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12月23日

寫給台灣的讀者群


今年的10月,收到來自台灣的朋友約稿,對方是GQ Business的美女編輯,GQ Business是由台灣GQ團隊所製作的季刊,是一本聚焦在生活風格產業的新型態商業雜誌,GQConde Nast期下Gentlemen Quarterly,整個八九十年代我都在模倣GQ Look,不過是深圳羅湖城山寨版。

雜誌希望提供兩岸三地商業精英不同於傳統財經雜誌的閱讀體驗,是一本非常用心做的好雜誌。

GQ Business目前出版至第第6期,美女編輯說,編輯部裡好多人是我部落格的忠實讀者,尤其對於您以商業角度剖析時尚產業的文章特別感興趣,這在台灣是相對少見的題材,嘩,太抬舉我了。我問美女編輯,妳想我寫什麼?「還是以時尚產業為主吧!我覺得談中港新生態、新趨勢、新話題都不錯,因為台灣讀者其實對中港很陌生的。」


陌生?兩岸三地不是早已大三通、小三通嗎?

台灣的文化人,傳媒工作者臥虎藏龍者甚多,不知高香港多少班,文人雅士多、知識份子更多,不敢怠慢,一千字的小欄目我寫了四千字,千錘百鍊成為刋登的那篇,餘下三千字我整理整理就是今天這篇,讓新朋友瞭解一下。我也搞不清為什麼來自台灣的讀者這麼多,我從來冇做什麼SEMSEO。很榮幸,也很戰戰競競,因為我樓上是鼎鼎大名的朱平先生,我只Nobody

在香港,我寫40年老牌財經報刊「信報」及「信報月刋」,坦白説,全無壓力,同文同種同聲同氣,因為在目前在香港,了解商業世界及產業鍊運作,能夠參與每一場商戰,參與每一個品牌的建立,又能夠用你我都明白的章回小說式文字來表達,中文世界原本已不多,你們的郎咸平是其中一人。

我們成長的年代,你們是報禁、鎖國,直至蔣經國年代開放。我們看金庸、倪匡、蔡瀾、古龍、高陽、三毛的文字長大,你們最討厭那個肥佬黎,他們的「壹周刋」創刊時,廣告語是「不扮高深、只求傳真」,作者是已經仙逝的廣告鬼才林振強,即是等同你們的廣告大師,英年早逝的孫大偉,那天行過富錦路,好像有個什麼孫大偉回顧展。

七八年前,我開始在以「老占」為筆名在香港刊載一些博客文章,內容圍繞中、港、台、創意、營銷、時尚、廣告、品牌趨勢等,加上一些個人工作及及職場上的分享,因緣際會,正因為如此,承蒙台灣《GQ Taiwan / GQ Business》美女編輯的賞識,得以在台分享一些時尚產業的資訊。

零售、內需、品牌策劃市場是我的工作舞臺,這二十年來,我周圍圍繞著許多成功的品牌玩家、天使投資者和創業家,他們都是我敬佩及學習的對象,他們的故事和我的故事交錯,目睹了很多時尚企業及零售品牌的掙紮和崛起。他們這些年來在台灣、北京、上海、亞洲、香港積極投入見證,我也介紹了自己的實戰經驗和實際案例,這些案例包括徹底失敗及完全成功的兩個極端,這樣應該可以避免及避開那種網上看看Copy and Paste,就想當然地教育別人的內容。

時尚是什麼?今天來看時尚就是一個全球化的產業,隨著產業的集團化和全球化,可以說時尚最重要的是關乎市場,關乎利潤,關乎錢。

有一個我們參與的香港服裝品牌,由五間店做到三百多間,今年賣掉了,老闆袋了幾億;又有一個我們參與的美國鞋類品牌,老闆上月告訴我,今年中港亞洲賣了500萬對鞋,五百萬是什麼一個概念?我們以零售平均價$400 x 5,000,000 = 20億元 (台幣八十億),衣食住行是否好好玩?

遇到好的品牌,我們會揍大佢,找天使投資、找PE/VC或者索性自己投進去,這個是香港品牌大師 Tommy Li教我的,將他們發揚光大,他的滿記糖水,開到大陸內蒙古了。後來,一些美國上市的、Pink Sheet的、日本的、8號仔創業板的,我們的玩法大同小異。

首先要交待一下,Angel Investor(天使投資), VC(Venture Capital創投基金) , PE (Private Equity私募基金),,三者都可認為是VC,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風險投資,又叫創業投資。而從嚴格的概念上說,PE(Private Equity)指未在證券交易所公開上市交易的資產,所以PE的涵蓋了Angel/VC並具有更廣闊的範疇。

簡單來說,三者是根據被投Startup專案所處的階段來劃分的,Angel是種子期,VC是早期/成長期,PE是成熟期。儘管如此,三者的區別並不僅僅體現於時間的先後,不同階段的投資往往是由不同的投資者進行的,投資的金額、來源以及投資者的關注點都有差別。

如果說天使是眼光,VC是判斷,那麼PE就是資源。到後來,索性成立自己的VC

說到眼光,我們當時推介及包裝的形象代言人,有一個小歌手的廣告代言費,由兩年的一百萬元,到目前一天演出費一百萬元;有一個來自新加Bore的小歌手,我們也用了她一年,她最近成功搭上了澳門賭王四太幼子的大碼頭,有一個香港嫩模,我們很喜歡她,用了四年,她剛剛嫁了比大陸那個黃曉明;找我們做,不是因為我們懂包裝、懂得推廣,而是我們懂得幫大家搵錢。

嚴格來說,我們的工作就是受人錢財,替人消災。請注意,是我們,不是我,我們是Teamwork

既然有時尚產業,那自然衍生了時尚媒體,GQ有美版,及後又有英、日、中文版本,在這樣的運作方式下大多數時尚媒體就是靠廣告養活,在廣告金主的利益面前,如何又有獨立思想?獨立評論?

時尚產業目前在全球化產業的過程中,一定要保持獨立性,時尚評論人的拼的是博眼球,Click Rate,不要缺乏專業性和思想性,隨著被品牌公關招安,統戰,後續就是「受人錢財,替人消災」。

香港人都喜愛台灣,因為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2013年港澳來台旅客達118萬人次,對比我2000年剛來台工作的時候翻了四倍。2000 - 2002年間,我被派來寶島開拓女裝市場,一口超爛的國語,加上一個破產的日本人,這對夢幻二人組一年之間由臺北衣蝶開始,由北到南到開了14間門店,三年後開了34家,生意超越香港總壇,撐起半片天。


2009年開始,台灣己超越日本、泰國成為港人外遊國家No.1,港人愛台灣小吃、愛誠品、也愛台妹、我常說,台灣的競爭力在看不見的地方,是軟實力,是一種滲透力,尤其是體現在服務業及文化及時尚產業的骨子裡。

那些年,台灣從來不是時尚之都,ZaraUniqloH&M連香港也未開店,眼尾也不會看一看我們的台妹,臺北根本沒有什麼Fast Fashion,及後,西班牙女裝品牌Mango剛剛抵台,生意好到不得了,她開到哪,我也跟到哪,忠孝東路ATT那一間,天天爆火,我們香港品牌也沾了不少光。那些美好日子,隨著ZaraH&MForever 21Cos東來亞洲,早已經拜拜。香港品牌,欠缺的是「豪」和「跨界視野」,香港是小地方,小地方的人一定要夠豪氣,要胸懷世界,志在四方,甚至連根拔起,插到別人的領土領空。台灣之Jason Wu, Alexander Wang分別是土生華裔及台灣移民,他們一個個選擇把根插在美國國土,從此平步青雲。

其實,再深入些探討,欠缺的還有「根」和「心」。這也難怪,香港的年輕人,即使是他們的父輩級也己經沒有那種豪情蓋天的氣,我們的特首及技術官僚,立法局班飯桶,十多年來沒有提出振奮人心的Vision and Mission,我們的企業界,己經很久沒有出過重量級的風雲人物,整個社會聚集了一群「變小」的人,大腦變小,格局也變小,更冇可能幹出甚麼大事,於是乎很多人失去了機會,因此也失去壯志豪情。

這股80後的台灣勢力能夠在Global Design Scene成功,突破了中國人在世界市場一直長不大、玩唔大這個坎;也代表80後這股勢力填補了舊勢力,舊經濟的浪潮,不過很可惜,仍然沒有香港人份兒。首先,這班台灣之子己掙脫上一代華僑,只能在商業及科學領域等領域大放異彩,可以在藝術或政治這些過往亞洲人無法發展的空間內突圍,也証明比他們父母知道,American Dream可以是在不同領域內實踐。

忘了告訴你,我當時的女裝品牌香港死剩數家,台灣不知仍有沒有?昨天,我們的團隊搞了這個歐陸嘉年華,歡迎你們來香港玩,祝各位Merry Christma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