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月16日

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一個設計師 ——靳叔的訪問

您現在是已經退休的狀態,那平時都在做些什麼呢?
靳:我的公司有幾十年的發展歷史,不同時期發展方向也不同,六年前我就把商業設計的工作交給劉小康和高少康,所以我在商業設計這部分已經退休,其它的文化類和公益類的事我還有做。

然後就是設計教育和藝術教育。十多年前汕頭大學請我去改革,我創辦了長江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的職位我三年前就退了,但有被聘做他們的講座教授帶研究生。

我自己長期都喜歡創作水墨畫,之前因為做設計師的時候商業設計牽扯太多精力,退休之後,我也可以做多一些我自己喜歡的事情。我也喜歡寫書,這些年繼續出版了多種新書。

您現在還有管理公司的實際事務嗎?
靳:都不做了,管理、人才、財務什麼都不管。(就只是保留股份嗎?)股份我都沒要的,我是裸退。(大笑)(但是公司名字還是保留了您的名字?)公司名字是我精神的延續,我的精神和態度是他們理解的,我的品牌精神是可以延續的,我相信他們不會損害我的品牌,也希望他們可以堅持。

劉小康和高少康先生都相對年輕。
靳:這是優點,設計行業是年輕人的,有朝氣的團隊才是好的團隊,所以我長期以來都培養年輕人跟我一塊做事。我也很注重自己的精神狀態,希望自己也是很年輕的心態,年輕人的狀態,沒有一種老氣橫秋的感覺。我從不覺得老的東西一定比新的東西好,所以有年輕的合夥人和團隊是公司的優點。
除了藝術創作,您平時還有其他的興趣愛好嗎?
靳:我的愛好大多都跟藝術有關,喜歡看別人創作的藝術作品、聽音樂、看表演、逛書店以及在旅遊中體驗大自然或者不同地方的風土人情,這些東西對我來說都是一種營養,可以豐富我的創作。

我也很喜歡收藏,比如尺子,帶有中國文字或者其他文字的東西,還有文房,比如硯臺、筆山,還有石頭。

喜歡的東西很自然就會買下來,我收藏的類別很多。我也有很多缺點,不喜歡運動(大笑)

您旅遊過的地方有沒有特別喜歡的?
靳:如果說是從小就嚮往的城市,有巴黎和京都,去了很多趟都覺得是很好。但有些地方本來不認識的,墨西哥南部有一個小地方叫瓦哈卡州,房子都是很老的,整個鎮子都充滿拉丁美洲的文化風情的氛圍,它的美很難去形容——本來我也是不喜歡這麼長時間的飛行,當年因為要去參加AGI年會,在墨西哥城開一天的會之後的兩三天都在那個小鎮,山上有一些古跡和一些古老的社區,還有一個專門做地毯工藝的小村子。

那些旅行的感受都非常深,我有寫一些小文章,比如今年剛剛出版的《靳叔品美》就是看我的生活、藝術、設計、大自然、人,長長短短大概一百篇文章。

有沒有想去但是沒去過的地方?
靳:埃及的金字塔我還沒去過,歐洲有些地方我還沒去過,譬如希臘,奧地利,布達佩斯。國內的話,新疆我很想去,不過現在太亂了。西藏我都去過的,大自然的壯觀留給我很深的印象,拉薩之外的大自然我也有寫在《情事藝事》一書最後一篇。 

您很喜歡郵票嗎?
靳:我設計了很多郵票,應該說在香港的郵票歷史裡面我是出版郵票最多的設計師,這個紀錄估計很難打破了(大笑)。之前的設計是英國人做的,1970年之後才邀請香港的設計師做。

郵票收集是一個很普及的愛好,我中學的時候就有這個習慣去欣賞好的郵票,引起自己集郵的興趣。

您現在還喜歡看書嗎?
靳:喜歡,不同類別,美學方面的,思想方面的,也有一些是小說,黃易的作品我全部都看,他是我的朋友,他出版的書很多也是用我設計的封面,最近的深港雙年展中有一套《日月當空》公開展出了。

服裝:我曾經是三宅一生的粉絲
您曾經做過十年裁縫的工作,那您有比較喜歡的服裝品牌嗎?
靳:我曾經是三宅一生的粉絲,長期穿他的衣服。但他自己現在已經很少親自設計他品牌的衣服,都是由其他年輕設計師來完成,而他們的設計方向也更傾向於年輕時尚化,不像三宅一生他自己的:文化底蘊濃厚、很個人化的思想風格。我差不多從八十年代中開始穿他的衣服,我覺得他的衣服不是時裝,是超時代的,不是一時間流行的品味,而是一種長期可以穿、可以配合你精神狀態的一種設計。換成年輕設計師之後,我在三宅一生專門店就不一定每一年都可以選到衣服,可能兩三年才選到一件合意的。現在的服裝倒是沒有固定的牌子,UNDERCOVER不錯,有一些創新的觀念,最近就穿的比較多。

您穿衣服有自己的要求和風格嗎?
靳:舒服自在。我沒有刻意去追求某一種風格,我喜歡料子比較舒服、柔軟、穿起來沒有束縛、簡單一點的感覺,深色系列的比較多,黑色最多。80年代後我喜歡的顏色是黑色,之前沒有什麼固定的顏色,所以我的水墨畫也是在90年代左右就摒棄了所有的色彩,純粹用墨就可以完成一幅畫。有一個時期是用紅點,後來紅點也不需要,現在的水墨畫就是純黑白的。所以穿衣服也追求這種,跟個人對顏色的要求有關,不是說什麼顏色都沒有,但追求單純、自然一些。

有一段時期流行不規整不對稱的,車縫衣服的時候故意沒有完成,或者褲腳做破爛效果,就好像我這條褲子上面是做舊的褪色效果。我覺得這種也適合我個人的態度——不要華麗,要舒適、純粹。

孩子的教育:我沒有要求他們一定要走我的路
好像您的孩子並沒有從事設計行業?
靳:基本上我對年輕人要求是很寬鬆的,我不希望指導我的後輩如何走他們的路,只是用很自然的態度對待他們,不希望用學習成績這些來牽絆他們,不會要求他們考第一,我覺得有70分就夠了,80分已經很好了,儘量讓他們沒有壓力。也因為我在業界的名氣太大了,而我們的姓氏比較小,所以很明顯如果他們去接觸藝術方面,前輩都會問他們和我有沒有關係,這樣的話對他們就變成很大的壓力,所以我沒有要求他們一定要走我的路。

而且我覺得每個時代,每個人的追求不同。我當年移居香港就要做裁縫是因為我爸爸是裁縫,他期望我承接他的手藝吧。不過我不後悔當了十年裁縫,這段探索生活的路不是白過的,只是另外一種磨練和另外一種人生追求的歷程。如果一開始,我十五歲就進入藝術的行業可能並沒有今天的位置,這是一種機緣巧合,有一點宿命的意味吧。


在商業設計方面,我個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中國銀行的商標設計,雖然這麼多年過去了,它依然不需要改變,就是非常經典的存在。您自己感覺最得意的作品是哪些?
靳:有很多。中國銀行那個確實是機緣巧合,當時我已經做設計十多年了,對於中國文化的運用和研究算是有點自己的積累,正好有這樣的一個機會給我做。還有就是這個作品運用的面很廣,自然也深入人心,成為一個有口皆碑的作品。81年的時候這個作品拿了我從沒拿過的一個重要的比賽CA——每年50000件作品,只有300個可以拿獎——這比現在專門用來賺錢的紅點獎不知道優越多少。最難得的就是老太婆和小孩都能看明白這個標誌。

中國銀行最近兩年都想提升它的品牌形象,他們有發佈新的設計手冊,好像是國外的團隊做的,但是我的商標基本文字、灰線和紅線都改不了,他們只是加了一些紅色面的變化作圖案來豐富它,改變並不大。

您覺得商標與品牌、產品本身來說有著怎麼樣的關係呢? 
靳:品牌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它的文化如何體現在它的產品和服務裡面,商標是它的精神體現,你不能否定它對於品牌的作用,但最重要的是你這個品牌的精神怎麼在產品中體現。

商標和產品誰先誰後是沒有問題的,和企業家的思維和精神有很大關係,你想怎麼做生意,如果有策略性的思維和宗旨,你先做品牌商標也沒問題。

您作為業界的大師級人物,有過什麼比較困難的案例嗎?另外會不會過稿率高很多,還是說也要改過很多次?
靳:我之前做的重慶的案例是很不容易、困難最多、最虧本的一個案例,但對我來說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案例。它的影響力也是慢慢來發揮的,我最大的困難就是我用我自己個人認為應該怎麼做一個城市品牌的方法去做——我的方法不合國情,但我依然堅持在不合國情的情況下用我自己的方法:我認為城市品牌應市民作主,而不是「領導說了算」最後導致困難重重,然而我覺得作為一個專業設計師對自己的專業素養和堅持非常重要,失敗成功沒所謂的,本來面對的困難好像看不到成功的機會,其實我的團隊全體成員都不贊成我繼續下去,但我堅持要做,就算是失敗我也覺得是很好的過程,所幸的是,它最後成功了。

我覺得修改設計沒所謂的,關鍵要看修改的意見是否合理,如果改來改去變成越改越壞的設計就不如不要做了,但是如果對方的意見對我的作品有點好處的,哪怕比較麻煩,我也會給他一個機會——分析理解客戶的意見有什麼好,什麼不好,不是說他要怎麼改我就怎麼改。

設計困境: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要面對的問題

現在和您當年比較,華人設計師在國際的地位有提高嗎?
靳:我覺得地位是有提高的,因為我那個時候華人設計師在國際比賽中嶄露頭角是不容易的。如果是上世紀40年代後期到80年代初,中國華人在平面設計領域發光的只有一點兩點,到現在的大中華地區每一個國際比賽的場合肯定有不止一個兩個,而是二十個三十個,這不是人家放低了水準,國際水準還是國際水準。每個時代的要求都很高,時代都是進步的,因為它的審美,領域、工藝的競爭都是加劇的。

我的靳埭強設計獎雖然只是學生比賽,但是十年前跟十年後比較,好的作品已經挺多了,所以就一個學生比賽也看得出來,水準已經有所提高。

我們也接觸到很多香港的平面設計師,他們對於香港的平面設計環境似乎有一點焦慮,覺得現在的設計發展的空間和環境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好。
靳:我覺得要看以什麼視角看這個問題,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要面對的問題。就好比我想不到97年後香港的金融風暴一個接著一個,整體經濟陷入低潮期,同時對市場環境的破壞力很大,這一定讓年輕人產生了對於市場環境的焦慮。另外就是我們的設計教育的發展也沒有根據市場環境來調整,學生學習的機會比我們那個時候要多了很多,學校和學位都有增加,他們的競爭壓力也自然都比較大。但是空間是不是萎縮呢?也不一定,因為現在的專業範疇越來越多,尤其是電子媒體,科技的影響讓創意生態有許多不同,很多新的領域我們以前是沒有的,所以相對來講也是放寬了各種可能性。

不應該悲觀,但是困惑一定有的,我那個年代看不到一些成功的例子,也看不到市場有什麼機會給我有多大的發展空間,都會有恐慌。香港的市場環境和行業裡面慢慢建立起來的專業精神是優勢,他們叫獅子山精神,我想我們要思考如何鞏固它、提升它,而不是有了就不重視。

我覺得香港的年輕人眼界要放開,要理解到大中華地區的過去將來,我們要如何定位自己,在亞洲,在全世界你的定位是怎樣的,你的空間怎麼樣。我覺得這是一個機遇,而不是一個困難,不能固步自封。當然每一代人看世界不同,要求也不同,他們是聽不進去我們老一輩人的說法的,他們只能從自己的現實來面對。

給年輕人:用手去感受、理解和享受藝術

您對設計天賦怎麼看的?
靳:我覺得天分都是可以培養的。如果你說世界上沒有天分這回事是說不通的,有很多人對於某些行業就是特別敏感,有非常好的自學能力和領悟能力,這就是天分吧。但是你去評估一個人有多少天分是很難的,另外就是你怎麼珍惜你的天分:珍惜它,培養它,磨練它,增加它的能力和創作力。這個是後天的,所以後天是更重要。與其問自己有沒有天分,不如問問自己有沒有興趣,有興趣是可以領悟和學習的——如果你是為了賺錢做設計,不如不要做了,因為有比設計更賺錢的工作。

您開設設計公司的話會如何選擇一起工作的人?
靳:我們看重他對於設計的熱情,基礎能力,有熱情之外還要比較好學,願意嘗試。還有就是我們注意合作的能力,而不是太個人主義,太天才的年輕人如果個人主義很強烈,不好合作,我們都會放棄他的。

其實八年在長江藝術設計學院當院長時我完全沒想到有機會在一個都是框框條條的體系裡面作改革,那場改革主要是我將已經積累了三十多年經驗設計教育的觀念全面的實踐。這之後的八年針對這些設計教育的問題我都做了一系列革新。也因為有李嘉誠基金會的支持,能夠實踐我的理想,還有很多好的人才在這裡發展,我覺得這是一個可以給其他地方交流學習的例子。我也寫過文章公開發表關於設計教育改革幾方面的重點,我現在有一本在計畫出版的書就是關於設計教育理論的。

我在汕頭大學的改革裡有一門可能是全中國甚至全世界都沒有成為一個學科的課程:設計倫理。教育學生怎麼做人,什麼應該做,什麼不該做,在這些方面做一些探索。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一個設計師,尤其是現在的中國有很多問題,怎麼尊重原創版權,對大自然的關心等等。我們做設計師之前對這些問題應該有自己的認知與堅持。

給年輕人一些建議吧。
靳:因為現在的科技發展和新媒體的影響,年輕人非常滿足科技給他們帶來的一些效果,而放棄了手工能力,或者你在行業裡面的地位很高了,有很多人幫你動手。你不能用手去感受、理解和享受藝術的過程,我覺得是很可惜的事情,所以我建議年輕人注意發展動手的能力,心手相連,不要放棄這個關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