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4月25日

誠品書店賠錢15年的領悟

不知多少年前,在信義誠品的咖啡室和台灣股神麥大(麥樹仁)吃茶,剛好吳清友先生就坐我旁,閑聊數句,他送我一句話:「探索,保重」,當時不明白探索什麼?後來,看到吳先生的演講稿,呵,現在明白了。

誠品的由來。吳清友在30多歲的時候,因為投資房地產,三四年間累積了很多財富,可是上天也在他39歲的時候送給他一個生命大禮,那就是先天性心血管疾病,必須要進行大手術。他突然覺醒了,到底存在是什麼,生命是什麼。因為這一段特別的人生遭遇,吳清友開始看一些哲學、文學跟心理學方面的書,了悟到閱讀在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信奉知識就是力量,擅長將尋重的書本變成尋重的鈔票。

在那個年代,在他創辦誠品的時候,其實不是為了要經營事業,也不是為了要打造品牌,而只不過是走上一個跟很多朋友們一樣的生命的探索之路。

人在四種關係裡邊不斷調整和尋找自己的定位,這四種關係就是人跟自我之間,人跟他人或社會之間,人跟蒼生萬物之間,最近的哲學又有一種說法,人跟未知的世界之間,其實(麥樹仁)就是所謂的人文思維。

吳清友的另外一個觀察,這純粹是個人的生命經驗,所謂人生,就是一連串的不斷的思索、瞭解、覺察、選擇,還要有精進。他更認為生命其實就是一種時空因緣,我們的父母,我們生長在什麼樣的土地,生長在什麼樣的時空,人、地、事、物構成了我們的一生,包含今天當下這個美好的因緣。

因為吳先生經歷一些病痛、困頓,還有誠品賠錢的15年,在他生命裡,認為生命的存在就是要把人生裡邊所有的困厄跟負面,轉為一種正念和正面的發展,他應該是屬於一種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他同時也相信,每個人的一生都在為他所相信的價值而奮鬥。當然也難免樹立了一些恐怕一生也無法達成的五個字,希望我的生命能充滿這些,這五個字就是:善,我希望我是一個善良的人;正,希望我是一個充滿正面思維的人;高,自我的期許高,定的標準高;強,希望企圖心能夠強,因為生命中終歸有太多不如意的事情,必須要任性的來度過它,來克服它;大,我當然希望我能通過不斷的精進,能夠有更大的格局。

最後一個觀點,我認為生命要用減法看人生,人其實來空空,去空空。假使我們每個人在檢討和反省自己的時候,不管你在順境或者在逆境,能夠把自己的財富去掉,能夠把你的名位去掉,把你的職稱去掉,把你所有的物質跟富庶全部去掉,那一刹那我們大概最容易看清楚每個自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本質。

(老占註:我當年看到這段字的時候,簡直打通了任督二脈,也促使我搞了那些什麼基金及Start-Up。原來,當你真心想要做一件事時,全世界都會來幫你。)

接下來我想簡單介紹一下誠品。吳父活了90年,他至少見證了50多年,見證一個生命從貧困到富有,又轉為赤貧,爸爸從當董事長到回到鄉下挑水、養魚,我看到我父親的浪漫,也看到了很多他的困頓,見證了他的一生,縱然他到生命的末期,只祈求留得清白在人間。他說財物有時而盡,唯一的誠字是終生受用不盡,這也是誠品最重要的起心動念。

吳先生在生命困頓的時候,其實一直在尋找所謂事業跟生命可否有交集,希望能夠把生命的價值融入在事業的理念。誠品是一個不一樣的開始,它是從理念形成之後,再去尋找營運模式,所以才會產生有書店,有畫廊,有講堂,我希望能夠兼顧到所謂愛、善、美,希望能夠融入在我們的生活,展現一種文化。

這是今天的誠品。這是我們的經營思維,希望能夠從核心價值到策略定位,到營運模式,最重要的是希望誠品的存在能夠利己、利他,能夠利眾生。

這是誠品營運模式的幾個概述。誠品賠了15年錢,但仍然樂觀。

誠品生為一個品牌,不管對社會,對產業,對文化,對城市,對市民,對讀者,希望每一個生命能夠尋找到他的安身立命之所在,同理,也堅決認為每個企業也應該尋找到它存在的正當性。所謂存在的正當性,就是確認這個企業的存在對社會是一件好事情。

誠品因為經營不同的場所,所以希望這個空間能有正面的八重形態。所有的讀者容顏,誠品的終極關懷是人,是生命,是閱讀。誠品從臺灣發展到兩岸三地,或者未來的全球華人社會,當然,也甚至期許誠品的存在能夠對這個社會時空有一點價值。

因為賠錢15,當然很痛苦。人,尤其他這種人,有時候是很阿Q的,在病床上也要很阿Q,在經營誠品的賠錢上也要很阿Q,後來得到了一個結論,鼓舞自己再繼續前進,那就是生命應在事業之上,心念應在能力之上,是這兩句話幫他度過了很多難關。他也開始思索所有經營企業的人都在談到的利,吳清友認為中國人的智慧是超高明的,中國的哲學真的很偉大,這個利有人文跟哲學性的,就是利他,有商業跟經濟性的,就是要有利益,這都是很正面的字眼,所以他認為所有當代的華人企業家真正偉大的責任是要既利他又利己,最後才能利眾生,才會有所為和諧社會的產生。

有一次他在24小時的敦南書店對面的咖啡館,因為賠錢,心情十分不好,時常到咖啡館去看著進出書店的人,假使他們面帶笑容,對他而言就是生命中幸福的加油站,是對他的鼓舞,好像認為自己是在做一件對的事情。

誠品當然對閱讀,對書有一種想像,這個想像就是在一個大的城市裡邊有百萬本書,一年有千萬個人進來,迸發出來的能量是應該與人為善的,也是這種正面的能量,一直在鼓舞賠錢15年的誠品前進。他認識兩位藝術家。有一位元老雕塑家,他的作品從1925-1975,做了50年還是沒完成,有一個畫家,吳收藏他的畫,把他畫的背面打開來看,畫布的後邊從1958的注記,1958196119631969,一直到1988年,他用鉛筆在劃框上寫完成,這位老先生在1989年過世了。我自己心想,既然從事誠品是為了生命的探索,希望透過這個能夠去瞭解自己,相較於這兩位藝術家,我們的生命都太渺小了,他們追求生命的簡單、極致跟純粹,反而是令我們產生敬意的。

企業的經營,先求生存,再求領先,最後我們都希望成為企業裡邊的典範,有一點類似人生的階段裡先求物質,再求精神,再來求心靈上的。所以,我們也可以依此類推,每個企業的存在可不可以先有經濟價值,之後有社會價值,再有更濃厚的文化或者人文價值?

之前關於誠品的老作:Click He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