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3月27日

大數據解密 ---- 新加坡如何靠Big Data治國


200210月,新加坡國防部長Peter Ho參觀了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畫局(DARPA),該局以出品M16步槍、隱形飛機技術和互聯網,最近在YouTube上瘋傳隻機械狗就是他們最新的研究項目,不過,Peter Ho此行不是為了軍備,而是為了會見已退役的海軍上將John Poindexter,此人曾任列根的安全顧問,當時是DARPA一位高級專案主管。Peter Ho聽說他正主持著一個新奇的實驗,搜集大量電子資訊,從中鑒別可疑活動,主要是恐怖襲擊。


在新加坡,坡人普遍覺得如果你不是恐怖分子或者反政府,就不用擔心什麼。而新加坡卻另闢蹊徑,展開一場實驗,希望在保護國家安全之外,還能借助Big Data打造和諧社會。

就在不久之前,恐怖分子在巴厘島襲擊了酒吧、夜總會和美領事館,導致202人喪生,東南亞各國都嚇到賴屎,惶然如驚弓之鳥。

John Poindexter介紹了自己構思的TIA系統(Total Information Awareness,意思是全面資訊認知)。該系統融合各類電子資訊,包括電郵、電話、網路搜索記錄、航空和酒店資訊、信用卡交易資訊、醫療記錄,再根據預設的檢測模式,尋找恐佈襲擊的蛛絲馬跡。其理念是未雨綢繆,發現恐襲於策劃階段,及時通知司法及情報機構介入。

這個系統讓Peter Ho O曬咀,它可以將大量資料聯繫起來,實現大海撈針的目標,他想知道這個尚未在美國部署的系統能否用於新加坡,對維穩為目標的坡佬,新加坡是最佳實施場所,這意味著新加坡人要接受更多的監控和大數據掃描。

帶著Hyper的靈感,Peter Ho回到了新加坡。四個月後,機會到來:非典疫情暴發,新加坡有33人死亡,經濟受到嚴重影響。新加坡政府利用Poindexter的設計,迅速建立了風險評估與掃描系統(RAHS),防止恐襲和非常規打擊。新加坡官員紛紛就Big Data國防一事發表演講。

與此同時,在美國,TIA成為爭議話題。PoindexterPeter Ho會面後僅幾周,記者就報導說,五角大樓出錢資助挖掘公眾隱私,一些Congressmen和民權活動者呼籲關閉TIA,並獲得成功。但TIA卻暗地運作,分成幾個小的秘密項目,用新的代號,在國家安全局主持下繼續進行,瞞著美國民眾,搜集他們的資訊,進行恐襲分析,之後,就是斯諾登披露了稜鏡計畫的詳細內容,在美國引發了40多年來最激烈的關於安全和隱私問題的討論。

美國許多現任和前任官員將新加坡視為樣板,即如果沒有隱私法和自由傳統的幹擾,他們將可以點玩都得, 2003John Poindexter離開DARPA後,成為新加坡RAHS系統顧問,很多美國情報人員也跑到新加坡,對該項目進行第一手研究。


令他們著迷的不僅是新加坡式的監控,還有這裡民主與家長式混合的制度:政府通過滿足人們的基本需求、住房、教育、安全,換得民眾的順從。這是一個充滿法律與秩序的社會。

成立兩年後,RAHS的發展超出Poindexter的想像。新加坡不只將它用於竊聽和搵炸彈,搞採購、做預算、經濟預測、移民政策發佈、房地產市場研究、教育方案設計,各大小部門都用上了Big Data分析。他們還留意分析Facebook, Twitter和其他社交媒體的帖子,評估國民情緒,他們對政府社會計畫的反應、可能出現的騷動。

換句話說,新加坡已成為一個Big Data實驗室,它不僅想看看大規模監控和資料分析能否阻止恐襲,還想知道是否能用技術打造更和諧的社會。在這個由工程師和技術官僚管理的國家,有一個堅定的信念:新加坡數百萬人、蝗蟲、坡佬、印度阿差、馬來佬以及100多萬外來勞工一直生活在和諧與動盪的邊緣,隨時可能出問題。

新加坡是個小國,幾乎每個新加坡人都會對同我說起這句話。監控也延伸到遊客身上。遊客每到一地,通常要買當地手機SIM卡。犯罪分子喜歡一次性的鬼卡,因為難以追蹤。但要在新加坡買卡,你得提供護照號碼,跟電話號碼聯繫起來,這意味著電話公司及政府有你每次通話的記錄。你一上網批評政府,you will become internet hero or zero. 

新加坡警方在全國150多個區域布下這一網路。建築物角落、電梯頂、酒店牆上、商店、公寓大堂都是Camera和Hidden camera。國際刑警 Interpol也在新加坡建立一個宏大的區域中心,監控網路犯罪,它是Interpol在法國里昂和阿根廷之外設立的第三大中心,既反映出該組織打擊網路犯罪的決心,也顯示出它對新加坡的信心。

為什麼新加坡這十年完全不放香港在眼內?因為老李早己經講過,跨國企業要在知識型經濟下獲得全球競爭力,必須成為一家能容納多元文化的企業(Singapore Inc.)企業需要在全世界搜羅最好的人才,將其任命到重要崗位上,管理大師Peter Drucker曾經預言,接下來這個世紀,企業運作方式的最大變革就是日益以合作夥伴為基礎,而不是以所有權為基礎。

老李又說:新加坡必須盡可能地繼續吸引來自中國、印度等亞太國家和來自發達國家的人才,吸引他們加入我們的團隊。沒有外來人才的湧入,即便是美國也不會如此成功。如果擁有2.8億人口的美國能通過人才興國,那麼擁有300萬人口的新加坡也要這樣做,不然新加坡就會淪落為二流國家或三流國家。以色列有400萬猶太人,但他們的智慧足以和一個4000萬人口的民族匹敵。

每個人都知道上海人非常聰明、機智,但很少有人知道為什麼。這是因為在150多年裡,自從成為通商口岸,上海就吸引了來自長江三角洲、浙江、江蘇以及其他省份的人,這些人雄心勃勃、精力充沛且富有才華,網羅人才數量達兩三億。雖然上海籍的領導人數量不及北京,它的人才數量卻是很充足的,因為它依賴的不只是這個城市本身的1200萬人口。(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