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12月1日

中國經濟危在旦夕

《華爾街日報》記者Bob Davis過去四年來一直在報導中國經濟,見證了中國的經濟發展。但在即將結束近四年的報導任務離開中國之際,Bob對中國經濟的未來表達了悲觀看法。
2009年在中國旅行時,我曾來到距上海不遠的工業城市常州,爬到了一座13層高的寶塔頂部,眺望四周的景色。只見在煙霧籠罩下一台台工程起重機正在作業,而這些煙霧在陽光下呈現出黃色。我的兒子當時正在當地的一所大學裡教英語。他對我說,黃色是發展的顏色。
2011年以來,我一直擔任Wall Street Journal駐北京記者,主要報導中國經濟。在此期間,中國取代了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貿易國,同時也取代了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經濟學家們認為,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居於世界首位只是時間問題。
同樣是在這段時間,中國共產黨迎來了新一任總書記習近平。以改革者自稱的習近平發佈了長達60條的中國經濟改革方案,同時還發起了反腐運動。他的支持者對我說,這場反腐運動將震懾中央官僚、地方官員以及國有大型企業高管——三位一體的既得利益群體——這三個特權階層,迫使他們擁護習近平的改革。
那麼為何在即將結束近四年的報導任務離開中國之際,我會對中國經濟的未來持悲觀看法?我剛來中國時,中國GDP每年增長近10%,而且已將這種增速保持了近30年,這在現代經濟史中是一個無與倫比的成績。但現在中國經濟增速正滑向7%。在中國的西方商業人士和國際經濟學家警告說,中國官方的GDP資料只有在指示經濟走向這一點上是準確的,而中國經濟正明顯下行。最大的問題是,到底要下行到多遠,速度有多快。
我自己的報導表明,我們正在見證中國經濟奇跡的終結。我們看到,中國經濟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以債務為動力的房地產泡沫,以及有腐敗相伴的消費支出。工程起重機不一定是經濟充滿活力的標誌,它也可能是經濟失控的象徵。
我走訪的多數中國城市都存在大量空置住宅樓,只有憑藉頂樓閃爍的燈光才能在晚上看清這些樓的輪廓。在走訪三四線城市時,我對此的印象尤為深刻。中國有200個左右這樣的城市,每個城市的人口在50萬至數百萬不等。西方人很少去到這些城市,但這些城市的住房銷售額要占到中國住房銷售總額的70%

比如,從我在營口住的賓館的窗戶望出去,可以看到綿延數公里的空樓,往來的汽車寥寥無幾。這讓我想起了中子彈爆炸後的情景——建築還在,但看不見人。

這種情形在鋼鐵城市邯鄲已經非常嚴重。去年夏天,該市的一名中年投資者因擔心當地一名開發商沒法按承諾支付利息,以激烈的方式威脅要自殺。當地投資者說,市政府官員在聽過了類似的絕望故事之後提醒居民,從高樓上跳下是違法的。

過去這20年裡,房地產已經成為驅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一個重要因素。在上世紀90年代末期,中共終於允許中國城鎮居民擁有住房產權,經濟由此大幅攀升。人們把畢生積蓄投入到了房地產市場。鋼鐵、玻璃和家電等相關行業也快速增長,直到房地產占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達到四分之一甚至更多。



繁榮是靠債務推動的,其中包括政府、開發商和各個行業的債務。今年夏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指出,在過去50多年來,只有四個國家在過去五年間債務積累的速度跟中國一樣快。所有這四個國家——巴西、愛爾蘭、西班牙和瑞典——都在信貸高速增長的三年內經歷了銀行業危機。

中國繼日本和韓國之後利用出口來拉動經濟,擺脫貧困。但如今,中國巨大的經濟體量對其構成了一種限制。作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中國還能指望從與美國特別是歐洲的貿易中再獲得多少增長呢?向創新型經濟轉變?這是每一個發達經濟體都在喊的口號,但中國的競爭對手們已經有了一個巨大的優勢:他們的社會鼓勵人們自由思考並包容離經叛道的想法。

在與中國的大學生交談時,我會問他們有什麼規劃。我好奇的是,為什麼在一個似乎有著無限潛力的經濟體裡,選擇創業的人卻如此之少?根據美國和中國研究人員的資料,福大學(Stanford)的工科學生加入初創企業的可能性是中國精英大學工科學生的七倍。


我曾經採訪過一位清華大學環境工程專業的學生,那次的採訪令我感觸頗深。他的父母通過成立經營幾家鞋子和水管生產企業而致富。但他不想子承父業,他的父母也不希望他這樣做。他們對他說,最好是進政府部門工作,那樣的工作更有保障,也許他最後可以在政府部門擔任一個有望對家族生意有所幫助的職務。

習近平的行動是否能扭轉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走勢或至少抑制放緩的勢頭?也許吧。它使用的是中國改革者的標準配方:改革金融體系以鼓勵冒險,打破壟斷格局以使民營企業發揮更大的作用,更多地依靠國內消費。
  
但即便是頗具影響的中國領導人在實施自己的意願時也會遇到麻煩。今年早些時候我曾報導過政府解決一個簡單問題的計畫:減少北京周邊河北省的過剩鋼鐵產能。僅河北一個省的粗鋼產量就是美國的兩倍,但中國不再需要這麼多的鋼鐵,更不用說令北京的天空灰暗一片的排放物了。習近平出面表態,他警告當地官員,不再單單以GDP的增長來評估官員,實現環保目標也是評估指標之一。
2013年底,河北省發起了一項名為周日行動的活動。官員們派出拆除小組拆除煉鋼高爐,晚上七點的電視新聞中播出了炸毀煉鋼廠的壯觀畫面。但事實是,被炸毀的煉鋼廠此前早已停產,所以炸毀它們並沒有影響鋼產量。實際上,中國的鋼鐵行業今年有望實現創紀錄的產量。
如何看待當前的經濟困局?我們可以回顧一下今天的局面是如何造成的。(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