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11月18日

強國精英以極速離開祖國


強國為何產生不了世界級的企業和企業家?()

我的好朋友,基金創會會員Big Four剛剛去完牛津劍橋返來,馬上找我食早餐,我也期待他的所見所聞,因為,佢地投資/捐贈了牛津大學成立首個金融大資料實驗室,Big Data Lab連新華社也有報導Lab的負責人,就是鼎鼎大名,Big Data的作者Viktor Mayer-Schönberger 


他們還將在牛津、劍橋、帝國理工大學等英國頂尖學府率先推出「金融創新工廠孵化計畫」。這一計畫包括推出一款類比證券交易的應用程式,依託移動互聯網並結合量化交易和大資料技術,讓高校學子能在這一平臺上學習鍛煉,培養投資興趣並提高金融實戰能力。

今天的強國,就象一個身材不斷增大,但血液卻不斷流失的人;有一天,等到身材完全長大(亦即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但身體裡的血卻已流乾,將來的三至五年後,跨國公司在華可能將找不到一流的經理人

強國的精英正以驚人的速度離開中國,Big Four說,光在Oxford Big Data Lab,已經有三成是華人你認為他們會回國吸毒自殘嗎?

Big Four說:不管你現在做什麼行業,你做的生意都是Big Data生意。你關於客戶的這些資料,其實跟你的客戶對於你來說是同樣重要的。資料可以通過網路流轉,過去的資料時代,我們使用檔、資料夾、桌面這些東西。進入網路時代之後,資料就出現在網頁上、連結裡。今天我們用雲,用標籤、流來比喻資料。對現在來說,資料夾、網頁什麼的就不是最重要的資料。所有的東西都在我們的資料流程裡,有資訊、有新聞。過去的關鍵字是我,現在的關健詞是我們;過去的關鍵字是專案,現在的關健詞是資料。我們處於整個互聯網新時代的第一天,此時此刻最重要的。接下來我們就需要瞭解如何量化自己,我也一直在參與這樣的專案,把我們自身的一些資訊去資料化。例如:生仔、冇仔生、試管嬰兒、IVF、人工受孕、劉德華生仔、何永超醫生。

亞馬遜那樣的大網站有一個點去控制很多觀眾,我們稱之為;低一層次的就是一些本地的發送站,我稱之為;而最底層的稱為網絡,就是我們每一個人作為接收端。我預言,接下來資料會更多地在每個人的智慧設備之間傳輸,不會回到發射塔、交換機或者裡面。

據強國和全球化智庫報告,2013年生活在海外的國人達850萬,且以中產為主,而移入國的僅有85萬,有出冇入,供求失衡。一些媒體將其稱之為世界上最嚴重的人才流失。而目前約有4500萬華人散居世界各地,流失的精英居世界首位。


按照今天強國教育的創新不足、社會的多元開放程度嚴重不足的情況,那麼在將來的三至五年後,跨國公司在華可能將找不到一流的經理人。

麥肯錫曾經做過一個調研,以目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將近35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強國大概需要75000個高級一流的職業經理人,但是中國市場上只有5000個,差了十多倍。
  
美國則至少是中國的十倍以上,而且現在在很多尖端領域都很缺乏。強國現在是航空大國,擁有著僅次於美國第二大航空市場,而在航空領域的院士卻沒有幾個,所以做出來的飛機什麼殲九殲十會爆炸。同樣,作為全世界的第一大汽車、手機大國,在尖端汽車領域的院士也非常少,所以,最快的途徑,咪抄囉。

李光耀曾表示:中國是在十四億人口中選人才,而美國則是全球七十億人口中選人才。這使得中美兩國的戰略、視野、胸懷、機制、社會開放度立時活靈活現地勾畫出來,高底立現。

而在美國擁有著大多數的五百強企業,並且其人才儲備是很充沛的,包括大學的人才儲備;政府裡面的人才儲備,和科研研發機構的人才儲備。另外,Silicon Valley基本上是世界的一個創新中心。我們看到現在所有的這些高科技高發明這些新經濟都來自於矽谷,但是矽谷裡邊50%的企業都是移民創造的,美國47%的科學家來自外國,不是出生在美國,例如What’s AppFounder Jan Koum是烏克蘭人。美國現在有200多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或者學者在美國工作,而強國這方面則基本長期沒有。


但情況更糟的是,一方面,強國僅僅在十四億人口中選人才;另一方面,十四億人口的精英,又正在大規模、源源不斷地流向美國等西方國家。


我只知道,人才在哪兒,錢就在哪兒。

1 則留言:

  1. Totally agree, and that's why a financial turmoil will start in China later.

    回覆刪除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