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4月5日

龍五公子龍繩勳

第二天早晨,北宮飯店熙熙攘攘,新聞記者雲集,攝影機、電視轉播車蜂擁而上。一則轟動一時的新聞披露出來。

原來60年代古巴導彈危機時,美蘇首腦甘迺迪 與赫魯曉夫曾互派特使進行秘密會談,三次密談的地點竟有兩次選擇在北宮飯店。舉行這個新聞發佈會的官員正是美方特使之一,他說,甘迺迪與他有約在先,此事只能在肯卸任十年後公佈,現在這個時候到了。他就在當時進行密談的這個地方披露此段歷史的真相。

龍繩文先生也是事後方知他的飯店竟被派作了如此用場,他風趣地說:沒有想到就在我的飯店餐桌上,避免了一次世界大戰!

中美建交前,北宮飯店的神秘色彩更加濃重了。據說,雙方官員的不少接觸也是在這裡進行的。陳香梅、飛虎隊那批人在美國成立「中美白人聚餐會」,聯絡中美外交界和空軍界人士,他們都來此聚餐。許多人要見美國參眾議員時,也用繩文的名義請客,繩文也樂意替他們拉拉線。這一來,中共也看重他了,如此一來,中共人員就常到燕京館子去了,並且還對外宣布說,凡是要請中共人員吃飯的,都非得到這個館子來不可,因此在基辛格當國務卿時,北宮飯店更紅。 

龍四公子是個有心人,憑藉他在美國的交遊,尤其與政界人士的某些特殊關係,從60年代初期起就試圖推進中美建交,當時他被推舉為首屆全美華人協會總幹事,成為美國華人領袖之一。

當然,世界上任何事情只能水到渠成,中美關係正常化更需時機。龍繩文曾利用他與羅斯福總統女兒的同學關係,說服羅斯福夫人吹雞組成訪華團;他也曾利用他與甘迺迪總統的私交來推動中美關係的發展,但都因時機尚未成熟,沒有如願以償。

中美建交以後,龍繩文與內地的往來日益頻繁,為國事為家事為經商為文化交流,每年總有幾次奔波於太平洋兩岸。他因弟媳林黛是香港著名演員的關係,在國際影視界熟人很多。

等到中美於1979年元月建交後,北宮飯店的作用自然大減,生意不復當年。靠龍繩文多年累積的人脈和老顧客們的光顧,總算還能維持。龍繩文一生單身,沒有子女,過世後由他的侄子龍宗霖繼續經營。據說彝族有一個習俗,如果所期望的愛情不能成功,那麼若是男人則終生不娶,若是女人則終身不嫁。或許龍先生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

蔣介石對這個契仔關懷備至,據龍繩文生前透露,60年代他去台灣時,蔣親予接見,並問他有無意願加入中華民國的外交部工作,顯然蔣不清楚龍在政治上一直是親共、反蔣的。

儘管龍反蔣,卻和蔣的姻親宋子文關係密切,終其一生始終為宋辯護,說宋絕非如外傳的那樣富可敵國,因他曾親睹宋家中陳設的老舊,以及宋在華爾街買賣股票時微不足道的金錢交易。

龍繩文因獨身,沒有家累,除經營飯店外,平時喜交遊、談政治,楊振寧、何炳棣、劉宜良(即江南),寫過《龍雲傳》,保釣運動的人物都曾是他的座上客,Mr.Chow以藝文界時尚界聞名於世,而他因飯店也結交了不少美國政界和新聞界人士,提起Van Lung,幾乎無人不知,算得上是一號人物。


談完龍四,龍五更利害。

他和香港亞洲影后林黛結婚,1957年林黛兩奪亞洲影后後,片約不絕,但仍在百忙中於1958年抽空赴美充實學問,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當了幾個月戲劇系和語言系的旁聽生。這趟美國之行,林黛邂逅了龍繩勳,二人在19612月於九龍玫瑰堂舉行婚禮。


1963年,林黛在美國生下兒子,也就在這時,林黛與龍繩勳之間的矛盾也日益暴露,就在這個鬱悶的時候,邵氏有位平時對林黛懷恨在心的導演,當眾辱駡林黛「你還神氣什麼?你已經一天不如一天地走下坡路了」,致使林黛放聲大哭。回到家中,林黛又因在氣頭上,為傭人之事與丈夫吵了一架,一氣之下,林黛在寓所服食過量安眠藥兼吸入煤氣自殺,年僅30歲,時為1964717日。 

林黛死後第三天,龍繩勳在香港報紙上發表了林黛的兩封遺書,她逝世那一刻,龍繩勳刻意將愛巢原封不動,2007年龍先生亦辭世,至死終生不娶。

兄弟二人均終生不續弦,看來有兩位龍先生承傳彝族最浪漫刻骨的習俗


「一路一帶」系列之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