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4月12日

出身比你好,比你聰明,還要比你努力


唔係講緊我,更加唔係講你。

SCMP日前披露亞投行的掌門人金立群,(下面有關於他的全面介紹),看過他千金的簡歷,就知道明白了什麼叫出身比你好的人,比你聰明,還比你努力,香港D怪獸家長,學下野啦。

看看這張CV,精通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和義大利文;熱愛文學和藝術,鋼琴和單簧管技藝都達到了專業級水準;她僅用兩年時間就完成了哈佛所有的本科課程;25歲拿到了哈佛經濟學的博士學位,83年的她現在是LSE(倫敦政治經濟學院 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最年輕的宏觀經濟學教授;而她的父親,就是前財政部副部長、前中金公司董事長、現亞投行第一把手金立群。

再看看她的LSE官方簡歷。




按照哈佛學院的說法:哈佛總共只有過30位學生選擇在第三學年結束後提前畢業,還有25位學生在用三年時間修完本科課程後繼續留在哈佛,並在第四個年頭修完碩士課程。因此按這個標準,在很多同學和老師的心中,80後姑娘金刻羽可謂是一名天才兒童。她於去年入選了「2014年全球青年領袖」。金郡主的本意是以歷史為專業,考慮到從小父親對她的人文薰陶,這樣的喜好並不令人意外,但這一想法卻遭到了父親的強烈反對郡主最後選擇了經濟學,並只用兩年時間就修完了哈佛所有的本科課程,期間還在細摩、大摩、Goldman、世銀、BNP與美聯儲等機構實習。在25歲時獲得了經濟學博士,隨後進入LSE,現在已然tenure在手,是LSE最年輕的終身教授之一。

作為LSE最年輕的終身宏觀經濟學教授的金刻羽,因為所從事的研究有助於發展中國家央行制定貨幣政策,郡主已經在《美國經濟評論》AER上發表了論文。名為Industrial Structure and Capital Flows的論文裡,郡主提出了一個關於國際資本流動的新理論。長期以來人們都難理解全球資本為什麼會從窮國流向富國,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速度快,需要更多資金支援,按理說他們應該從發達國家進口資本以支持消費和投資,但為什麼事實剛好相反,窮國在向富國進行資本輸出?

中國和美國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這不就是亞投行的理論基礎嗎?

郡主認為,國際資本流動由兩股力量主導:一股是傳統的力量(standard force)使得資本流向那些比較稀缺的地方;而另一股是新興力量(novel force)讓資金流向生產並出口資金密集型產品的富有國家。當後一種力量占主導地位時,資本自然就會流出依賴勞動密集型產業的國家,比如中國,而流入有大量投資需求並從事資本密集型生產的國家,造成了美國的經常帳戶赤字。

早在2012年的時候,兩父女一起在《Financial Times》發表了《歐洲應向亞洲取經》Europe should stop arguing and look to Asia的文章,批評歐洲各國只會沒完沒了地爭吵並建議他們向亞洲學習務實的精神,其中隱藏的霸氣已微微外露,他們父女己經不再將自己當成一個旁觀者,而是遊戲中的一部分了。

金立群就是前財政部副部長、前中金公司董事長、現亞投行掌門人,他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法語也不錯,十分海派,英國人認為他是一位親英派,因為金與英國人交流時喜歡引用莎士比亞的話;他還向法國人講述自己多麼迷戀法國的文化;為了取悅德國人,他還跟德國人說因為他們誠實所以自己最喜歡他們。他離間歐盟(EU)各成員國的功力已在北京外交圈傳為美談。

強國現在並不缺少資本,但是所謂大家手裡有錢,在銀行裡有存款,但是,錢不是資本,這個概念一定要搞清楚。錢一定要經過一定的形式,才能讓它轉變成資本,真正起到作用。另外一個問題是,我們這些錢轉變成資本之後投放到哪兒去?是不是再去搞很多一路一帶的基礎設施項目?經濟的發展要平衡。如果只是基礎設施一頭獨進,而其他部門的發展跟不上來,這些投資就不能產生良好的效益,會是很大的浪費,而我們這班人這兩年就在動腦筋,如何把這些錢變為我的錢,正如新加Bore讀者雷文哥寫比我的Emailp.a.10% (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