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月6日

馬雲羞辱的是台灣老人和年輕人


馬雲面對著一群台灣老人,對台灣青年喊話說他要拿出錢來,讓台灣青年有發展機會。這裡面有善意,有見識,但同時也是對台灣老人、年輕人的一記當頭棒,甚至是一種當面羞辱。台灣一點都不缺資金,馬雲之所以能起家,重大原因之一就是一個出自台灣的蔡崇信,當年不但真金白銀的拿出私人的數百萬美元,後來又動用了台灣富豪家族的巨額資金,幫助了當時沒人看得上的馬雲渡過危機。沒有台灣錢,就沒有今天的馬雲。台灣哪缺資金給年輕創業者?台灣一點都不缺資金。


馬雲的案例證明瞭,台灣雖然小,但是只要參與世界,依然可以利用世界的廣大土地和人才,成就世界級的功績。地球上還有印度、非洲、印尼、泰國、菲律賓、柬埔寨、緬甸……每一處都有成千上萬的大小「馬雲」,而台灣也還有成千上萬的大小「蔡崇信」。只要台灣年輕人敢於走出世界,敢於讓世界走進台灣,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朵花?關鍵在於,有資金的機構和個人,信得過年輕人嗎?年輕人敢於移動、懂得如何尊重別人的錢嗎?

很多很多生活難過的人不知道,台灣現在雖然低薪、大家錢不夠用,但是今天的台灣依然是「錢淹腳目」,只是淹的不是你的腳目。否則,公股銀行哪來的那麼多爛頭寸,求著借給富豪家族?否則,金控公司哪來的豐厚經營利潤?否則,哪來的世界排名第五的外匯存底?否則,政府一打房,哪來的那麼多人跑到海外買房?否則,月薪才三萬的子女,怎能經常的參加一餐一千元的朋友聚會?

但為什麼你感到缺錢?
台灣一點都不缺錢,比起大多數國家,台灣屬於「錢多到不知該怎麼花」的國家。台灣的問題,在於錢的囤積方式還有流通結構。老一代的家族企業家,在世時像農民囤積穀糧一般的囤積財富,死後諸多家族成員一分了事,所有旗下事業都分拆倒退十步。一般人則有錢就買房,把寶貴的金錢化為鋼筋水泥,從此這筆錢就無法參與經濟中的流通創新了。同時,全體社會在中國百姓式的價值觀下,認為「政策就是用來吃的」,集體吃政府,富人要降稅,常人要福利,非農民、漁民要冒充拿農補、魚補,「民意代表」要參選以求十倍、百倍回報,政黨不分藍綠為了奪權後的钜額紅利以及既得利益的自保。這一切一切的後果,就是「金錢」這個寶貴的經濟流通血液,從正常的血管中被吸出,進入了大大小小的肥腫器官,而支撐身體的肌肉和骨骼,得不到必須的養分及氧分。你若有幸,則成為肥腫器官的一部分,你若不幸,就成為了嗷嗷待哺的肌肉和骨骼。

至於年輕人這方面,台灣年輕人感到缺錢,一部分人是不幸家境下的真實絕望,一部分人是父母的家產還未轉到他身上,一部分人是因為追求本來就超乎其年齡的生活方式,一部分人是耽溺於短暫自欺的小確幸,還有一部分人是把精力花在「反政府反政黨反扁反馬」上而無暇學習生存技能。


被看破手腳的台灣
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你,中國固然自己問題重重,但是中共及其社會中的富人,已經把台灣的問題看穿了!台灣不缺資金但缺乏投資的勇氣和金錢的流通分享,看穿了這點之後,就能庖丁解牛一般的,將台灣依照階級意識分塊肢解,肥腫的器官切下圍爐,骨頭熬湯,肌肉切細後快炒,至於那切不動、嚼不爛的筋塊,那就大塊紅燒吧。看穿台灣後,北京今天的態度幾乎就是:什麼服貿、貨貿,你愛簽就簽,不簽拉到,所謂的「以經逼政」,還算是看得起你,沒有了那些正式協議,我肢解台灣時還更自由一些呢。這些,都已經開始了。

台灣政客的奪權、保權意識不改,台灣的家族企業的囤積自肥習慣不改,台灣選民的「吃政府」的貪便宜衝動不去,台灣年輕一代的「一切怪別人」的習氣不去,台灣不會好;打倒了國民黨、消滅了民進黨,台灣都不會好。

村落化下的世代衝突
老世代和新世代,在台灣現在處於「相剋」的局面。你去問任何一個30歲以下的人(包括富二代),他會抱怨老人不放權、不散財、不分享,而當你問任何一個60歲以上的人,他會告訴你不是他不想交棒,而是因為現在年輕人太急躁、太懶、太不識大體。都是道理,但是這種相剋的局面若持續,台灣就要等著被割宰,因為,一個權力流通堵塞、金錢流通不暢的國家,在今天的全球化(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大勢之下,必定村落化乃至經濟敗亡。

有人會駁斥說,世代相剋是全球現象,非台灣獨有,君不見美國、英國、日本……對於這種看法的人,這裏要不客氣、很不客氣的指出,美國、英國、日本關你台灣什麼事?人家地大物博,經得起長時間的世代衝突,傷身但不傷骨,你台灣地狹人稠,什麼天然資源也沒有,有的就是人力資源,靠的就是人和,靠的就是內部的腦力、財力、權力流轉方式的快速與時俱進。此時此地,還虛妄的說「別國問題也一樣」,好像台灣也是大國;這種可笑的「大國意識」,使得台灣人從來無法「就台灣論台灣」。


台灣的老世代必須閉門思過,每天都思過。台灣的年輕人必須驚醒,但不僅是對老世代作為的驚醒,更重要的是對自己已經「村落化」的驚醒:一種不敢走出家門、只敢關起門來罵家人的長期怯懦。

認清地球的自然規律
台灣的創業公司不必以巴巴為楷模,年輕人也不必想變成馬雲;台灣不是中國,你也不是馬雲。天下多數的事情是機率的事,13億人才會出一個身高225、但是還能快跑高跳的姚明,同樣的,13億人的飢渴市場才會產生十幾位的大小馬雲。中國是個三千年歷史、一千萬平方公里的地方,是個出項羽、劉邦、毛澤東的地方,台灣是個400年近代史、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地方,台灣不出老虎,因為虎族需要至少4000平方公里的整塊叢林郊野才能生存。

認清地球的自然規律吧!單憑台灣這個島的自然條件,出不了姚明、馬雲,你要真想做馬雲,你只有一條路:腦子走出台灣,走進世界,或者腦子裡打開台灣,讓世界走進來。地球的陸地總面積是一億四千八百九十四萬平方公里,台灣只佔其中的百分之零點零二四 0.024%),人類的城邦近代文明將近四千年,而台灣的近代文明才不足四百年,在如此的差距之下,你還耽溺於村落化,既不走向世界,也不讓世界走進來,只懂得處處以中國為座標,看人差就樂,看人好就羨,對你好就鞠躬,對你兇就謾罵。這種既不懂得世界的自然規律,又不懂得自敬自強的幽暗心態,使得台灣變成了「亞洲第一村」。比台灣小一百倍的新加坡,人家的政治人物尚且在觀天下,台灣的政治人物擺一排在舞臺上,你說誰在觀天下?不要說世界觀,他們連亞洲觀、中國觀都沒有,全體只有一種觀,凱達格蘭觀。

被羞辱是活該
台灣的老人及年輕人,這一次被羞辱,不好意思,我覺得是活該。當下中國的幾十名科技新貴,其起家的原因大致有二,也都不完全光明磊落。其一,他們就是中國大地產生的當今項羽劉邦、陳勝吳廣,理想無上限、道德無底線,任何惡劣環境都壓不垮的不世梟雄。第二組人,則是靠著堅忍不拔的山寨早年台灣軟硬體,乃至後來拉下臉皮山寨歐美科技產品,最終得以成就巨業的投機者。這過程整整花了二十年,在這二十年間,台灣的苦幹有成的創業家,已經從壯年變成了老年,但意志依然貫穿企業,而壯年的家族事業者,忙著生兒育女以便家族事業血緣傳承。在這二十年間成長的年輕一代中許多人,忙著享受父蔭、忙著看漫畫、忙著吸收沒有深度的新聞以及沒盡沒了的家務吵嘴、忙著將所有的氣,不成比例的怪政黨、恨政府、賴中國。二十年後跳出個阿里巴巴,蹦出個小米,台灣人好像很驚訝的問:為什麼中國能,台灣不能?而於此同時,「民意代表」和政府還在等待家族金融機構的利益回饋,而阻擋「協力廠商支付」這種全世界早已通行的金融工具。如果這不是活該,什麼才是活該?


笨蛋,不是沒錢,是不會用錢
台灣很有錢,但是金錢的用途和流轉方式,倘若不改,任何的「產業政策」或這個那個基金,都屬於「XX」(填充題)。政黨固然可恨,權貴固然可憎,但是政黨變成如此可恨,權貴變成如此可憎,真的沒有你我的因素?推翻他們,以你代替,你要怎麼做?在你能夠做出對的事之前,你有沒有需要改變的世界觀、價值觀?

馬雲同時羞辱了台灣的老人和年輕人,雖然直言無禮,但我得說:羞辱的好!他的發家,相當程度靠得是台灣的資金和人才,回頭一罵,也可看成為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恩方式。台灣的老人和年輕人如果繼續同時不知羞恥,二十年之後,到台灣來羞辱老人和年輕人的,極可能是一位來自越南或菲律賓的中年企業家。當然,倘若那是一位從台灣到東南亞打拼的人或其後代,台灣在臺式特異功能之下,只要媒體稱呼他為「台灣之光」,對於那群既不走出世界也不讓世界走進來的台灣人,事情也就那樣了......

@范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