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9月16日

Synergy Funds以色列協同基金資料

觀察誠哥Horizon的投資路線,我們可以其早期關注的互聯網領域以圖像、視頻處理類公司為主,且被投公司創立都不超過3年,一步一個腳印,近年,就以農業、食品、再生能源為主。

以色列負責以中經濟合作的部長級委員會5月宣佈通過了一項推進和擴大以中雙邊貿易的全面行動計畫。根據這項計畫,以色列將在5年內把對中國的年出口額翻一番,達到50億美元。為此,以色列政府將每年撥款1400萬美元用於促進以中貿易。此外,以色列將擴大在中國的技術密集型工業、農業、環境保護、能源、水技術和健康等領域的合作,增加以中相互投資。以農業為例,國企光明食品522日宣佈收購以色列最大食品公司Tnuva控股股權。在奶牛方面,強國和荷蘭、瑞士都有合作,但是不大,和以色列則是10億美元級別的合作,因為以色列沙漠上的每頭奶牛的產奶量是全球最高的,變成了高科技的農業,當你給奶牛擠奶,耕地,當你種植東西,設計種子,裡面都是高科技,以色列企業的生產流程和品質控制非常先進,而這恰恰是強國非常急需的。


此外,以色列還考慮對中國商務人士、遊客及學者實行新的簽證優惠政策。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家和商學院的學生組團來到以色列,試圖探尋創新秘訣;手握大筆現金的中國企業正大量收購以色列的初創企業;有關以色列創新、投資、並購的論壇和研討會以罕見的密度在北京、上海、特拉維夫、耶路撒冷舉行。

519日,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和清華大學宣佈合作投資3億美元成立交叉創新中心,旨在對生物技術、太陽能、水資源和環境技術等進行研究。同時,這一浪潮還獲得了強國高層的首肯。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親自出席了以色列首屆創新大會並致辭,她在會見以色列總理內坦尼亞胡時說:「我這次的以色列訪問是學習之旅,學習以色列在科技與創新領域的最佳實踐。」

香港人喜歡隻抽,但以色列企業一般都不是一個人,一般有3-4個人,一個懂技術,一個懂金融,一個懂營銷,這樣非常有助於從小做到大,強國有句話叫三個臭皮匠,一個諸葛亮。相比之下,香港人強國人喜歡隻抽,結果幹著幹著就幹死了,北區醫院那個強國人就可以一個打六個,仲射曬六飛子彈,幾威武。

研究天下大勢,看政治主要看制度的演變,看經濟主要看政策和數字。明朝為什麼滅亡?從崇禎的性格去解釋,其實不如從整個明朝的稅收政策,稅率偏低導致國家沒有力量幹大事。但是如果你看的是大勢,就會更加注意儘管許多時朝廷上腥風血雨,老百姓的日子其實過的還不錯。這樣的角度去分析有道理。政治家特別喜歡引用歷史來說明今天的行動。因為以前古人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他們是這麼做的,研究歷史的人根本不會在意朱元璋殺戮功臣,朱元璋廢除宰相制度和推動八股文才是更重要的事情。雍正用不用血滴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攤丁入畝土地政策。

以色列非常喜歡分享,這是跟強國人很不同的。我有好的東西馬上和你分享,而且很驕傲,因為我是先知道的。所以以色列是一個巨大的實驗室,在很短的時間內可以測試一個產品,然後可以在很短時間內改善這個產品,這在別的地方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比如,Google收購的以色列線上地圖公司Waze,它的服務以色列每一個人都在用,而且貢獻出自己的智慧。

這一點我學到足,最肯分享,昨天發的是英文版,我怕你唔識睇英文,中文都有準備,大家不用Copy and Paste了,可以發郵件給我,我會把PPT發給大家。我是喜歡分享的人,你們發現有意思的東西也可以分享給我,這是整個遊戲的一部分。


我地三肥之一,60歲的以色列猶太人Zvi Shalgo對此深有體會。

Shalgo說,很多以色列公司訪問中國只能停一兩天,做一做發言吹下水,演示一下PPT,這在歐美可以,但在強國是不行的。不能只有PPT和數字,強國人不是傻的。如果你要推銷的話,不能坐在那裡,而是要站起來。

Shalgo 24年前第一次來中國尋找機會,去廣州參加了廣交會,結識了很多朋友,從此與中國結緣。他曾任2010-2013以色列上海商會會長。以色列公司在強國做生意需要中間人。在強國,關係是第一位的。強國人只和朋友做生意。以色列人在強國做生意,一般會找一個比較熟悉的人,通過他來信任協力廠商,如果要直接和對方做生意,很多人感覺是很恐怖的,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所以他們需要幫助。要做中間人的話,一定要瞭解雙方,不能只瞭解一方面,要瞭解以色列和強國人的做事方式。

大佬John和我就是這個Power Broker

他說:我周圍有很多以色列朋友在創業,他們也比較害怕來這裡,因為他們聽說過與強國做生意的很多不好的故事,比如在媒體上有一些不好的報導,會把我個腎割左。我的朋友有很好的想法和項目,我也相信強國有很多公司會感興趣,但是那些創業的公司不敢來這裡,他們擔心很多問題,比如智慧財產權問題,第二是語言問題,第三是怎麼進入,怎麼exit,跟誰合作。這就像拍拖結婚,兩個公司是要結婚的,不僅要看投資多少錢,更要看他們的思路是否是一致的,尤其是在企業文化方面。

Shalgo建了一個微信群,現在已經有將近100個成員,既有兩國的商人,也有政府官員。平時大家在群裡吹水,交流資訊、發表評論,每個月的最後一個週末還舉行早午餐聚會,彭兄,借了你的橋。

由於遊歷過世界,Shalgo很擅長觀察一個國家和它的社會及人民。他注意到,強國人對長者比較尊重,很多中國官員希望我成為中國和以色列之前的橋樑,因為他們對和我打交道感到舒服。他們尊重我的年齡和知識。在中國,成立一個工廠,或者做一名官員,從小做大很不容易,因此他們更容易和我這樣的人談話,他們會質疑一個年輕人,你憑怎麼來教育我如何做生意呢?你太年輕了,我花了40年才做到現在的位置,你怎麼能來教我該幹什麼呢?


以下是中文PPT,有興趣的朋友可私信我,再安排視象會議或文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