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4月23日

這個中國梅鐸到底是乜料?

入股CCTVB的黎瑞剛到底是誰?香港傳媒報導,水準之差,什麼「中國梅鐸」,實在不堪入目,黎是盛智文的好拍檔,強國傳媒行業最有影響力的人物,我早於10年前己經和SMG上海文廣集團合作,等我弄一篇詳盡的報導出來。

傳統媒體的生產方式、組織方式、傳播方式和消費方式已被解構,包括SMG在內的所有傳統媒體必須面對現實,擁抱互聯網。因此,他牽頭的私募基金,聯同香港蘭桂坊、美國  Dreamworks打造一個上海夢工場出來,未來的TVB、湖南衛視、騰訊及一眾電影電視媒體玩家將齊集黃浦江邊,外面就是酒吧、購物中心、酒店、娛樂等設施。在那設立基地,研究發現最新的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技術,在那裡投資、孵化,帶到中國及海外,當然,包括荷里活卡通。

思維、組織架構、生產模式、技術流程的整體變局及整個集團徹底擁抱互聯網。啟動互聯網基因,為的是未來。

黎瑞剛是1991年復旦畢業,1994年研究生畢業,第一份工作在上海電視臺做電視編導。20年前的他,還沒有離開校園,還在做論文。他是研究中國新聞史的,黎瑞剛曾在徐家匯的藏書樓翻閱民國的舊報紙舊雜誌。他說:至今能清晰地記得那些舊報紙陳舊的油墨氣息,可以聞到歷史的溫馨和血雨腥風,在歷史的味道中有種神聖感,他認為自己可以未來像前輩們一樣,成為「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新聞事業傳承者,將新聞紙的事業發揚光大。

他個人的成長經歷,其實也代表一個產業向過去告別。

傳統媒體的組織方式等正在被快速的解構顛覆。傳統新聞紙依賴的紙質介質、發行通路,廣播電視依賴的無線、有線、衛星,電影的發行管道,這些支撐新聞產業發展起來的基礎架構,正在被互聯網解構。從下游的變化反過來影響傳媒生產方式的變化。

傳統新聞媒體的組織方式正在發生更大的變化,傳統的媒體個人和組織是線性的組織方式,是合一的,有歸屬感的。互聯網將這些個人從已有的組織中解構出來,通過新的方式重新架構,成為新型的移動互聯網新型組織。這種變化是極其深刻的,我們現在只是在這個變局的門檻跨越中,這種變局未來對整個行業的顛覆,我們現在只是剛剛感受到了溫度。

我們現在面臨的不可回避的問題是,我們本質的出發點是傳統媒體,現在全球的傳統媒體都在尋求轉型,但是這條路不簡單。當基礎結構被顛覆後,我們只有一張牌:內容。

我是內容的原創者。但是,我們也只是互聯網上無數內容創造者中的一個,無非是有品牌的有權威的組織,但是無數的個人也在生產內容,在分散我們的流量和注意力,所以對於以內容為基因的傳統媒體,變局的艱辛,是個全世界都在面臨的問題。

誰在創造未來媒體最大的價值?管道還是內容?

這個問題一直在討論。現在看來,管道的力量很強大。電視臺的工作,通過信號傳輸到千家萬戶,這是媒體傳播的一個簡單閉環,那麼我們躺在傳統模式上是不可以的。今天的狀況是,電視臺發出的信號到老百姓家裡的傳播過程中,出現了很多無數的變化,出現了很多不同的角色。通道有 IPTVOTTSmartTV,使用者的終端也發生了變化,不再簡單坐在電視前。這些角色在調整產業的構架。銷售的閉環被打開了,傳輸鏈中出現很多新角色。

越接近用戶,管道的價值就越大。當你不控制使用者介面的時候,你的價值就大大打折。有意思的事情是,當管道變得特別多,傳輸成本越來越低,當終端越來越便捷,當各種管道的傳播方式變得雷同,這個時候,內容又成為大家要爭奪的資源。

未來的媒體公司將是什麼樣?一是多元化的內容供應。全產業鏈的佈局,從內容到通路,從線上到線下,線下的發展,就是旅遊行業、演藝行業,這些線下的行業都會和互聯網之間有重組。




下一步,和迪士尼進一步擴大合作,在2016年會和迪士尼全球發行的記錄片,叫做 Born in China,這是展示中國自然地理的大電影,第一部已經製作完成。我們和迪士尼建立了聯合創作團隊,接下來會在電影電視有整個全面的合作,TVB只是一隻棋子。

黎瑞剛和矽谷也會有合作。新的上市公司將在矽谷發佈一檔基金,在拉動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技術,在那裡投資、孵化,帶到中國,把創意生產的流程嫁接到中國。

看到這個報導當日,恰巧落Green打波,碰到NowTV及信報主席陳慶祥先生,Robert就是前TVB老總,慣性收視就是他一手打造,本想問問佢點睇香港電視業最近的風雲,來不切問,佢老人家己經叫我過去。

Jimmy你響到好啦,我地班友唔洗Selfie,同我地幾個影張相留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