港只有3.6%的成年居民從事早期階段創業活動,低於美國的8%,更遠低於中國內地18.8%的創業人口水準。

馬雲說,如果你是30歲,40歲,仍然是沒有什麼成就,沒有人會可憐你,人窮,因為你沒有野心。獅子山下的企業家精神為何走向沉淪?而誰又能改變?

一名加拿大人見證了香港企業家精神的由盛至衰。

樂裕民(Bruce Rockowitz35年前來到香港,以職業網球選手身份參加巡迴比賽。當時他只有19歲,在香港的鄉村俱樂部做兼職網球教練,鄉下仔的他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Rolls Royce和賓士,他的人生也就此和香港結緣,包括後來和歌手李玟結婚定居香港。



兼職教波期間,他遇到了同樣來自加拿大,10幾歲死老豆的盛智文,加入盛智文的貿易公司Colby成為合夥人。1984年兩人合開蘭第一家餐廳California Restaurant,為蘭桂坊的興起打下伏筆。2000年利豐集團收購Colby,樂裕民過檔利豐,並在2004年成為利豐行政總裁,十年來帶領利豐從60億美元收入增加到200億美元。今年7月,樂裕民將利豐交棒給馮氏家族第四代馮裕鈞,出任利豐分拆上市的利標品牌(787CEO

此外,樂裕民還在2002年和朋友合夥建立了連鎖健身會所品牌PURE,如今PURE在香港、上海、新加坡、台北和紐約設有分店,有超過5萬名客戶,傭用超過千名員工。

如今,有創造力和想法的香港人難以創業,高昂的租金是一項重要原因。香港的競爭力被高昂租金傷害,新人很難進入市場,已經成功的人則更容易將新來者趕走。

他的老友盛智文最近說,香港被卡住了(Hong Kong is stuck),香港很多方面被內地寵壞了。700萬人口的香港和13億人口的內地只有二十分鐘距離,有那麼多機會可以在香港創造品牌帶到中國銷售,但有多少品牌在香港誕生?香港的銀行業很大,但這不是企業家精神,香港未來必須創造一些東西,香港人必須要更有企業家精神。創業精神離香港越來越遠。

香港冇,咪去泰國、緬甸、以色列咯。香港已經有太多銀行家、律師和醫生,創業最重要的便是有反叛精神。不少天真的香港人仍以為,幸運之神會永遠眷顧這粒東方之珠。The City is dying, you know?香港需要多100個盛智文,100個樂裕民,和多一些骨子裡反叛的人

OK,Let's get back to business。深度考察團又來了,今次再去緬甸(未完,明天公佈詳情)

附錄老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