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10月19日

冇運才子沈西城

香江第一才子是陶傑,那第二、三的應該是誰?唔同年代有不同的定義,在我們的年代,我首推沈西城。

那天和黎小田和文壇前輩食飯,Michael介紹陶傑幫受仔寫「爭氣」,收了天文數字,但一談到另一位才子,都異口同聲認同說他冇運。生性風流,衰嫖,否則早已多上幾個台階。沈西城封筆多年,2011年復出在萍果寫專欄,同輩的報界大佬如早已收山,要尋找嬉笑怒罵舊派文字,選擇已經不多。看他寫李小龍、倪匡、鄧光榮,過癮非常。

沈西城原名葉關琦,一九四七年出生於中國上海,四歲時南下來到香港,父親葉宗芳是當時香港有名的三大上海建築公司之一「上海益新營造」,生活樂無憂,自小便愛讀雜誌書籍,中三那年開始投稿,自此展開了他的寫作生涯,那個小說風行的年代,年紀輕輕用幾個筆名寫不同類型的小說,有愛情、詭異、歡場百態、武林風雲,每月稿費250元,爬格子搵了錢,又花到歡場上。

沈曾是香港兩本老牌雜誌《武俠世界》及《藍皮書》社長,他早年負笈東洋,通曉日文,熟讀日本松本清張多部名著,亦撰寫政論、雜文及推理小說等,並參與電視劇《京華春夢》、電影《龍虎風雲》等編劇。他擅長寫小說、散文,留學日本後任職《天天日報》、《快報》,曾為港版《Playboy花花公子》中文版主編。


沈西城的強項便是擅於模仿其他當紅作家或名著的寫作手法。沈西城於2002年《東週刊》的訪問中亦坦承:「我什麼種類的小說也曾寫過,奇情、艷情、武俠、鬼怪、偵探、推理,對我都沒有困難。寫愛情我是模仿依達,寫武俠是模仿金庸,寫科幻是模仿倪匡,至於偵探則模仿希治閣,而鬼怪小說則是把聊齋內的故事予以現代化。天下文章一大抄,只看你抄得高明不高明。」


有人形容沈西城是浪子文人,四十年來歡場跌宕,他十四、五歲便愛上到舞廳流連,是杜老誌、新加美等夜總會的常客,在1970年新都城酒樓開張當日認識了當時在香港文化界已頗有名氣的倪匡之後,便常以倪匡的契弟自稱,又常把「倪大哥」三個字掛在口邊。其後沈西城更寫了《我看倪匡科幻》、《細看衛斯理科幻小說》、《妙人倪匡》等多本與倪匡有關的書籍。沈西城後來更得到倪匡的授權而續寫一系列如《原振俠》、《亞洲之鷹羅開》、《浪子高達》等當紅的倪匡作品。於利文出版社的書背作者簡介中更自稱「原振俠」、「羅開」和「浪子高達」。

當年倪匡移民後,他用「原振俠」個名續寫新原振俠,首集《魔狼》被指抄襲日本作家田中芳樹的小說《夢幻都市》,倪匡胸襟廣,懶得理,卻被世姪倪震罵個狗血淋頭。幾多難聽的話也講過,他抑鬱了10年,封筆,或多或少有影響。

直到2010年《蘋果樹下》楊照寫他記錄日本推理小說大師松本清張,這個他最喜歡的作家,才勾起執筆念頭,來信問董橋社長可否來個回應,從此復出。

沈因愛West Side Story《夢斷城西》而改此筆名,台譯西城故事》。沈西城的專欄在此:Click Here.

首甘為奴才狗 (1019) (註:文章經刪減)

魯迅名言「俯首甘為孺子牛」,我今為下一轉語:「俯首甘為奴才狗」。奴才狗如今社會上俯拾即是,更僕難數。上海于大哥傳來一則楊錦麟微博文章〈被洗腦的十大表現〉,直斥奴才狗醜態,精采畢呈,不妨轉錄供諸位熱血良知一讀。

1.       一開口便是民族、國家和政府的安危、盛衰和榮辱,對於自己的基本權利、自由和尊嚴,從不思考,對於身邊的各種不公不義和無數無辜、無助和無告的弱者,漠不關心。
2.       任何人對於民族、國家和政府的批評,對於歷史真相的還原和揭露,便認為是漢奸、賣國賊。
3.       政府和政府壟斷性控制的官媒抹黑、譴責、批判和審判誰,便跟着踏上一隻腳、吐上一口痰,甚至扔去一塊石頭。
4.       只要是涉及日本問題,必須是旗幟鮮明的仇恨掛帥,容不得任何妥協和中立。
5.       陰謀論濃度高,只要是中國的問題和麻煩,都一定是美國和國際反華勢力的陰謀。
6.       製造敵人的衝動強烈,儘管中國在國際上已經夠孤獨、夠自絕了,而且國內的疆獨、藏獨、蒙獨和台獨已經被硬生生弄假成真了,但仍然不嫌多,製造一個港獨的衝動正在湧動。
7.       思考的起點和終點都只有主權、國家、政府和民族,整個思維的工具箱中,永遠沒有個人、公民、公民個人基本權利。
8.       只知中國食物有毒和食物中毒,不知意識形態有毒和意識形態中毒,不知道這個國家的一切公開發佈的文字和影音信息,都處於官方在嚴密的監控和審查之下。
9.       有強烈的權力和財富崇拜衝動,不知道世界上只有極少幾個國家會因言獲罪。
10.    因為無法克服內心的恐懼,無法認識肉體和物質之外的價值存在,把自己的冷漠和麻木當作冷靜和理性,並冷嘲熱諷那些敢於為權利和公義抗爭的同胞!

文章寫得鞭辟入裏,教人拍案喊絕,如文中第五條文,香港典型例子不少。「范婦人」公開批評學生受「人」利用,這些「人」正指外國反華勢力,外國反華勢力者何?美國也,卻不敢明言,正是共黨恒常鬼祟、抹黑作風!既有反華勢力,何不公開證據,讓咱們老百姓明白?日友用蹩腳國語對我說:「沈君!有沒有外國人在今趟香港學生抗爭運動背後支持,目前為止,尚沒有明確證據,即便真有,也不能就認定是反華勢力。你要知道呀!在外國有不少民權團體,對那些敢於爭取民主的國家、城市,會義不容辭地聲援甚或提供實質幫助,這不是什麼暴動叛亂而是正義的行為!」我心裏明白,可中央老爺們的邏輯思維是與常人相悖的,外國人聲援抗爭就是干預中國內政,伺機製造港獨,這又正應合了文章中的第六條文。

其實有外國勢力不一定是壞事,金庸先生這樣說過——「中國本來是一個文弱、慢慢腐化下去的一個民族,但在匈奴、鮮卑等外來民族侵略後,跟漢族結合起來,有漢朝、唐朝,又興旺起來,有了外來的民族以後,大家團結融合,我們整個民族就奮發起來。」還有我因為支持學生,說了幾句良心話,便給惡友指罵為漢奸、賣國賊,這不正是文章第二條文所說的嗎!


朋友!你們不妨想想,這廿多天來是不是常常聽到上述文章裏所說的言論?言論會分別從你身邊不同的男女老幼朋友嘴裏說出來,對不?我跟一個左派文化界朋友提起這篇文章,他說看過,垂首吁氣:「西城!這就是長期受到洗腦的惡果!」相對黯然........


2 則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