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月23日

打一世工才是最大的風險



創業是通往財務自由的唯一辦法!有些人說,創業有風險,我覺得,打死一世工才有風險,你隨時會被Fired。而且,如果創業失敗,你們還可以回去再找份工,創業並不是一定要High Tech,創業也未必需要VC投資。創業需要的是堅強的意志,敏銳的嗅覺,到位的執行,和科學的管理,加上創意。

近年來,創業的成本越來越低,低到冇。最近,台灣的朋友馬里奧告訴我他們「關鍵評論」創業的故事,於20138月上線的 The News Lens,是由前Sanrio中國總經理、身兼商業週刊專欄作者鍾子偉Joey,與前商業週刊數位內容編輯部資深編輯楊士範Mario所創立。有鑑於台灣媒體亂象、政治操作,及缺乏國際議題的新聞環境下,企圖打造一個能相容並蓄呈現多元觀點的評論網站。網站上線初期單月流量即突破22萬人次、至今仍保持每月不重複造訪200萬人次。至今,VC的錢已投進去。

馬里奧表示,創業緣起,來自於某次兩人私下聚會聊到,無奈台灣媒體漸漸失去存真求實的媒體素養,可參考的新聞價值已然式微(香港咪一樣)。對照國外因網路崛起,於2005年成立的獨立媒體 Huffington Post ,已締造出不同於傳統媒體的自有影響力,甚至遠超越紐約時報的網站流量,成為美國極受歡迎的新聞網站。

「好,無限支持,我老占的博文,合用的隨便拿去用。」

現在,是創業最好的時代,因為有了開源軟件讓創業者不必什麼都自己寫,有了Amazon雲計算降低了租賃伺服器和頻寬的費用。有了App Store網上商店,創業者省下了市場銷售費用,服務放到網上就可以賺錢了。過去一個軟件公司達到A輪融資可能要上千萬美金,但是現在有些公司花幾十萬就可以了。

大概還是10年前,我在新加Bore國立大學的禮堂裡聽一個美國客席教授的講座。他鼓勵我們去創業,並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什麼年齡,什麼人都可以去創業!」
  
「我創業的時候已經40多歲了,那時候我是個工程師,經濟不好的時候,我被公司裁員了。我和朋友做了一個產品,當時是80年代初,我們做的是電腦和傳真的轉接卡,你們知道,我們去找客戶銷售的時候,客戶問什麼?」客戶問,什麼是Fax?原來在那個時代,傳真機還沒有那麼普及。」
  
「我們苦苦的等待,積攢經驗,等了六年,公司終於做起來了!後來我們的公司賣給了一間公司,這間公司接著又被Intel收購。我個人套現6000萬美金。」
  
我和太太,買了私人遊艇環球旅行,然後到了去年冬天,我太太說,我們找個一年如夏的地方呆呆吧,明年繼續環球!於是我們把船停在了地中海,來到了新加坡,站在了這裡演講!

這是一個典型的矽谷創業者的故事!這個故事至今仍激勵了我,雖然美國的情況和亞洲相逕庭,但創業的精神確是相似的,所以,今年我們又別在矽谷及曼谷玩多鋪,不同的是,目前眾多項目都有好多同學會的同學給予意見,補充我們的盲點,DBS的Alan,多謝你。
  
在香港,打工的風險遠遠高過歐美。其實在歐美社會,創業未必是一個很好的人生選擇。在歐美,大學最好的專業是律師和醫生。社會最好的職業也是律師和醫生。其他社會各階層收入差距不大。由於社會成熟而穩定,留給創業者的空間並不是特別大。創業成本也很高。這就是為什麼矽谷的創業都集中在科技創新方面。而在亞洲,由於人口眾多,社會發展迅速,到處都充滿著各式各樣的機會。而社會保障不足,大部分人的打工回報很低。只要能潛心鑽研一個行業,終究會成功。
  
TNL在台灣已有穩定的流量了,目前alexa約在7500左右,在台灣是128,相信快要進百大了,已經有廣告收入了。TNL在台灣不只是一個媒體,媒體背後還有一個community,這個community連結了讀者、TNLersbloggers,在台灣舉辦過好幾次的見面party,甚至乎是論壇,最近還有選舉這些東西就是建立起這個community的重要一環。

聽到他們的分享,坦白講,這就是華文的Huffingpost,在台灣那邊,奇人異士甚多,我相信這港、台的網絡,是TNL new media 上暫時獨有的。我覺得立意非常好,也由衷的佩服。

另外一方面,互聯網巨頭市值倍增,同時整個產業鏈的產品開發速度加速,競爭劇烈。時間就是金錢,所以很多互聯網公司願意花較高的金額來收購尚未盈利,尚未有收入,甚至尚未推出產品的公司。比如說GoogleFacebook、騰訊、阿里巴巴都花數十億美金收購或投資小公司。低廉的創業成本,加上豐厚迅速的退出機制,帶來有史以來最好的天使投資環境。因此,幾年來,矽谷冒出了很多天使。這些天使有些有創業經驗,有些從大公司出來,還有些依然在工作。

過去十年,矽谷有一個比較有趣的現象:天使越來越年輕。以前的天使都是45歲到70歲,退休後或成功後,從前一代的領域(例如半導體)跨越領域來幫助新創業者(例如互聯網)。而現在因為有GoogleYoutubeFacebook等公司的成功孕育了一批年輕的30多歲富人。而這些Web1.0造出來的富人就自然地成為了Web2.0的天使。

這批年輕創業者有幾個特性:1是技術產品的專家,2自己有創業經驗,3公司退出賺了筆錢,而且不少有反VC心態。反VC心態是來自他們當年自己創業的時候,吃過VC的虧。這些天使會跟創業者站在一起,和VC對抗,幫助創業者避免上當。這些天使雖然年輕,但是有成功創業經驗,懂得技術產業產品都比VC多,而且吃了VC的虧,現在站出來跟VC打對台,就導致VC進入一個惡性循環。這批人成為天使以後,VC的日子就越來越不好過了。

所以,在這樣的數萬新貴的湧入下,我們可以預期:1老天使和那些純財務投資的天使會被創業者遺棄,2這些天使會大大提升創業者的能力和公司的競爭力,3但是當眾多公司都被提升幫助後,業界或許會成為一片紅海,Startup公司競爭將白熱化,我們會看到一批厲害角色的對決,但是有許多開始貌似不錯的公司也許都會死掉,整體的回報並不見得會增加。

總編輯楊士範Mario、執行長鍾子偉Joey的創業故事在這裡,也謝謝TNL香港負責人Alvin把我找出來。由今天起,希望各地的朋友也關注一下「關鍵評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