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4月7日

國際油價的咽喉

「一帶一路」之五 

42日,在也門亞丁港,強國水兵特戰隊員進行警戒,標牌上寫有Chinese Navy Security Area. Keep Clear!這也是強國軍艦首次實施撤離外國公民的國際人道主義救援行動。這個是重要信號。為什麼?

打造能源通道,為強國的國際能源合作提供載體在「一帶一路」戰略的基建項目中,能源基礎設施建設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全球約有一半的原油是利用油輪經固定的海上通道運送到目的地的。出於成本考慮,這些海上運輸通道都是盡可能短的航線。目前,全球原油貿易的海上交通要道主要有八條。

由於集中度較高,一旦其中任何一條海上運輸通道被破壞或者關閉,都會引發國際油價不可預測的波動。比如,沙特及聯運軍近期空襲了也門境內的叛軍,戰火一度引發國際油價暴升,就是因為也門南部海岸的曼德海峽(Bab el-Mandeb)是一條主要的國際原油貿易通道,平均每天有380萬桶原油途經此地。讓我們一起來認識這些卡住國際油價咽喉的海上通道:



圖:八條海上原油運輸通道分佈圖

通道1——霍爾木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
隸屬於伊朗的霍爾木茲海峽是全世界最主要的原油咽喉要道,被西方譽為「海上生命線」。每天經過這條海峽的原油多達1700萬桶,約占全球海上石油貿易量的30%。來自沙特、阿聯酋、卡塔爾、伊朗和伊拉克的原油全部都要通過這條海峽交付給國際買家,多數流向亞洲。霍爾木茲海峽還有個優勢:全球體量最大的油輪都可以從容通過。

正是依賴這樣一條極具戰略意義的原油貿易咽喉要道,伊朗在國際社會及核問題上擁有不可忽視的地位。此前,伊朗政府還曾威脅封鎖這條航道。該國今年2月還曾在此地展開大規模軍事演習。


通道2——馬六甲海峽(Strait of Malacca
馬六甲海峽是連接印度洋、南中國海和太平洋的最短水上航道,現由新加Bore、馬來西亞和印尼三國共同管轄。每天有1520萬桶原油經過。,經此地的中東原油主要運往中國、日本和印尼。尤其是日本,這條海峽被稱為日本的海上生命線。

與霍爾木茲海峽恰恰相反,麻六甲海峽是全世界最狹窄的海上航道之一,最窄處僅1.7英里,形成天然的運輸瓶頸。目前,它已成為海盜們最新的活躍區域之一。

通道3——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
從嚴格的技術角度上說,這個位於非洲西南端的好望角自從只開放一側以來,其實算不上海上交通樞紐。但它仍是一條重要的貿易通道。2013年,經過好望角的原油規模為490萬桶一天,大約相當於全球原油貿易的9%

好望角的地位還在於:假如蘇彝士運河或者曼德海峽這樣的主要航運通道關閉,它就將成為次要的原油輸送通道。不過,一旦油輪改變航線轉往好望角,那麼運輸成本將顯著增加,因為這意味著從沙地到美國的油輪必須多航行2700英里。

通道4——曼德海峽(Bab el-Mandeb
連接著紅海和亞丁灣(Gulf of Aden)、並最終通往印度洋的曼德海峽最窄處僅18英里。如果它關閉或者處於不穩定狀態,那麼國際郵輪將被迫改變航線轉往非洲南部的好望角。至關重要的一點是:前往蘇彝士運河的大量油輪必須經過曼德海峽,因此,這條海峽的關閉將導致其後一系列意外事件發生。


近日,曼德海峽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原油貿易通道。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也門政府垮臺,沙地等海灣國家聯軍對也門境內叛軍發動了軍事襲擊。331日,叛軍胡塞(Houthi)武裝人員奪取了位於曼德海峽沿岸的一個重要的葉門軍事基地。

通道5——丹麥海峽(Danish Straits
位於丹麥屬地格陵蘭島和冰島之間的丹麥海峽是全球最安全的原油海運通道之一。這個海峽東連波羅的海,西接北海。在2013年,國際郵輪每天運載著大約330萬桶原油經過這裡。

儘管歐洲目前和俄羅斯的關係非常緊張,尤其是在波羅的海沿岸國家,但油輪之類的貨船並未受到區域安全方面的威脅。途經此地的原油當中,約有42%來自位於波羅的海沿岸的俄羅斯港Primorsk,並最終被運往西方國家。一小部分來自挪威和英國的石油也從丹麥海峽去往波羅的海國家。這也意味著,如果俄羅斯封鎖了丹麥海峽,那麼就等於蠢到封鎖了自己的原油貿易輸出通道。

通道6——蘇彝士運河Suez Canal
蘇伊士運河貫通埃及蘇彝士地峽,連接紅海和地中海。穿越這裡的原油多數都被售往歐洲和北美地區,日均原油流通量320萬桶。


蘇彝士運河曾在2010年擴增,以便允許全球60%左右的油輪能夠更有效地通過。這裡也有超人很多的投資,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2011年下臺和由此引發的動盪都未能影響國際油輪途經這條運河。但是,蘇彝士運河的航運安全仍是國際社會關心的主要問題。20139月,恐怖分子計畫用火箭襲擊經過這裡的貨船。這起襲擊計畫最終以失敗告終。

通道7——博斯普魯斯海峽(Bosporus
博斯普魯斯海峽是一條狹長的水道,連接著黑海和地中海。它將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亞洲部分和歐洲部分隔開。該海峽最窄處僅0.5英里,每年平均約有4.8萬艘船隻穿越這片水域。2014年,經過該海域的原油流通量為日均290萬桶,多數來自俄羅斯、亞塞拜彊和哈薩克。俄羅斯已開始慢慢將其原油出口轉往波羅的海。亞塞拜彊和哈薩克則進一步增加了經過博斯普魯斯海峽的運量。


通道8——巴拿馬運河(Panama Canal
巴拿馬運河連接著太平洋和加勒比海,最終流入大西洋。美國能源資訊署統計資料顯示,2014年,巴拿馬運河運輸了全球1.4%的石油和成品油。然而,自從建成以來,巴拿馬運河的效用在逐漸減弱。時至今日,這條水道最窄處僅為110英尺。體型較大的超級油輪無法通過這裡。目前,巴拿馬運河正在進行擴建,以使得大型油輪足以穿越這裡。


石油也好、氣也好,它們肯定是通過油氣管道才能正常運輸,所以能源基礎設施建設就成了維護能源安全的前提。那麼在「一帶一路」戰略中,打造能源通道,修建鐵路、公路、油氣管道等成為重要職能。目前,絲綢之路經濟帶中的油氣管道建設包括西北、西南、東北的油氣運輸戰略通道,其中,中俄、中亞天然氣管道,中哈原油管道也都會作為重點專案建設,連接中亞與中國市場;中俄電力通道都會進行部署、建設或升級改造。

根據我們的研究,中國對外能源安全和通道傳統上將中國分為西北、東北、東南、西南四個方向,也就是一帶一路上的地區中國目前正在籌畫和建設多條能源通道,包括中亞四條能源管線、海上絲路能源樞紐、中俄油氣管線合作、中巴能源走廊、中緬能源通道和周邊地區電網等的建設,一帶一路能源合作帶來了正面的推動力,並且是其支點。尤其是中俄、中亞的天然氣管線合作和海上絲綢之路的能源樞紐,都是中國把其能源合作在一帶一路輻射出去的重要起點,與周邊地區豐富能源資源毗鄰更是中國的優勢之一。

在能源通道的建設過程中,國內的汽輪機、發電機廠商,甚至電網設備廠商都將從中受益,獲得大量訂單。另外,一旦能源通道建設成功,中國西部以及中亞地區的煤炭、油氣資源等也都將收穫更大的市場。總結而言,絲綢之路經濟帶在前期會給油氣基礎設施行業帶來利好,之後則是給資源開發、物流、資金流、資訊流等貿易服務行業帶來利好。

因為,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件的基調是基建先行,其中包含大量投資專案,需要的大量戰略資金,有必要建立成熟的能源金融體系來運作。因此,亞投行和一帶一路在一定程度上而言是相輔相成的。加入亞投行等國家,大部分都在一帶一路沿線上,亞投行將提供一帶一路所需要的大量資金,推動沿線的基礎設施建設,促進中國與沿線國家的戰略互惠。

你冇錢,談什麼硬實力?(未完)

@部份內容來自本基金產業研究報告,轉載必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