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10月22日

你得萬四蚊,談什麼投機?

當我搵萬四蚊的時候,我聯同我的上司,查小欣小姐,同埋幾個八婆賣日本手袋,不到一年,就有投資者用我地本金一倍向我們收購,這是我第一次投機賺錢,真係好玩過牛熊証。

科斯托蘭尼說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差別很容易分辨,就像一塊切得不平均的美心蛋糕,和一塊切得大小均等的東海堂蛋糕,結果是,大小均等的東海堂蛋糕塊,比大美心蛋糕上最小的蛋糕塊,還要小的多。科斯托蘭尼是資本主義的擁護者,因為資本主義更接近人性,而賺錢的機會能創造個人的創造性、勤奮和冒險精神,當然,我也是狂熱金錢追求者。


但對投機家來說,他除了必須對錢著迷,還必須與錢保持距離。對錢過度狂熱或過度吝嗇的人都無法賺到大錢,前者會導致貪婪或揮霍,他會花光所有的錢,後者則會因為害怕失去金錢而不敢投機。

曾經因為對於金錢太過狂熱,導致科斯托蘭尼形成錯誤的金錢觀,他把錢看的很重,無時無刻都想著搵錢,剛開始錢只是達到目的的工具,漸漸的錢本身變成了目的,對錢的重視讓他輕視一切,包括論理道德和價值體系,他認為錢可以買到一切。就像本世紀的蝗蟲和內地的「次人類」,我從不把牠們當人,牠們只是用兩條腿行走的生物。若是人,又怎會把駱駝的雙腿斬掉?



也因為打從心底高估錢的價值,所以認定一切商品或股票的價格都太高了,於是科斯托蘭尼加入了熊陣營。直到他在賣空投機中賺進了大把鈔票、開始享受奢華生活的時候,他發現他並不快樂,因為身邊的親人、朋友全都歷經重大的虧損,他的獲利來自別人的虧損,因為大多數人從事Long,比較少做Short,從此他明白錢的目的是使自己心靈充實、生活快樂,於是他決定加入牛仔陣營,和大家一起賺錢,只不過科斯托蘭尼說,雖然是一起賺錢,但我賺的還是要比他們多一點。

往後,科斯托蘭尼既不吝嗇,也不亂花錢,更不炫耀自己的財富,他明白錢只是實現目的的手段而已。對科斯托蘭尼來說金錢代表獨立,有了錢,可以不用依賴任何人,以自己的資本就能滿足自我需求,有了錢,也可以不用工作、不用在上司面前或客戶面前卑躬屈膝。我三個星期前已經明確表示,It’s Money Game,反佔中收$500,我俾夠$1000你打翻佢,但是,這對民主社會有用嗎?

很有錢的人是指那些已經替自己和家庭做好一切準備的人,他們可以參加投機的智力冒險活動,試著繼續增加財富,獲利或虧損對他們而言只是帳面上的改變,不會實際影響生活。

不過科斯托蘭尼提醒大家,證券交易所裡,沒有輸不掉的財產。錢少的人無法自由支配資金,投機無法對自己說,從現在起三年我要用我的錢來投機,接著買、負擔兒女教育、開公司。因為在證券市場,事情從來就不按牌理出牌。如果你身為一家之主且沒有很多錢,就不可以投機,只有長期不動用的錢才可以拿去投機,你只可以當個投資者,絕對要避免投機。

根本沒錢的人是指錢少到無法負擔私人住宅或無力養老的人,換句話說,在M型社會下90% $14,000的人,在科斯托蘭尼眼中都是根本沒錢的窮人,只要他們的看法正確,就可以用很少的錢,創造可觀的利潤,但如果真的一分錢都沒有,就必須先工作。

由金錢和投機的關係中可以看出,投機者的資產變動是大起大落,他們必須承受這樣的壓力,不是變成富翁,就是破產,起起落落,你覺得這樣很刺激嗎?一個擁有1000萬資金的人,以融資方式投資2000萬在股市裡,造成負債,他是沒有錢的。有沒有錢的重要性在於,即使你的判斷正確,但在投機市場裡結果不會直接呈現出來,科斯托蘭尼說投機者賺的是痛苦錢,那種痛苦是內心的焦慮,股票指數的漲跌代表著他們所有資產的漲跌,投機家必須與這樣的焦慮共處。

在證券市場裡賺錢,靠的不是頭腦,而是耐心。

缺乏流動性資金或有債的人,也無法有耐心,沒有想法及缺乏策略的人也不會有耐心,因為他們總是受情緒支配,隨別人起舞,別人買,他也買,別人賣,他也賣,而原本就缺乏耐心的人,就算擁有資金和想法也沒用,因為任何風吹草動他就會把股票賠錢賣掉。


投資一定要靠自己學習,那些對你推銷金融產品的人根本一點專業都沒有,他們唯一有的專業就是銷售技巧。如果真的如他們天花亂墜般那麼好賺,他們自己買就賺幾倍啦,何必賣給你呢?這些簡單的邏輯只要冷靜想想,其實並不難懂,只不過大部分人懶得學習、懶得自己理財、又想一夕致富,所以成了自己上當受騙最大的幫兇。

所以,投機者可以享受金錢,又某程度看輕金錢的從容態度,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所有的錢都只是借來的,一個投機者的投機到底是獲利或虧損,大概要等到蓋棺之後才能論定吧。協同基金1126日截止,「衣食住行基金」2014年第四季招股募集中,睇樓團12月執多劑,可私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