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月11日

今次羞辱的是香港老人及年輕人



2015年福布斯香港50富豪榜發佈,毫無懸念地,李嘉誠繼續在首富的寶座上坐得穩如泰山,他的財富比去年增加了15億美元更讓人吃驚的是,在富豪榜公佈的當天,李嘉誠召開記者發佈會,宣佈長實與和黃將重組為兩家新公司而且註冊地遷至開曼群島(此前長實和黃註冊地為香港),這等於李嘉誠將旗下實業資產,變相遷冊海外。

排名第二的李兆基拿到財富增長冠軍,其淨資產增加50億美元,增幅達到25%

與此相對應的是自港府2013年初推出高達15%的買家印花稅和二套房徵收雙倍印花稅的辣招後,兩年間香港樓價又升了超過20%,並且截至201411月已經連升8個月再創新高。

2014年澳門博彩業低迷,則讓憑賭業上榜的4位香港富豪財富大幅縮水。如果不是因為阿里巴巴上市,將其副主席蔡崇信以68.5億美元的身家送上財富榜第九的寶座,那麼這份榜單就會像往年一樣平平無奇,前20名富豪始終在那些長期被人們所熟悉的香港老牌大亨中產生。

過去十多年間,全球經濟環境發生巨大變化,但從2003年的非典以來,香港經濟不進則退,在內地的競爭力以及國際競爭力已不復當年之勇。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公佈是《2014年全球競爭力年度報告》中,香港自2004年以來首次排名跌出三甲,跑輸新加坡,位列第四。


而在20143月《經濟學人》的「全球裙帶資本主義指數」研究報告中,上榜的23個國家和地區中,奉行自由經濟政策的英、美、俄、香港、新加坡,其裙帶資本主義嚴重程度均排在中國內地之前。尤其號稱最自由經濟體的香港,以超過第二名俄羅斯3倍的大比分獨佔鰲頭,財富集中度接近80%
令人感興趣的現象有兩個:
一是與其他22個國家和地區相比,秉承積極不干預政策的香港政府管治最少,權力也最小,但其裙帶資本主義指數卻最高,而且遠超第二名;與主流西方經濟學宣揚的政府越少干預,市場競爭越充分,尋租行為越少的理論完全背道而馳。
二是香港政府處理常式性事務效率高,也少有貪腐傳聞,但對降低裙帶資本主義卻毫無幫助。
我們在香港會看到:
電力由兩家企業供應,一家在香港島,另一家在九龍,這兩家高收費壟斷企業掌控了從發電到配電的全部環節。
貨櫃碼頭是寡頭壟斷,它們收取全球最高的碼頭作業費,卻不為船舶提供岸電,導致船舶只能使用柴油發動機,污染香港的空氣。
房地產市場被幾個大家長瓜分,他們之間的市場份額格局自從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基本沒有太大的變化。
其實,這十幾年間,富豪榜上新面孔的缺乏反映了這樣一個事實:
無論香港經濟和市民生活境遇如何變化,香港的大地產商以回歸前就積累下的雄厚土地儲備和資產為基礎,進而收購擁有大量土地的公用事業和公共服務機構,享受廉價地皮同時也因公共服務專營權和壟斷地位獲取穩定可觀的利潤。

高地價與高生活成本,阻礙了年輕一代創業之路,換言之,一批李嘉誠的誕生以及其經濟利益格局的日益穩固,堵死了下一批李嘉誠上位的路。
2012年,香港反映貧富差距的實際基尼係數高達0.537,創近40年來新高,僅次於中非共和國。可以說,富豪身家年年刷新紀錄的香港,也是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大的地區之一
曾經被稱為前香港特首曾蔭權大腦的智經研究中心的智庫,最近發表了一份關於香港青年過去20年向上流動的報告,指出在當下的香港,從事批發、零售、進出口貿易、飲食及酒店業青年從業員大概占到青年工作人口的四成
但另一方面,出身香港精英階層、有著豐富海外工作經驗,儘管對建築、酒店服務這些香港傳統行業見解精微,但對於內地的電商、地產高周轉開發等卻持非常謹慎的態度不願涉足。
換言之,香港富豪接班一代,擅長在港澳地區賺內地人的錢,但一旦孤軍深入瞬息萬變的內地市場,天然的隔膜感就會影響他們的判斷。
香港的貧富懸殊與普通青年過於實際、創新不足確實是很大問題,而且不止是普通人向上層流動難,他們這些世家也一樣不容易從普通富豪躍升超級富豪,近10年來他們所看到的最大機會也只有澳門博彩業開放與內地自由行中的商機。
儘管香港依然有著中國內地城市無法比擬的制度環境優勢,香港也終於在2012年出臺了《競爭條例》同時成立競爭委員會,但至今對於寡頭經濟的改變並無任何影響——比如轟動一時的新鴻基涉貪案。
2012年爆發到2014年末審結,期間公司順暢運營,在投行和評級機構的榜單上仍穩坐A評級,2014年末審結後雖然前主席郭炳江罪名成立,卻被投行上調公司評級,認為利空已經全部釋放。而新鴻基的新盤更是賣了個滿堂彩,首期超額認購45倍。固然這可以顯示香港的制度環境良好,不因人廢事,但又何嘗不是折射了香港寡頭經濟的穩固地位,沒有什麼可以顛覆他們,這與內地BAT即使穩坐首富前三位也仍然擔心會隨時被新的模式、新的挑戰者急起直追形成鮮明對比。
就如馬雲早在2010年時,在出席中國綠色公司年會的演講時說,他去臺灣時,在一個餐會上遇見一批年紀很大的企業家,頭髮都很白了,每個人都大談創新,怎麼創新,邊上有個人告訴他,臺灣有希望。
不過,當時的馬雲想的卻是這麼大年紀的人還在談創新,臺灣沒希望了:這意味著年歲已高的老人不相信年輕人比他們更會創新,其實老人應該是盡全力幫助年輕人創新,比如建立一個平臺扶持年輕人創新,幫助年輕人創新,當老人認為自己比年輕人更聰明,那災難就出現了。
而李嘉誠這位香港老人寡頭經濟的代表者,在20151月毅然將實業資產變相遷冊海外,是香港過去數十年創業神話的時代落幕,但這也並不意味著香港新一代就因此有了上升空間。
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初的製造業、貿易、港口物流,到如今的地產、旅遊、零售、金融為支柱,香港的產業轉型之路越來越窄。在每年富豪榜只是在十多個老牌家族間風水輪流轉的表面盛世之下,卻是一個自身優勢產業地位正被其他亞洲城市蠶食,香港年輕人創業機會不多,心態日漸浮躁偏激的悲情城市。

@吳曉波 Forbes China

1 則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